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四章 转移矛盾
    (第二更)

    洛杉矶事件最终的结果就是洛杉矶局长在各方的压力之下宣布引咎辞职,同时宣布辞职的还有逃不过成为替罪羊的洛杉矶市长汤姆?布拉德利,他表示正是因为自己的失职导致了洛杉矶的陷入灾难之中。在新闻发布会上他还企图将所有的责任拦在自己的身上,这并不是因为布拉德利有多么的伟岸,而是因为来自国会议员们的压力。

    一场动乱,一次爆炸,险些将美国政府的颜面和威信拉低到一个史无前例的层次,当然美国也不是吃素的,或者说是中情局润物细无声的运营功劳,很快有媒体站出来指责部分民众的不理智行为,将无序当做了自由。而那些从苏联申请政治避难到美国的公知们也开始了吹嘘联邦政府的好,他们进入美国只后没有别的事,就是一天到晚给美利坚唱赞歌,也不见得给他们去黑苏联。

    而且公知们的溢美之词连美国政府部分官员都看不下去了,什么只要有利于美国政府的都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只要不利于美国政府的都是污蔑造谣,美国的方针都是正确的,我们要无条件的支持等各种恶心人民的传言。就连美国政府官员也在私底下抱怨,怪不得苏联政府要吵着将这帮人送进喀山精神病院,换做是我也忍受不了这样的弱智吹捧。

    当然政府官员不知道这些收了苏联贿赂的公知们反串黑美国的原因,他们也不会知道苏联政府可是拿出了比美国高一倍的美金俸禄在支持这群人,而且还加了一道保险,谁敢将秘密泄露出去,潜伏在美国的克格勃特工就会毫不留情的将他抹杀干净。

    虽然人为的强行干预比不过美国润物无声的做法,但是却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很多人被吹捧公知美国政府的公知恶心到了,他们怀疑是美利坚政府在操控和干预着舆论。

    “观海”同志们的节节顺利总会引起某些人的倒霉,比如担起美国秘密宣传部重任的美国中情局局长罗伯特?盖茨,他总觉得自己的仕途也要因为这次的事件而受到影响了,虽然在之前的别斯兰事件中因为优异的策划而受到了布什总统的赞誉。但是新上任的马里奥总统可不会惦记你旧时的功劳。他只会在意你现在的成绩。

    很可惜,罗伯特?盖茨现在的成绩为零。而且之前在别斯兰事件中间接坑害盟友太过过火,导致现在美国中情局现在基本上找不到人跟自己合作,再次对苏联发动秘密攻势。

    就在罗伯特被叫去总统办公室之前。他已经想好了解决的方案,虽然不是什么好主意,但是能让美国总统暂时在尊严上扳回一局。自从出逃之后,维陶塔斯和阿纳托利的日子就越来越不好过了,虽然两人同样身为波罗的海三国总统。也同样是在海外建立了流亡政府,但是两个人的日子可比丢在政治监狱里的爱沙尼亚总统阿诺德要凄凉的多,起码后者出于尊重,苏联还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而前两位则在中情局判断为暂时没有利用价值之后就被无限期的搁置和雪藏了起来。

    什么时候有春天?等到苏联什么时候政局动荡加剧的时候再来讨论这个话题吧。

    失去了中情局的资金支持后,立陶宛和拉脱维亚流亡政府委员会成员就得自己想方设法筹措资金,还经常过着食不果腹的生活。相比起那些又被苏联共产党重新扶植上统治地位,并且受到优越待遇的政权,他们真想重新回到自己的国家,哪怕成为苏联的一条狗也好啊。何况自己整天高呼自由万岁和独立万岁也没有捞到多少政治资本。

    很快就有人开始打退堂鼓,他们宣布退出委员会谋求独立发展。反正现在已经拿到了美国绿卡。他们想怎么做就能怎么做,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何必要跟钱过不去呢。苦苦支撑了一年的独立委员会现在处于一片风雨缥缈之中。

    但是爆发的洛杉矶事件却为两位总统带来了政治机遇,中情局局长亲自找上他们交流,想要重新扶植立陶宛和拉脱维亚政权,让他们重归波罗的海故乡。谈判在得拉斯维大街第143号写字楼进行,这是他们刚来美国的时候中情局帮他们租下的办公地点,虽然预付了一年多的租金,但是一直入不敷出的委员会却差不多连租金都垫付不起了。

    盖茨坐在磨损的有些破旧的沙发上,心里有些感慨这些组织离开的中情局的资金援助。果然就是一无是处的废物了。坐在他对面的是前总统维陶塔斯,此时正双眼放光的等待着盖茨开出条件,然后一口咬下。

    “你们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利用以前支持你们的政治势力。策划一起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的骚乱和动荡,并将波罗的海局势重新引入混乱之中,这对你们来讲,不算是什么难事吧?”盖茨环顾了一下周围的人,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毕竟你们当年可是以民主口号起家的反对派。引发骚乱这种东西你们或许更加的轻车熟路。”

    说完盖茨从包中掏出一张薄薄的纸条,递到维陶塔斯面前,还在他面前晃了晃,用一种诱惑性的语气回答他,“这张支票你们的活动经费,充足到非常可观。相信我,这足以让你们成功的策划一起动乱,只要你们的旧时代势力没有被清算干净,怎么,不考虑一下吗?”

    维陶塔斯摇摇头,说道,“这不是考不考虑的问题,也不是需不需要钱的问题,而是光复波罗的海民族独立是我们的信念和目标,当然,有你们的资金支持最好不过了。”

    听到维陶塔斯略带虚伪的回答,盖茨微微一笑,将支票塞到维陶塔斯的手中,并将自己的私人电话号码预留给他,“想好方案的时候可以打电话找我,我什么时候都在。”

    就在盖茨刚刚准备离开的时候,维陶塔斯站起来对中情局局长说道,“还有一件事我想拜托一下盖茨局长,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新上任的总统马里奥?”

    “哦?”盖茨回过头,他推了下眼镜,谨慎的问道,“你有什么事情吗?我可以替你转告总统阁下,你知道的,他最近也是忙的不可开交。”

    盖茨当然不会让维陶塔斯跟马里奥接触,虽然波罗的海两国总统躲藏在美国是人尽皆知的秘密,但是一旦公开与他们接触就坐实了美国支持加盟国独立的口舌,这种蠢事美国当然不会去做。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敷衍对方,维陶塔斯摇摇头,说道,“如果有问题就现在就跟我反馈吧,回去之后我自然会告诉总统。”

    “不,我要见美国总统。”维陶塔斯有些着急了,他的声调也高了好几个分贝,“我只想知道你们中情局到底什么时候会支持波罗的海三国完全脱离出去?自从我们踏上美国国土之后你们便一直拖延和敷衍我们,现在一年过去了还没得到确切的说法。”

    盖茨叹一口气,心想何必如此执着呢。他决定对维陶塔斯实话实说,“请问维陶塔斯总统,你现在手中有武装力量吗?有一呼百应的民众基础吗?都没有,既然没有,我们凭什么将原本紧张的经费拨款给你们?而且就算你有武装力量,说个别的,能打得过现在的苏联军队吗?”

    维陶塔斯的脸渐渐变得苍白,不过盖茨的嘲讽并没有停止,他继续说道,“既然你都没有,那么凭什么要我将经费拨给你们。记住,美国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我们从来不会养废物,除非你的所作所为符合美国的利益才会扶植你。我们支持你的目的是国家利益,而不是所谓的狗屁自由口号,我这样说,你懂了吗?”

    盖茨一本正经的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