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一场核谈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20.html
    亚纳耶夫踏上了前往爱沙尼亚的飞机,因为苏联此时正处于与加盟国关系微妙的时期,所以当总统专机伊尔62从莫斯科起飞之后,就有两架苏-27战斗机为这架“飞行的宫殿”进行护航,一直护送到爱沙尼亚的空域边境才返回莫斯科。

    尽管有人担忧波罗的海三国的政局动荡,但亚纳耶夫还是坚持踏入这片反对他和身后庞大红色帝国的领土。虽然苏联逐步开始恢复步步紧逼的战略,但波罗的海三国的军队还没胆量敢将手指放在发射地对空导弹的按钮上。

    伊尔62总统专机停在了伦纳特·梅里塔林国际机场的停机坪上,亚纳耶夫从专机上下来的时候发现爱沙尼亚方面没有在专机前铺设迎接外宾红地毯,对于这种无礼的行为,亚纳耶夫只是不屑的笑了笑,并不以为意。反倒是一旁跟随着亚纳耶夫出行的普京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当亚纳耶夫走下最后一个台阶,爱沙尼亚总统连忙挤出笑容迎了上来,他伸出手朝亚纳耶夫友好的问候,“欢迎来到爱沙尼亚,亚纳耶夫总书记。”

    “呵呵,塔林可是一个好地方啊。”伸手不打笑脸人,亚纳耶夫也握住他的手,“1940年的时候我爷爷还是一名红军,他曾乘坐坦克进入过爱沙尼亚的首都这座美丽的城市。没想到今天我也很荣幸能跟我的父辈们一样,踏上这片曾经为之奋斗过的领土。”

    爱沙尼亚总统的笑容僵死在脸上,亚纳耶夫说的话明显包含了一层暗示性的威胁。一时之间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亚纳耶夫。最终还是由亚纳耶夫来化解这尴尬的局面,“当然我今天是带着和平而来,为波罗的海三国的独立问题。想必阿纳托利·瓦列里扬诺维奇·戈尔布诺夫和维陶塔斯·兰茨贝吉斯都在会议室内等待着我的到来了吧,我们先过去吧。”

    如梦初醒的阿诺德·吕特尔才赶紧陪同亚纳耶夫一同前往市政厅,现在他一个人可能不是亚纳耶夫的对手,但是盟友们都在会议室里磨刀霍霍的等着亚纳耶夫的到来呢。

    前往市政厅的一路上,亚纳耶夫透过车窗都能看到外面占满了示威人群,他们高举着牌子,上面写满了长短不一的口号,无一例外就是“暴君滚出爱沙尼亚”,“我们不欢迎独裁者”,“要民主,要自由”。反正没有一句是正面的口号。要不是沿路都有警察严加把守,这群义愤填膺的家伙很可能就冲击亚纳耶夫的车队了。

    阿诺德朝亚纳耶夫尴尬的笑了笑,解释道,“没办法,爱沙尼亚是民主国家,民众的正当示威游行我们不能拒绝。否则和独裁者有什么不同呢。”

    对于阿诺德变相的嘲讽,亚纳耶夫只是不可置否的一笑,心想这些人是谁安排的你这老狐狸心里还没有底么,等下到了会议桌上有你们波罗的海三国领导人哭的时候。

    很快汽车便停在了市政厅的门前,门口等待已久的记者蜂拥而上,在亚纳耶夫开门的瞬间,镁光灯就晃得他睁不开眼睛。这群牙尖嘴利的记者抓住这点时机朝亚纳耶夫丢出一个个尖锐的问题。

    “总统阁下,此番前来你是要来阻止波罗的海三国分家吗?那么之前戈尔巴乔夫的新联盟条约还算有效吗?”

    “假如不成功的话,苏联会出动部队武力征服波罗的海三国吗?布拉格之春事件会不会在爱沙尼亚发生?您真的像他们描述的那样,是一位冷血的暴君?”

    “现在戒严的苏联还有人权吗?民众有没有说话的自由……”

    本来不想搭理这些记者的亚纳耶夫听到关于苏联人权的问题他就停下了脚步,伸出双手做出让大家安静的动作,原本熙攘的记者人群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亚纳耶夫等所有人都不出声之后才说道,“苏联没人权?诶,我觉得你们爱沙尼亚新闻界还要学习,媒体总喜欢见着风就得雨,接到这些未经证实的消息,媒体本身也要判断,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明白这意思吗?你们非常熟悉西欧国家的那一套的理论,喜欢拿人权问题来质疑当局,但你们毕竟还太年轻,问来问去那些问题也是非常的幼稚,做记者的,不是成为别人的政治工具,而是凭自己的良心为人民说话,为国家说话。当然今天我是作为一名教导后辈的长者跟你们说这些话的,而不是一个你们准备在报纸上尽情抹黑的铁血暴君。”

    亚纳耶夫的话把那些原本想看着他出丑的记者斥驳的面面相觑。然后他转身进门,留给这些人一个难以捉摸的背影。

    “这位国家领导人说话还真是喜欢直来直去啊。”有位记者挠了挠脑袋,若有所思的感慨道。

    过了这段小插曲,亚纳耶夫正式在会议室跟其余两个国家的领导人正式碰面。拉脱维亚代总统阿纳托利表现出一副挺关心亚纳耶夫的表情,只有坐在角落里的立陶宛最高委员会主席维陶塔斯一声不吭,等待会议的开始。

    亚纳耶夫先向其他两位领导人致歉,“不好意思稍稍迟到了一些,被门口的记者堵住了耽误一点时间。哎,你们也是知道的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呐,就喜欢怂恿一些卑劣小人对我们国家内政指手画脚。”

    亚纳耶夫的指桑骂槐让维陶塔斯嘴角抽动了一下,但很快便神色随即恢复如常,他说道,“那么我们现在开始会议吧。这次的会议内容还是关于之前我们三国和苏联签订的新联盟条约。我们波罗的海三国可以接受一个松散的邦联制国家,但是不能接受苏联对我们的控制,而且苏维埃最高宪法中也注明了我们有权自由选择是否退出苏联。这场谈判都是以这些条件为前提的。”

    “没错。”有人做第一个发言的先锋,爱沙尼亚总统阿诺德紧随其后,“我们的提议是立刻让新联盟条约生效,加盟国脱离苏联的管束自由发展。否则我们将号召波罗的海三国的人民站出来反抗苏联的压迫。”

    亚纳耶夫突然扑哧一下笑出了声,在其余三位总统不解的目光中解释道,“对不起,我并不是在针对你,爱沙尼亚总统。我其实想说在座的三位,都是认不清形式的垃圾。”

    堂堂一国总统被人称之为垃圾,波罗的海三国领导人的表情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亚纳耶夫视而不见继续说道,“不要忘了今天三月份中举行的全国公投中,百分之七十的苏联公民还有超过九个加盟国不赞同分离成松散的邦联制度,支持一个高度统一的苏联。所以我才笑话你们是一群看不清形势的可怜虫。”

    “哦,再顺便多说一句,我只是说带着爱与和平从莫斯科而来,可没说‘爱与和平’是不是苏联一枚战术核弹头的名字。”亚纳耶夫翘着腿撸起袖子看了一眼手表,说道,“差不多是时候了,假如你们打开电视机的话,我想你们应该会看到那条让波罗的海三国雪上加霜的新闻。”

    “什么新闻?”阿纳托利问道,刚才听到战术核弹的时候他差点心肌梗塞,现在再来一条雪上加霜的新闻,保不准他会当场昏死过去。

    亚纳耶夫还没开口,爱沙尼亚的总统助理就急匆匆的跑到阿诺德身边,附在他的耳边小声讲了几句话。原本只是有点神色阴沉的阿诺德瞬间变得脸色苍白。

    “快,打开电视机。”阿诺德气急败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