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有秘密?这小家伙还有小秘密了?

    杨轶顿时便好奇了起来,他问道:“好吧,你跟爸爸说说,有什么秘密?”

    “麻麻刚才哭了!”曦曦还让爸爸偏过脑袋,她凑在爸爸的耳边,用小手遮着嘴巴,小声说道。

    “妈妈哭了啊!”杨轶明白了,曦曦在说刚才的事。

    “嗯嗯,但麻麻说她没有哭,只是眼睛进了沙子。”曦曦又凑了过来,小声说道,“麻麻没有说真话,我知道。”

    “你这都知道?”杨轶有些惊讶地问道。

    小姑娘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麻麻她,麻麻她没有进沙子,我给麻麻吹眼睛,都没有看见有沙子。”

    杨轶好笑地说道:“那可能是你看漏了,那沙子可能特别特别小。”

    曦曦愣了一下,但她想了一会儿,又摇了摇头,说道:“才不是呢!曦曦眼睛进沙子,会很疼很疼的,眼睛睁不开,可是麻麻没有哦!”

    她有过眼睛进沙子的经历,不过,杨轶没想到的是,小姑娘才四岁半,居然能如此观察入微,这两件事都能联系起来。

    当然,杨轶心里还是很自豪的,他笑着揉揉小姑娘的脑袋,说道:“我们曦曦真聪明!比爸爸还厉害。”

    曦曦却忧心忡忡地拉住爸爸的手,说道:“粑粑,是不是外公凶麻麻?麻麻才哭了呀?外公不好,外公,外公,我不喜欢外公了!”

    杨轶沉默了一下,他在曦曦的耳边说道:“你不能这么说外公,外公虽然有时候脾气不好,但他的出发点是好的啊!你想想,爸爸有时候也会生气,但那也是想着为你好,是因为爸爸爱你,希望你能听话,不调皮,对不对?”

    曦曦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然后紧跟着说道:“但,但我不喜欢粑粑生气。”

    “嗯,爸爸不会随便生气,只是爸爸想让曦曦你明白。外公虽然凶了妈妈,但他也是爱妈妈的,是想为她好。因为妈妈对于外公来说,就跟曦曦对于爸爸来说一样,都是心肝宝贝!只是,外公用的方式可能不太妥当,我们作为小辈,就要学会去理解,去宽容,对不对?”杨轶说道。

    曦曦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

    安抚了曦曦,杨轶端着煮好的水去书房,书房里备有一套茶具。

    墨菲说得不错,墨鹤年是喜欢喝茶的人,尤其对冻顶乌龙情有独钟,当杨轶用煮开后放置一会儿的水冲泡这从兰州凯那里要来的极品冻顶乌龙,橙黄的茶汤飘起桂花般的香气,他便有些坐不住了。

    “伯父,我跟人买的这个极品冻顶乌龙,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您是行家,您尝尝?要是假货,下回不跟他买了!”杨轶坑了兰州凯一把,给墨鹤年一个台阶。

    “对,爸,你喝一杯试试吧?”墨菲跟杨轶之前商量过,两人分工明确,她两只手端着紫砂茶杯,给父亲送了过去。

    墨鹤年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想板着脸,不给杨轶好脸色看。但这好些年没喝过的冻顶乌龙,而且还是极品冻顶乌龙的香味,还是让他忍不住诱惑,伸手接过来,喝了一口。

    “茶是不错!”墨鹤年吧唧了一下嘴,仔细地回味着这茶汤的甘醇,然后哼了一声,说道,“但这人不行,不懂泡茶!”

    果然还是夹枪带棒的,这语气很冲,可是杨轶已经习惯了。

    “伯父,还请您指点指点。”杨轶笑道,“我也怕糟蹋了这好茶叶。”

    墨鹤年仿佛打开了话匣子,他坐到了茶具前的沙发上,用着不屑的语气说道:“首先,你泡茶的这水,就不对味,泡茶要用山泉水泡!”

    杨轶其实也是喜欢喝茶的人,这个他当然懂,不过,他就是故意露出破绽来给墨鹤年挑刺,给他一个发泄的渠道。

    “粑粑,我怕……”

    墨晓娟回去了,曦曦一个人在客厅里坐不住,小姑娘探着小脑袋,扶着书房敞开的门框,怯生生地说道。

    “过来,曦曦,过来陪外公和爸爸一起坐。”杨轶连忙招了招手,把小姑娘叫了过来。

    曦曦欢喜地跑了过来,腻在爸爸的怀里。

    然而,这一幕,看在墨鹤年的心里,他又是一阵儿不爽。

    这外孙女,墨鹤年可是看着她长大,也是百般宠爱。但三年功夫,都比不上这家伙一声叫唤,虽然说是曦曦的爸爸,但他才照顾曦曦多久?

    如果是以前,曦曦就会跑来外公这里,腻歪着要好吃的糖果吧?

    现在,这个混蛋出现,不仅抢了自己的女儿,还抢了自己的外孙女,想到这,墨鹤年心里是气得哇哇叫。

    当然,有外孙女在,看着她纯真的大眼睛,墨鹤年又没有最初时候那么重的怨气,自然是发作不起来。

    “伯父,您说的对,我都忘了要用山泉水,明天我去买一些,再给您泡。”杨轶一边笑着,一边继续给墨鹤年沏茶,“不过,今天这壶还是要先喝完,浪费的话就太可惜了。”

    “这好茶,在你手里就是浪费!”墨鹤年嘴上,不过,他还是喝了,而且还是杨轶给他端过来的。

    “您说的也是,我都不怎么懂得品茶,您多多指点。”杨轶继续给墨鹤年倒茶。

    “既然你要我说,我也不客气,你这手法不行,冲泡里少了冲壶这一步……”

    ……

    看表象,墨鹤年虽然态度没有进一步的好转,不过,随着他和杨轶关于茶的交流愈发深入,两人的关系也似乎没有之前那么僵硬。

    到底还是太晚了,不仅曦曦呵欠连连,墨鹤年也是有点吃不消,老爷子毕竟也快六十岁了,他的身体可比不上杨崇贵。

    杨轶连忙安排墨鹤年到卧室休息,这个卧室早就收拾好了,只是不知道墨鹤年适不适应。

    “这房间,谁睡的?”墨鹤年指了指曦曦睡的主卧侧对面的次卧,问道。

    “这我睡的。”杨轶连忙回答,他还拉开门让老爷子看,“伯父,您如果喜欢这边的房间,我现在就给您换过来,只是您那边的房子会好一点,跟曦曦的一样,是坐北朝南,风水好、空气好。”

    他不信这些,之所以一直睡在次卧,那是因为跟主卧有一个走廊相隔,不容易吵到曦曦。

    然而,墨鹤年火眼金睛,看到了床上两个枕头,他皱着眉头,转头看向哄曦曦睡觉回来的墨菲,说道:“你也睡这里?”

    杨轶和墨菲愣了一下,两人对视一眼,然后看向了刚才墨鹤年看的地方,顿时明白了他们的疏漏。

    在之前的准备中,他们已经将墨菲的个人物品都收拾回到主卧,但他们都忽略了,杨轶的房间里,还是摆着两个枕头。

    “咳咳,伯父,墨菲她基本上睡在主卧。”杨轶尴尬地说道。

    “基本上睡主卧,也就是偶尔还睡在这边?”墨鹤年一脸的不爽。

    墨菲有些不服气地嘀咕道:“我都嫁给杨轶了,睡在这边有什么关系嘛?”

    “咳咳,墨菲,别这么跟你爸说话。”杨轶在墨鹤年生气之前,连忙先开口说道,虽然是责怪的语气,但他是一直向墨菲打着眼色。

    已经有了一点缓和,可不能再刺激老爷子啊!

    墨鹤年却没有再小题大做,他在国外呆久了,也没有迂腐到这种程度,只是稍微不爽地哼了一声,像是警告一般地瞥了杨轶一眼,转头走去自己的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