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章节目录 楔子:前世(不喜欢可以跳过,正文以轻松为主)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2.html
    ,最快更新奶爸的文艺人生最新章节!

    风雨交加的夜晚,天际的闪电宛如斑斓的蜘蛛网般划过。死寂漆黑的山顶别墅孤孤零零的,仿佛一座坟墓在暴风雨中飘摇。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一个高大的影子在客厅的墙上倒影了出来。

    “求求你,不要杀我,那人给了你多少钱?我给双倍!我给双倍!”有个哆哆嗦嗦的声音在讨饶。

    那个高大的影子动作停了下来。

    仿佛是感觉到了希望一般,被五大花绑地跪在地上的浴袍胖子声音上扬。

    “一百万?两百万?不不,我的保险柜里有五百多万的现金,你都拿去,全拿去......”

    浴袍胖子还艰难地在地上如同蚯蚓一般扭过来,想要看向对方的表情,想要用自己可怜的表情来求得宽恕。

    但借着闪电的余光,他只能看到一张冰冷的扑克脸。

    是真的扑克脸!

    一个扑克牌外形的面具,光滑的表面染着诡异的黑桃A!

    “扑克杀手?!”浴袍胖子牙齿咯咯地打着寒颤,他都不敢把这个猜疑给叫出来。

    这是世界上最神秘、最可怕的杀手组织,浴袍胖子知道,是因为他曾经雇佣过他们。但他花了上百万,也不过是雇佣了一个数字级别的纸牌杀手!

    黑桃A,这几乎是纸牌组织最顶尖的杀手之一了吧?

    更主要的是,最近两年,国内一直流传着扑克杀手猎杀贪官的传说。对于民众们来说,自然是欢欣鼓舞,可是贪官们却闻风丧胆,谁也不想这把刀落在自己的脑袋上。

    是谁?竟然下这么大的手笔,雇佣这么高级的杀手来杀自己?浴袍胖子一脸的难以置信。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贪官......”浴袍胖子眼泪都不要钱地滚了出来。

    “话说完了吧?”扑克脸背后,终于传来了一个跟砂纸摩擦一般难听的声音。

    “求求你,饶了我。”浴袍胖子痛哭流涕,裤裆里传来了一股腥臭味。

    扑克脸背后的人皱了皱眉头,有些嫌恶地往后退了一步。

    浴袍胖子扭动着,还想哆哆嗦嗦地讲条件讨饶。

    但窗外雷声再一次轰鸣,惨白的电光划破了黑夜,一切戛然而止。

    浴袍胖子没有了声息,半响之后,才轰然倒地,黑暗色的液体缓缓淌了出来。

    “废话真多!”

    黑暗中,那个磨砂般的声音幽幽传来。

    他终于摘下了面具,露出了一张疤痕纵横的脸,这几乎不是人的脸了,只是面庞轮廓还能依稀看得出这张脸原本应该拥有的硬朗俊逸。

    黑桃A,如同他的面具一样,只是他在组织里的代号。

    但他更喜欢别人叫他里昂,杀手里昂!

    当然里昂也不是他的名字,作为孤儿从小被杀手组织收集、培养,里昂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将要往哪里去......

    对于这个世界,无名无姓的他们并不存在,如果死了,恐怕也跟那些前辈一样,连代号都被人取代。

    至于他比较闷骚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大概是有点文艺范儿的他比较喜欢那部法国电影的原因吧?

    人已经杀了,不过里昂不急着离开,只见他抽出旁边桌子上的纸巾,倒提着雪花般银亮的军刺,仔仔细细地擦干净。

    那细腻程度,仿佛是在照顾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古董,一点污迹都不愿意在刀身上留下。

    当然,还有最后的收尾,里昂在从烫得笔挺的西装兜里,掏出了一张背面为暗红色调、有着奇怪纹路的纸牌,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里昂发出了“嗯”的一个疑惑的声音。

    只见他转过身来,眼睛在桌子上扫来扫去。

    刚刚那个冷峻的杀手抿了抿嘴,终于忍不住伸手去调整了桌面的摆设。

    在洁净无尘的白手套摆弄下,两个白银烛台对称摆列,纸巾盒被拿了下来,而纸牌也是被调整得不偏不倚地放在了桌子正中央,刚好跟烛台成三角犄立。

    这才顺眼嘛!

    里昂眼里流露出了一丝快慰的神色。

    是离开的时候......

    山里的风雨没有消停,电闪雷鸣之间,仿佛如同瀑布般冲刷着这座山脉。

    就在里昂推开别墅外面的铁门的时候,忽然一丝寒意侵入他的脊梁。

    这是几十年生死一线上挣扎下来磨练的第六感。

    里昂毫不犹豫地抽身而退,整个人好像飘零的叶子一般,迅速飞离。

    “嘭!”别墅的铁门在烈性/炸/药爆炸的冲击下,撕裂成了扭曲的铁皮。青色的砖石和黑色的泥土翻滚飞溅,仿佛好像犁过一样。

    有伏击?

    提前一步撤离的里昂似乎没有被爆炸波及,他无声地从西装袖子里,抽出了那把舔舐过无数灵魂的军刺,冰冷的扑克面具之下,是同样冰冷无情的脸。

    是谁?

    闪电划过,黑黝黝的山林里几个黑影现出身形。他们也是一动不动,好像挂了绳索一样,在树上屹立。

    里昂的心沉入了谷底。

    他的眼神很好,看到了他们的“面容”,都是清一色的扑克面具,不过,不是正常的扑克花色,而是清一色的淬金鬼火模样!

    刑事堂!

    如果说,里昂这个黑桃A,是扑克杀手组织中的一流存在。那么,主宰生杀大权的刑事堂则是最为神秘的传奇存在!

    据说,那些都是组织用秘药培养的杀人机器,实力绝群,而且不畏生死,只懂得屠戮,不晓得人情!所以他们或许做不了杀手任务,但追杀组织中的叛逆分子绰绰有余!

    除了几个长老,恐怕没有人见过他们,因为见过他们的人,都已经死了!

    “黑桃A,两年前杀害接线员,叛出组织!两年内,在中国境内借用组织名头四处犯案,引起该国政府的仇视,导致组织在境内各个分支受到眼中的损失……”

    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声音,透过了雨雾,清楚地传到了里昂的耳里。其中细数的各项罪名,里昂压根不在乎,他面具后面的眼神凝重,因为来者表现出来的功力,令他深深地忌惮起来。

    至少是SS级的杀手!

    组织里的A级杀手就很少,里昂叛出的时候,已经是A级杀手中的顶尖存在,而这两年他在重重危机之下,更是突破到了S级。

    然而他也做不到雨中传音,这就说明,刑事堂来的这群人中,至少有一个比他强!或者不止一个,即便SS级高手很少、很少……

    这待遇,太风光了吧?里昂暗暗苦笑。

    那个声音念完了里昂的罪名,然后说道:“黑桃A,念你以前为组织立下汗马功劳,现在给你一次机会,跟我们回去……”

    里昂砂纸摩擦般的声音响起:“得了吧,刑事堂出手,还有过漏网之鱼吗?给我机会,你开的这个玩笑,一点也不funny!”

    看似开玩笑,但里昂的语气充满着不屑,话语里隐藏着杀机。

    “铮”的一声,里昂的袖中一把银光如同蛇一般探了出来,顿时,气氛一下子变得肃然。

    “要战,那就来战个痛快吧!”里昂哼道。

    置死地而后生,里昂在童年时期,从杀手训练营的尸山血海中爬出来,就是因为他有着坚定的信念!

    生命,不是别人给你的,而是你自己拼命抢来的!

    沉默了一小会儿,那个声音再次幽幽地传来:“既然如此,如你所愿,刑杀听令,留全尸……”

    顿时,树上站立的淬金鬼火杀手们都如同落叶一般纷纷飘落,他们身上的斗篷如同蝴蝶的双翼,在灌木丛间纵跃,轻功精湛得令人咂舌。

    但里昂顾不上欣赏,因为转眼间,对方已经从四面八方杀了过来!

    毋庸置疑,这群人都很强!

    里昂知道此次凶多吉少,但他没有绝望,只是面无表情,心如止水,只见他忽然挥舞着手中的银蛇剑,往一个方向杀了过去。

    可不能让对方合围!

    里昂丰富的厮杀经验,在这个时候起到了应有的价值。他选择突围的方向,并非最好的路线,但对手却是最弱的!

    “呔!”只是一个闪身,里昂剑光随影,好像鬼魂般穿过了对方。

    “噗!”那个淬金鬼火的刑事堂杀手有些不可思议地回头望了一眼里昂,他喷出来的鲜血已经染红了整个面具。

    在鲜血的映照下,淬金鬼火显得妖异可怕,然而,鬼火背后的眼神却渐渐地失去了生机。

    不过,这并不能给其他刑事堂杀手带来震慑,他们只是一批杀人机器。对同伴的死亡视若不睹,几道刀光往里昂席卷而来。

    里昂奋力地躲闪,也用自己的银蛇剑格挡了两处袭击,但对手的实力真的不弱,全都是S级的杀手,他拼劲全力都没有能够完全避开。

    “嘶啦!”里昂紧身衣被划破,随着刀痕,腰部一道口子也被划拉了开来!顿时,沁出的鲜血,将紧身衣给染出了一滩红影,和雨水交融在了一起。

    这还是里昂奋力躲避的结果,不然,他恐怕要被开膛破肚了!

    受伤后的里昂,仿佛眼中也抹上了一痕血色,表情还算冷静,但杀气越发腾腾。

    刀光剑影成了一道看不到的光幕,凄冷的风雨仿佛都被隔绝在了外头。

    没多久,淬金鬼火的杀手们又丢下了几道尸体,但里昂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的面具不知道何时被劈掉,也在他脸上留下深可见骨的伤口,狰狞的面目在血痕的衬托下,显得更加怪异。

    更别提,他浑身上下被刀划得血淋淋,几乎每一块都是皮开肉绽的模样。

    但里昂的身姿依然挺拔,他的剑依然锋利,一个接着一个地收割着淬金鬼火杀手的生命,就算拼着受伤也不足惜。

    剩下的淬金鬼火杀手不多了,似乎,里昂看到了希望。

    然而,就在他想要边杀边逃的方向上,出现了三个影子,同样是淬金鬼火,可是,他们的气息更加可怕。

    看到他们出现后,穷追不舍的其他淬金鬼火杀手们已经收手了,里昂也是心底一沉,缓缓地停下了脚步。

    “我低估了你。”中间的那个,幽幽地说道,“黑桃A,不愧是组织百年以来第一天才,才离开短短两年,你的实力竟然接近了SS。”

    是之前那个念里昂罪名的声音!

    里昂心中一片苦涩,他没有想到,组织居然派了SS级杀手来围剿他,而且这么给面子,一来就是三个!

    恐怕,这已经是组织的半壁江山了吧?

    当然,给他一段时间,里昂觉得自己不一定比SS级杀手弱,因为他已经触及了SS的门槛。

    只是可惜,他没有时间突破了!

    “刑杀听令,杀无赦……”

    腥风血雨再起!

    一个等级一个实力,里昂很快感受到了SS级高手的恐怖。

    完全打不过!

    即便是当中最弱的SS级高手,里昂也没有近身搏斗的机会,只是一个接近了半步,对方袖子一挥,雨滴如锥子一般,凌厉地轰了过来。

    十分钟后,在三个SS级高手的追杀下,里昂浑身布满了血孔,要不是他的功力雄厚,能够封闭住血管,说不定早就成为人体喷泉了!

    如果不是两年前执行任务的时候,他意外得到一套身法秘诀,能让他在S级的水平的时候,使出SS级的身法,他早就已经死翘翘的!

    毕竟是三个SS级高手的围攻啊!

    但里昂现在的状态非常不好,不仅仅是伤得体无完肤,刚才为了格挡传音高手的致命一击,他被砍掉了左臂,这个血就没办法止了,没一会儿,整个人因为失血过多,头脑发晕。

    “呼,呼!”里昂挥舞着手中断了半截的银蛇剑,边格挡边快速后退,不曾流露表情的脸庞也露出了惨笑,因为他的心已经绝望了。

    “放弃吧……”传音的高手停了下来,给里昂喘息的机会,他幽幽地说道,“何必挣扎,我们给你留个全尸。”

    他语气很平静,就跟他不染纤尘、不沾雨迹的衣袍一样,他对付里昂,竟然如此游刃有余!

    里昂驻剑于地,惨笑着抬起头,飘散的刘海遮住了他疲倦的眼眸。

    “我里昂三岁被铁拐胡骗入营,五岁一个人杀出死亡率最高的拉玛西亚,也手刃了我的仇人!七岁在巴西亚马逊活到最后,十岁在西伯利亚与虎狼相搏……”

    里昂徐徐地说着自己的过去,每一条都触目惊心,不过,这并不是特例,每一个从杀手营培训出来的,都经历过类似的磨难,只不过,里昂当年的成绩确实有些彪悍。

    传音高手,还有另外两个SS级的高手默默地听着,他们没有在此时下手。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在他们看来,里昂已经是个死人了,为何不让他说完呢?

    “……我想,如果我不这么嚣张,你们也一样会追过来的吧?”里昂呵呵一笑,“组织绝对不允许有人叛出,所以,何必说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

    他得不到回应,或许是在默许。

    里昂仰天大笑:“我不后悔叛出组织,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自由的空气里!而你们,活着,活在组织的阴影下,一个个就是组织的傀儡,生不如死!”

    还是默然。

    “来吧!”里昂一脸坚毅,手里握着断了半截的银蛇剑,要拼命了。

    “如你所愿。”传音高手幽幽说道,他接过了手下递过来的横刀,这次,他要使出真正的实力,亲自了解这一切了!

    然而,就在所有人以为里昂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里昂叫了一声,却只是将手中的银蛇剑射出,自己却转身,纵身一跃,跳向深不见底的黑暗悬崖。

    “哼!”传音高手眼神变得凌厉,他也被里昂的变卦而激怒了,一刀劈断了里昂的银蛇剑,便飞身追了过去。

    但里昂的身法何其精妙,他为自己争取到了跳崖的时间。

    “如果我不死,我会杀回去的!”里昂在飞快的下坠中,深深地看了一眼悬崖上追出来的传音高手。

    “想九死一生?没门!”传音高手露出了残忍的笑意,只见他像投标枪一样,胳膊一挥,横刀破空而去。

    SS级高手全力一击,让横刀拥有了堪比导弹的速度,转瞬便追上了自由落体的里昂。

    “这都不放过……”里昂在空中躲避不急,横刀插入了他的胸膛,长长的刀刃贯体而出。

    “噗……”里昂喷出了一道血雾。

    “这回,是真的要死了……”刀伤没有致命,但这传来的暗劲,几乎让里昂五脏六腑受到严重的伤害,不可逆的损伤。

    里昂明显感受得到生命力正在逐渐流失。

    就在他感觉到眼前的世界一点点变得黑暗的时候,一道银光破空而出。

    那是暴风雨中一道劈下来的闪电,但不偏不倚,正好劈在了有着天然吸引力的横刀上……

    “卧槽,都快死了,还有雷劈我……”这是里昂最后一道意识。

    在悬崖上的传音杀手眯着眼睛,看到闪电带来的一道炽目的光芒,然后那个黑点彻底消失。

    发生了什么?

    难道还有变故不成?

    当然,他明白,里昂吃了他那一刀,不死也挣扎不了多久,更何况是被天打雷劈,掉下无边无际的悬崖……

    但他不放心,这个黑桃A,天资太高,这次围剿已经令他深深地感到忌惮,他可不敢让对方活下去!

    “大长老……”旁边两个SS级高手恭敬地请示。

    “搜!”传音高手冷冷地说道,“给我下去搜山,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然而,他们是注定找不到了。

    被雷劈成渣的里昂不再属于这个世界!

    而在另一个平行世界,在一个叫杨轶的退伍兵身上,里昂新的故事,才刚刚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