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傍晚时候,杨庆的未婚妻,或者用这边的话说是准媳妇的郑淑仪也过来了,她和墨菲在厨房里准备晚餐。

    周梦玉是不会做饭的,平时在家里,要么是保姆做饭,要么是墨鹤年弄一两个小菜,所以她帮不上什么忙。而杨崇贵大手一挥,说他们这代人,有儿有孙了,该享清福,所以这顿饭,就由小辈的来操办,包括董月娥在内,谁也不许插手帮忙。

    还好,郑淑仪的厨艺不错,她来掌勺,而墨菲在一边打下手,帮一些力所能及的忙。

    “那大嫂,你们关系被曝光了之后,会不会很麻烦?”郑淑仪跟她聊着天。郑淑仪年纪比较小,二十多岁的样子,上回知道墨菲的身份之后,就开始关注起了那些新闻。

    她们郑家村条件好,家家户户都有电视,所以郑淑仪也从电视上看到了墨菲和杨轶关系被公开的报道。

    “会麻烦很多,现在家附近经常有狗仔……就是记者偷拍,杨轶准备带我们换个地方住。”墨菲跟她说道,“不过,关系公开了也好啊!以前总是害怕被人知道,都不敢带曦曦出门,现在没关系,然后以后还可以去给曦曦开家长会。”

    说到这,墨菲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她们一边炒菜,一边聊天的时候,跟爸爸去看小狗狗的曦曦回来了,小姑娘撒着脚丫子向厨房飞奔而去,一脸兴奋地跑进来,拉着妈妈的衣摆。

    “麻麻,麻麻!”小姑娘都等不及,一边蹦着,一边说道,“麻麻,我要带你看一个东西!”

    “看什么东西?你把小狗狗带回来了?”墨菲灵光一闪,笑着问道。

    曦曦看到妈妈猜到了,不过她没有沮丧,还是眉飞色舞,舞动着小手,在地上蹦蹦跳跳地说道:“是的,小狗狗回来了,粑粑那里,超级可爱的!我带你去看吧!”

    小姑娘要给妈妈展示的心思无比着急。

    “可是麻麻还要跟小婶婶一起准备晚饭啊,麻麻走不开。”墨菲为难地说道。

    郑淑仪笑道:“大嫂,你去吧,没事,这里我能搞定。”

    墨菲看了看拉着自己的手不放的曦曦,只好点头说道:“我去一下就回来帮你。”

    ……

    小奶狗是用一个小竹篮提回来的,它正趴在一个软软的垫子上,扭着脑袋看着这个新的“世界”,当然,没有在妈妈身边,小家伙有些紧张,但并没有想要摆脱回去找妈妈的意图。

    “这狗不错,品种纯正,看它眼睛,长大后肯定很聪明!”墨鹤年背着手,站在杨轶的身后,也是瞅着狗,煞有介事地说道。

    “哎,这就是乡下的土狗而已,有什么纯正不纯正的?”杨崇贵笑道。

    “哎,你可别说,老杨,这个狗的品种,有没有混血,价格差远了……”墨鹤年跟他聊了起来。

    两个老头对一只狗都津津有味地评头论足,也不知道小奶狗知道后是什么样的一种感受。

    墨菲被曦曦拉着过来了,她看到小奶狗虎头虎脑的样子,也很喜欢。不过,墨菲皱了皱眉头,说道:“哎,怎么它的毛发这么脏?没洗干净之前,可不能让曦曦去摸它。”

    土狗在农村,都是放任自流,就算是小奶狗,也是自己在地上打滚。这只算是好的了,李舒坡家里没有养鸡,院子里相对干净一些,但沾了尘土的小奶狗,墨菲看着还是担心会有什么跳蚤,怕会跑到曦曦的身上去。

    曦曦连忙摆了摆手,跟妈妈解释道:“麻麻,我有洗干净,你闻闻,还香香的!”

    她还向妈妈伸出了小手腕。

    最注重这些的杨轶当然考虑过曦曦的卫生问题,让曦曦跟小奶狗玩了之后,他没直接带她和小奶狗一起回家,而是跟曦曦在李舒坡家的井边,打了干净的井水,用那个长效抑菌什么的肥皂,将手和手腕都洗得干干净净才回来。

    “没关系,我都想到了,等下我带它到楼上洗澡,楼上有淋浴,还有吹风筒,给它洗干净了,就可以让它跟曦曦一块玩了。”杨轶微笑着说道。

    “我也要给小狗狗洗澡。”曦曦跃跃欲试地说道。

    墨菲这才放下心来,她笑着跟曦曦说道:“这么可爱的小狗狗,你有没有给它起名字?”

    杨轶摇了摇头,想替曦曦说还没有。

    但谁知道,曦曦却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我有给小狗狗想名字哦!”

    “是吗?你都给它起名字了?”杨轶惊讶地问道,“这么快啊?那你准备叫它什么名字?”

    “我觉得它胖胖的,像白白的大包子。”曦曦依靠着妈妈的腿,嘻嘻地笑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就叫它包子好了!”

    “包子?”杨轶看了看怎么看都不像包子的小奶狗,有些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行吧,你的小狗狗,你想怎么叫都行。”

    而墨菲则是兴致勃勃地说道:“我觉得曦曦起的这个名字挺好听的,包子,很可爱啊!”

    “嘻嘻!”小姑娘开心地笑了起来。

    ……

    给小奶狗洗澡,是一个大工程!

    主要是曦曦也要参与进来,杨轶还得给她穿上防水的风衣外套,才拎着小竹筐,带着曦曦走进了楼上的卫生间。

    “你帮爸爸拿这个!”杨轶打开热水器,将水温调节到不冷不热的程度,然后将喷头递给了曦曦,“你不要浪费水,喷头对着这个桶。”

    其实不给曦曦也行,但小姑娘既然要参与进来,杨轶就给她安排一点小任务。

    曦曦喜滋滋地接了过去,不过,她可没有乖乖地听话,听着哗啦啦的喷水声,心痒痒的。瞅着爸爸转过身去抱小狗,她便忍不住伸出左手,碰了碰喷头喷出来的水流。

    感受着细细的水线密密地在手掌上冲刷的感觉,小姑娘自己乐了起来,虽然没有笑出声,但她大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好玩极了。

    “曦曦,你把水弄到爸爸的身上了!”杨轶不知道什么时候抱着小奶狗转过身来,注视着曦曦,脸上都被曦曦溅到了一点水。

    “哎呀!”小姑娘跟做坏事被发现了一样,慌忙把小手缩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冲爸爸扭了扭身子,笑了起来。

    “你看,你都把水溅到爸爸的脸上。”杨轶故意偏着脸,鼓着嘴巴不开心地说道。

    “我给粑粑擦擦!”小姑娘乖巧地伸出左边小手,在爸爸的脸上抹了抹。

    小姑娘的小手嫩嫩的、凉凉的,不过也是湿漉漉的,她都忘记了自己手上还有水,结果把爸爸的脸越擦越多水。

    “好啦!”杨轶哭笑不得地叫停了曦曦,只好用脸蛋蹭了蹭胳膊上的衣服,“我们来给包子洗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