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小寒前排提示:建议大家听着歌看这一章。)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就到了四月十一日,距离杨轶和墨菲婚礼只剩下一天时间。因为一些要搞得正式一些,墨菲一家从昨天开始,便已经从杨轶家里搬了出来,住进了县城的酒店里。

    按照中式婚礼的规矩,在接亲之前,杨轶是不能见新娘的。

    但到了晚上,跟妈妈住在一起的曦曦打电话过来说想爸爸了,正好在县城迎接自己朋友的杨轶也是心里挂念着墨菲,便拿着这个借口,来到墨菲住的酒店。

    中间,墨菲家的亲友们,墨晓娟和几个姐妹们撞见了,还调侃杨轶不守规矩,但她们可拿厚起脸皮来的杨轶没办法,笑嘻嘻地目送着杨轶进了墨菲的房间。

    “粑粑!”给杨轶开门的是曦曦,小姑娘知道是爸爸来了,因为杨轶到楼下的时候,她又打电话催了一次。这不,都不等妈妈,她自己欢喜地跑过来,踮着脚尖给爸爸开门,一看到爸爸,就开心地叫着,要爸爸把自己抱起来。

    曦曦已经洗完澡,都穿好睡衣,等看完自己最想念的爸爸,就要早早睡觉了,明天还要早早起来!

    “粑粑,我今晚想和你睡觉。”小姑娘一天都没看到爸爸,可粘糊了,搂着爸爸的脖子,舍不得放开。

    “今晚不行,今晚爸爸还要回乡下,明天才能过来接妈妈和你!”杨轶捏了捏小姑娘嘟起来的小嘴巴,笑道。

    “那我可不可以跟粑粑一起回去?”曦曦问道。

    “怎么可以?你难道不要妈妈了吗?妈妈一个人在这里住,会很孤单的。”杨轶柔声说道,“妈妈今晚必须在这边住,因为这是婚礼的要求哦!”

    曦曦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有点小委屈,但还是很乖巧地说道:“那好吧,我可以陪麻麻,但是我要粑粑你抱我一会儿。”

    “好吧,抱你一会儿。”杨轶稍微用点力,将曦曦抱在胸前,然后亲昵地用侧脸贴着她的小脑袋,摇啊摇。

    墨菲从浴室出来,她刚刚洗完澡,刚刚已经听到了杨轶的动静,现在看到杨轶和女儿粘糊的样子,忍不住微微一笑。

    “你接到兰大哥他们了吗?”墨菲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柔声问道。

    “嗯,都给他们安排好了。”杨轶点了点头,“你呢?家里来的亲戚都到齐了吗?”

    墨菲父母那边还是有一些亲戚要来参加她的婚礼,有从港城来的,也有从宝岛来的,他们路途遥远,相比起来更不容易。

    “其实都不用我操心,晓娟都帮忙接待好了。”墨菲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曦曦忽然从爸爸的怀里抬起了头,跟小大人一样说道:“好啦!我跟粑粑抱够了,粑粑,你去抱麻麻吧!”

    她以为妈妈也跟她一样,很想爸爸了呢!当然,曦曦也没想错,只是妈妈没有她这么粘乎而已。

    这一番天真的话语,让杨轶和墨菲愣了一下,然后对视着笑了起来。

    虽然是酒店房间,但塞了一笔钱的缘故,房间里也是贴上了红色的囍字,气氛营造得很温馨。更重要的是,此时此刻,一家三口聚集在一起,开心地笑着,很有家的气息。

    曦曦却很认真,她从爸爸的怀里下来,然后站在大床上,推着爸爸向妈妈走去,说道:“麻麻,我把粑粑让给你啦!”

    墨菲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她故意嗔道:“什么叫你把粑粑让给我?杨轶是我的老公诶!”

    觉得妈妈说得很有意思,小姑娘在床上翻滚了起来,卷着被子吃吃地笑着。

    不过,杨轶还确实是很想墨菲,看着洗完澡后肤白唇红的墨菲,杨轶心中涌起了万千柔情,他从梳妆台上,拿起一个梳子,轻轻地说道:“让我来吧!”

    虽然在女儿面前,他们俩也不好意思真的亲昵地抱在一起,但为心上的人儿梳头发,也是另一种温存的体现。

    墨菲看到了杨轶的柔情,她明亮的眼眸也是满是爱意,轻轻地点了点头,也放下了手中的毛巾。

    杨轶拿着梳子,拉起墨菲湿润的头发,轻轻地将被水分聚在一起的发丝梳开,然后荡一荡,带着湿气的幽香飘入空气中,钻进他的鼻子里。

    一遍又一遍。虽然重复,但杨轶一点也不觉得枯燥,看着镜子里素面朝天却秀丽可人的美人儿,眼里的喜欢却是毫不掩饰的。

    “给我唱唱歌吧!”墨菲忽然说道,她的声音里,充满着依恋。

    “唱什么歌?”杨轶问道。

    “明天那首,我很喜欢,我跟你一起唱。”墨菲声音轻轻的、柔柔的。

    “明天那首不行,那是我们要表演的节目。”杨轶摇了摇头,但看着梳妆镜里的墨菲,忽然来了主意,微笑着说道,“我给你唱一首新歌吧,你没听过的,原本就有思路,但现在来了灵感,就把它给完善了。”

    墨菲愣了愣,有些欢喜地“嗯”了一声。

    没有伴奏,只能清唱,但对于杨轶和墨菲这种级别的歌手,清唱一样能唱得出彩!

    只见杨轶一边给墨菲梳着头发,一边酝酿着,轻轻地哼了起来。

    “我要,你在我身旁,我要,我为你梳妆……”(注1)

    墨菲的身体轻轻地一颤,有些惊奇地看着杨轶。

    杨轶的唱法很特别,因为这个腔调,跟现代流行歌曲不太一样,但墨菲还是很敏锐地听了出来,这首歌的唱法很有旧时代魔都音乐的特色!

    要知道,那个时候的魔都音乐是当时华语音乐的巅峰,就好像上个世纪末的港城音乐的地位一样。很多经典的歌曲传唱至今,墨菲也很喜欢。

    更让墨菲感到欢喜的事,杨轶竟然用唱的方式,将他们现在的温存表现出来,无论是梳头发,还是细腻的情感。

    “这夜的风儿吹,吹得心痒痒,我的姑娘,我在他乡,望着月亮……”

    后面的歌词和旋律更美,杨轶带着磁性但很清澈的嗓音娓娓唱出,就好像一杯最好年份的红酒一般,轻轻摇动,殷红的酒液荡漾,飘逸着醉人的幽香。

    “送你美丽的衣裳,看你对镜贴花黄,这夜色太紧张,时间太漫长我的姑娘,你在何方眼看天亮……”

    这歌声的婉转,这歌词的缠绵,墨菲渐渐地听得痴了,也看得痴了。

    从镜子里,她看到杨轶看着她眼神里的眷恋和痴情,从杨轶轻声哼唱中,也听出了他缠绵的情意。

    “都怪这夜色,撩人的疯狂,都怪这吉他,弹得太凄凉……哦,我要唱着歌,默默把你想,我的姑娘,你在何方,眼看天亮……”

    夜深了,杨轶回去了,曦曦也睡着了,但墨菲的耳里还回响着杨轶的歌声。

    明天,她将会是他的新娘,可她有些等不及天亮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