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有可能是时差有点没倒过来,也有可能是睡得不踏实,墨鹤年很早便起来了,起来的时候,外头的天空还发青,太阳没有出来。

    摸索了一阵子,墨鹤年穿好衣服,从房间里走出来。

    他的房间没有卫生间,去卫生间的时候,经过了杨轶的房间,他看了一眼关着的门,脸上露出了不屑的冷笑,小声嘀咕:“哼,年轻人!”

    这么晚,还在睡懒觉!

    墨鹤年悉悉索索地蹲了一阵子卫生间,也洗脸刷牙,拾掇得精精神神的,不过,他这时候感觉到肚子有点饿!

    早知道,昨天晚上就吃一点,干嘛要逞强?墨鹤年昨天是嘴硬,他压根没有吃晚饭,只是在飞机上吃了一点面包。

    就在墨鹤年走向厨房,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的时候,他听到了一点动静,回过头,却看到穿着运动装、拎着一大袋东西的杨轶从楼梯口走了上来。

    “伯父,您醒了?”杨轶看到墨鹤年,连忙打招呼。

    墨鹤年皱了皱眉头,问道:“你这是去干什么了?”

    杨轶提了提手中的菜,解释道:“噢,是这样,我早上习惯去运动,然后顺便买菜回来。”

    墨鹤年狐疑地看了看杨轶,他心里有点怀疑杨轶是不是故意在自己面前表现,不过,看着杨轶一大早满头大汗的样子,他暂时没有说一些什么。

    杨轶还是按自己平时那样,去卫生间洗个澡,换一身干爽的衣服,才到厨房里准备早餐。

    不过,他来到厨房,却看到墨鹤年一边吃着苹果,一边翻看着袋子里的菜。

    墨鹤年听到动静,回头一看,脸上有点做坏事被发现的尴尬,他咳一声,说道:“我看你买了什么菜。”

    说完,墨鹤年就后悔了,干嘛要强行解释?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还不如装高冷,哼一声走出去!

    杨轶倒也没多想,他还觉得能跟岳父大人说上话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便走上一步,说道:“买了荸荠,也就是马蹄,这边是黄瓜、菠菜、白菜、西红柿,还有牛肉、鲜虾……”

    列举着说完,杨轶笑道:“伯父,我听墨菲说,您那边是自己经营着农场,那吃的东西肯定很健康,我这边也是努力买最好的食材,但可能跟你们那边比起来,还是有点差距。”

    墨鹤年不置可否,他摆了摆手,说道:“别整天国外好国外好,我看你这些菜也不错,就是牛肉差了点,比不上我们自家养的牛。”

    ……

    墨菲是被手机的震动吵醒的,墨晓娟打电话过来,告诉她牛美玲明天要在公司开会,主要还是整理一下墨菲之前绯闻带来的得失,做个总结,问墨菲要不要去。

    明天的事情,墨菲还没做出决定,不过她昨晚睡得早,此刻也没有了睡意,便给曦曦盖好被子,自己穿好衣服,从卧室走了出来。

    没关上门的厨房动静不小,又是抽油烟机的声音,又是杨轶和墨鹤年的说话声,墨菲有些惊奇,虽然还没洗脸梳头,素面朝天的样子,但她还是按捺不住,走过去看个究竟。

    墨菲走过来的时候,杨轶听到了动静,但墨鹤年没注意,所以墨菲探头过来,还是看到了自己老爹正在亲自掌勺,而杨轶在一边帮忙递着调料。

    看到这一幕,墨菲是很惊讶的。

    这般和谐,如果单看这一幕,她怎么也猜不出昨天墨鹤年对杨轶会是剑拔弩张的样子!

    怎么好像一夜过去,情况就变好了?

    墨鹤年这会儿,也察觉到了,他转头看了一眼墨菲,脸上有些挂不住,只能板着脸说道:“别误会,这盘菜,我是炒给曦曦吃的!”

    原来,刚才杨轶在努力展现自己的厨艺时候,墨鹤年叫他先停一下,然后腾出位置来,让自己下厨炒一盘滑蛋牛肉。

    其实,墨鹤年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这时候,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对杨轶态度的转变。或许是越多的了解,就能看到杨轶越多的优点吧?

    “没事,你们接着忙。”墨菲心里欣喜着,也没有戳破,她转身去洗漱。

    因为墨鹤年的到来,杨轶真的是就连早餐都做得很丰盛,等墨菲从洗手间出来,杨轶还在厨房忙着,而墨鹤年双手交叉坐在餐桌前,面前摆着几盘菜,其中有一盘就是墨鹤年做的滑蛋牛肉。

    “粑粑,我能尝一下吗?”墨菲将洗好的碗筷拿过来,一边摆好,一边故意跟墨鹤年撒娇着,说道,“我都好久没吃过你做的菜了!”

    墨鹤年哼了一声,点点头。

    墨菲笑着,夹起一块带着嫩黄炒蛋的牛肉,吃了一块,然后从墨鹤年竖起大拇指,说道:“粑粑,你宝刀未老,很好吃!”

    墨鹤年得意地挑了挑眉,不过,他没笑,只是开口问道:“平时在家,也是他给你做饭?”

    “对啊,你也知道,我哪里会做饭啊?”墨菲轻轻地说道,“家里的所有家务,杨轶都不让我做,平时都很照顾我!”

    说着这些,墨菲脸上都洋溢出了幸福的微笑,她可是真心这么说的。

    墨鹤年仔细打量着女儿的脸,但他没有继续说这个话题,而是话锋一转,说道:“早上,我看到那小子,不知道鬼鬼祟祟去哪里……”

    还没说完,墨菲便笑着解释道:“你是说杨轶早上去买菜吧?他每天都要运动的,你看到后面那座山吗?平时杨轶都要跑步翻过去,然后去那边的菜市场买菜回来。”

    墨鹤年有些惊讶地问道:“每天?”

    “对,每天。”墨菲肯定地点了点头,“除了雨天,但雨天他也会在家里运动。”

    墨鹤年对杨轶的印象,正在渐渐地好转,不过,他并没有马上转变对杨轶的态度,该不爽还是不爽,该冷酷还是不会对杨轶露出笑容。

    曦曦被墨菲叫醒,洗脸刷牙之后,要跟爸爸妈妈,还有外公一起吃早餐。

    “你尝尝这个菜,这是外公专门给你做的滑蛋牛肉。”墨菲还是很有眼色地给曦曦夹了这个菜。

    “我要吃这个。”曦曦没有动筷子,她指着杨轶炒的耗油虾球说道。

    “你先尝尝外公炒的牛肉,你忘了?这可是你最喜欢吃的!”墨菲有些尴尬,她看了一下墨鹤年的黑脸,只能是继续劝说着。

    “先吃牛肉,待会再吃虾仁。”杨轶也加入了劝说,“什么都要吃一点,这样营养才充足。”

    “那好吧……”还好小姑娘睡饱了,没有起床气,虽然有些不情不愿的,但还是乖乖地听话。

    但等曦曦两个菜都吃了之后,墨鹤年还有些不服气地问道:“曦曦,你觉得,是外公炒得牛肉好吃,还是这个,这个虾好吃?”

    “虾好吃!”曦曦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小姑娘脆生生地说完,也便接着要妈妈给她夹自己想吃的菜,全然不顾外公再度黑下来的脸。

    杨轶连忙夹了一筷子滑蛋牛肉,一边嚼着,一边说道:“都好吃,伯父您炒的肉和蛋火候都非常好!曦曦不喜欢,可能是因为我们这边卖的牛肉质量不好,新闻上老是说什么注水牛肉,都怪我,买的不好!”

    墨鹤年深深地看了杨轶几眼,不过,很神奇的是,他尽管看到杨轶夹他的菜时候,眉头挑了挑,但并没有说一些什么。

    谁炒得菜更好吃,其实墨鹤年在尝过杨轶炒的菜之后,就已经有了定论,只是,他还有些不服气,想在曦曦这边扳回一城而已。

    但谁想到,曦曦这么实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