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陈奕捷过来,不是为了催杨轶给他写歌的,之前天祥唱片就以公司的名义替陈奕捷向杨轶邀歌了,他只是跟杨轶有几个月不见,怎么说也应该来拜访一次。

    关系就是要多走动,才越走越近!

    这点,陈奕捷做得比杨轶好!

    正好,晚饭都没吃,杨轶通知酒店要了一个包厢,全部人都聚在一起吃饭。

    “我最想不到的是小郭,当初在你那里认识小郭,我还以为他是你的经纪人,没想到现在也当了歌星!”在座的,陈奕捷基本上都认识,就连墨菲的父亲,下午在彩排的现场也有介绍过,他没有什么避讳地跟杨轶说了起来。

    为了适应这桌的氛围,陈奕捷还努力地用普通话表述,虽然还是有很浓的港普口音,但比起去年,已经是好了很多。

    “Eason,可不能这么说,我才唱了一首歌,哪里是什么歌星?我依然是你的粉丝。”郭子意笑嘻嘻地站起来,端起杯子,跟Eason以茶代酒地碰了碰,说道,“能够和你在同一个演唱会上唱歌,是我的荣幸。”

    “哎,你太谦虚,木子昂,也是杨轶的歌我都拜听过,你唱得还是很不错的,声情并茂,在港城都有人喜欢听这首《童话》噢!”陈奕捷笑道。

    郭子意坐下来后,他旁边的丁湘撞了撞他的胳膊,郭子意会意地凑过耳朵,听到丁湘小声嘀咕:“不要喝那么多酒。”

    “不是酒,今天没有谁喝酒,明天还要唱歌的。”郭子意掩着嘴,跟她解释了一句。

    这边,正在给曦曦夹鱼肉,并且小心挑掉鱼刺的墨菲抬起了头,诧异地问道:“咦,小郭以前还当过杨轶的经纪人?”

    “没有,只是客串的。”杨轶笑着跟墨菲简短地讲了当初陈奕捷上门求歌,而自己不懂行,多亏郭子意帮忙插科打诨的历史故事。

    “这个客串,可是让我们公司少赚了好多钱啊!”陈奕捷笑道,“后来胡总说,再也不跟你杨轶打赌了,尤其看到你给墨菲写的歌都这么好。”

    杨轶微微一笑,说道:“打赌只是因为新人期你们给的价格太低,所以想争取更高的利益。当然,现在你们给的价格很大方,大家也就没必要再冒险。”

    “杨大哥,你现在又给Eason写歌了?”郭子意抓住了重点,他有些惊喜地问道,“写了什么歌?我们能提前听一下吗?”

    众人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墨鹤年在一边,虽然插不上话,不过他也没有被冷落,墨菲和杨轶偶尔也会转头跟他小声说几句,问他要吃什么。

    但墨鹤年却一点也不在意,他反而很仔细地听着这些人的对话,而且发现了一个比较奇特的情况。

    墨菲名气比杨轶大,按理说,自己女儿受到的关注应该会高一些。

    又或者说,陈奕捷,这个他还是有所耳闻的港城明星(从老伴那里有了解),也应该成为众人拥戴的中心。

    但事实并非如此,墨菲不怎么主动说话,隐隐地只是以杨轶作为依靠,好像在外面就是男人为主一样。

    而陈奕捷对杨轶的态度也出乎墨鹤年的想象,他很尊敬,其他人更不用说了,整体的氛围,给墨鹤年一种感觉:好像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杨轶才是真正的话题中心!

    且不谈墨鹤年的感觉,陈奕捷听到郭子意的话之后,连忙解释道:“我们公司只是向杨轶邀歌不久,创作是很艰难的工作,哪有那么快?”

    杨轶却笑了笑,说道:“Eason,你错了,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两首歌,只是之前有些事情耽搁,没有机会去录音棚把伴奏露出来而已。”

    “真的?还两首歌?”陈奕捷惊喜地问道。

    “没错,还跟上次一样,一首粤语歌,一首国语歌。”杨轶点了点头。

    “粤语歌是上次,年前我们去酒吧回来,你在车上唱的那个?”郭子意问道,他那首歌的名字了。

    杨轶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是我另外给Eason创作的一首,名字叫《单车》。”

    墨菲有些崇拜地看着杨轶,她都觉得很神奇,杨轶总是能不声不响地掏出新歌,而且到现在,杨轶创作的歌曲都很好听!

    不提则罢,杨轶现在提起来,大家的好奇心爆棚了,纷纷要杨轶唱出来听听。

    “没有伴奏也要唱吗?”杨轶笑着看向了陈奕捷,这歌是写给他的,杨轶想要陈奕捷来做这个决定。

    “没关系,就清唱吧!我也有些等不及想要知道是什么样的歌!”陈奕捷身体前倾,两只胳膊搁在餐桌上,盼望地看着杨轶。

    “那行吧!”杨轶也没有扭捏。

    墨菲给他倒了杯水,杨轶喝了下去,清清喉咙,开始酝酿起情绪。

    没有伴奏,但伴奏已经在他的脑海里回响,杨轶闭上眼睛,仿佛“看到”,那是温和柔润的吉他声,轻轻地,好像夜晚静静流淌的香江一样。

    “不要不要假设我知道,一切一切也都是为我而做,为何这么伟大,如此感觉不到……”

    杨轶的开口,这熟稔的粤语蹦出口,还是让大家为之惊叹,虽然,他们也都知道杨轶会粤语,但真的是唱得很娴熟!

    杨轶闭着眼睛唱歌,而陈奕捷却是很认真地看着杨轶,听他唱的每一句歌词。

    “不说一句的爱有多好,只有一次记得实在接触到,骑着单车的我俩,怀紧贴背的拥抱……”杨轶忽然提高了音调,“难离难舍想抱紧些,茫茫人生好像荒野,如孩儿能伏于爸爸的肩膊,谁要下车!”

    墨菲眼中神采流转,有些痴迷地看着杨轶,她不像郭子意、丁湘、杨欢他们那样,听不懂歌词的意思,墨菲不但听懂了,而且也喜欢上了这首歌的旋律。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都有些难以置信,这么动人的歌曲,是从杨轶口中唱出的。

    当然,墨菲也没有怀疑,因为杨轶无论创作出怎么样优秀的作品,她都坚定不移地相信,现在的墨菲,只是为杨轶感到骄傲!

    歌词的愿意陈奕捷也听明白了,似乎,杨轶是在抒发对自己父亲的感情,那个父亲不太懂得表达自己的感情,不太懂得向孩子正确地表达自己的关爱!(注1)

    后面的歌词,也证实了陈奕捷的猜想:“想我怎去相信这一套,多疼惜我却不便让我知道,怀念单车给你我,唯一有过的拥抱……”

    更令陈奕捷心中感到惊叹的,是杨轶的唱功。媒体之前的吹嘘,陈奕捷并不认可,因为他听过杨轶唱歌,当初唱《好久不见》的时候可是有不小的瑕疵,但现在,听杨轶唱这首《单车》,俨然已经是一个成名已久的歌星一样,没有伴奏,但依然唱出了应有的旋律。

    尤其是唱到高/潮部分,比如“难离难舍总有一些,常情如此不可推卸”,这旋律唱起来似乎并不困难,但陈奕捷还是听出了杨轶在这一段真假音切换体现出来的强大唱功!

    他当然不知道杨轶其实也是借鉴了前世的经验,但不得不说,在跟墨菲讨教了许多唱法之后,杨轶的水平确实不是普通的录音棚歌手能比的!

    陈奕捷就听得很痴迷,他甚至都忍不住抖动了起来,仿佛在想着这首歌如果是自己唱会唱出什么样的效果一样。

    一曲唱完,杨轶发现自己的手被墨菲握住了,她深情地看着他。

    这首歌,墨鹤年没听出深刻的意思,陈奕捷也没有,只有墨菲最懂杨轶,她知道,杨轶这首歌是写自己真情实感的。

    杨崇贵是怎么样的一个父亲,墨菲是了解的,而且她也感同身受,因为墨鹤年跟杨崇贵一模一样,都不懂得如何正确地表达自己对孩子的爱。

    “没关系,我们会在一起!”墨菲没有好意思说出来,但她似乎用眼神在表达着自己对杨轶的关心。

    杨轶看明白了,他微微一笑,轻轻地捏了捏墨菲的手,给予了积极的回应。

    别看这里用了诸多笔墨,但两人这段眼神上的情感交流只是短短的几秒钟的事,在大家开始鼓掌之后,墨菲不好意思地松开了杨轶的手。

    “这首歌!”陈奕捷都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了。

    “适合你吧?”杨轶微微一笑,说道。

    适合在哪?陈奕捷和杨轶都懂,因为这首歌压根没有它表面看得那么简单,其中很多部分还是很考校唱功的!更何况,这首歌表达的情感很复杂,没有陈奕捷这一听就很有故事的声音去演绎,恐怕换了别的歌手,这首歌都要逊色很多!

    “对!”陈奕捷点了点头,他笑道,“我都忍不住要马上回去录音棚练这首歌了!”

    “别啊!你可是要给我媳妇助唱呢!”杨轶开玩笑着说道,“而且,你听了第一首歌,不想听第二首了?”

    “想,当然想!”陈奕捷连忙点头,好像害怕他说迟了,杨轶就要把第二首歌收起来一样。

    这让郭子意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么不淡定的陈奕捷可不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