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苏维埃惩戒世界(下)
    (今天三更吧,听着苏维埃进行曲码字实在是太有感觉了,文中的歌词为了押韵稍有改变。进行曲的中文歌词好几个版本我选择了听起来最霸气的那个。)

    局势还在僵持,亚纳耶夫用最态度强硬告诫这三位企图分家的领导人,你们休想从我手中拿走一块属于苏联的土地。而仗着身后有北约众国撑腰的波罗的海同样在苦苦支撑着。令亚纳耶夫有一种回到1959年历史时间线的错觉。赫鲁晓夫同样跟肯尼迪陷入了可怕的僵持困局,只不过那一次赫鲁晓夫用自己的退让避免了让人类进入末日的可能。

    只不顾现在时代已经改变了,如同美国耿耿于怀的古巴一样,波罗的海政局不稳定也如同一颗锋利的钉子直接插入莫斯科的心脏。一旦亚纳耶夫选择了妥协,那么接下来的多米骨诺牌式的连锁反应将让苏联失去绝大部分的加盟共和国。

    亚纳耶夫不是在跟面前的三位小丑较量,而是在跟他们身后庞大的自由世界之间的角逐。

    丢出波罗的海舰队这张手牌,甚至连一些较为隐蔽的非常规性武器也拉上台面作为王牌打向赌局,亚纳耶夫手中能出的王牌已经不多了。看似步步相逼的强硬态度实属无奈之举,没有一个有底气的国家会这么随意的挥霍自己的王牌。假如北约再坚持一下的话,他真的就只剩下最后的保命底牌,R-36M撒旦洲际弹道导弹了。

    但亚纳耶夫心理很清楚,这么做这不亚于将人类送入新一代的石器文明时代。

    而现在亚纳耶夫要打出倒数第二张王牌,就像往骆驼身上叠加稻草一样,亚纳耶夫不停的向北约施加军事压力,一张加一张的叠加,一直叠加到能压垮他们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三架由苏27战斗机特别护航的图160轰炸机从苏联本土机场起飞,向着波罗的海的方向飞过去。被西方誉为“海盗旗”的图160轰炸机展开巨大的双翅,像一只优雅高贵的天鹅掠过湛蓝色的天空,如同一块漂浮的白色岛屿,向波罗的海三国的上空飞去。

    而这三架图160轰炸机上面装载满了核弹头,俨然成为一座半空中移动的核武器库。只要亚纳耶夫一声令下,驾驶员就会按下红色按钮,空中死神将成堆集束的落在波罗的海的领土之上,顷刻之间三个国家将会变成切尔诺贝利的翻版。

    波罗的海三国接到雷达警报之后紧急出动米格27战斗机进行拦截,但是却没有哪个飞行员敢堂而皇之的对他进行打击,一是图160身边紧随不离的苏27战斗机正虎视眈眈的盯着米格27的一举一动,但凡敢做出越轨的行为,米格27驾驶员得掂量一下自己到底是不是苏27“空中手术刀”的对手。二是图160轰炸机上挂满了核弹头,即使飞跃在波罗的海三国的上空也没人敢下手,一旦那些核弹爆炸,爱沙尼亚同样逃不过变成切尔诺贝利的命运。

    米格27的驾驶员得到的命令是全程监控图160轰炸机的动向,只有他经过首都上空的时候才能进行拦截。爱沙尼亚空军也很无奈,这种感觉就像一个强盗大摇大摆的闯进你家搬东西,你却因为不够他人强壮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为所欲为。

    所以爱沙尼亚总统阿诺德在接到这个消息的那一瞬间,脸色同样没有好看到哪里去。他甚至想冲到会议室的外面,看看是否那架轰炸机正将炸弹下落的方位对准了自己。

    “亚纳耶夫,你这算什么?用核武器来威胁我们?”阿诺德牙齿咬的咯咯直响,在强大的苏联武装力量面前,整个爱沙尼亚就像待宰的羔羊。

    “威胁?阿诺德总统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亚纳耶夫摇摇头,他的手拎着一支钢笔,想要将它伫立在桌面上,“波罗的海三国这样的国家根本用不着出动苏联的压轴杀器。换一句你们听得懂的话来说,三个波罗的海全部武装加起来,能当得上莫斯科几个师?别太高看了自己,苏联从来不害怕你们这种小角色,只是在你们背后推波助澜的那些家伙,才是我真正要打击的对象。”

    “而且现在那群家伙可能已经按耐不住了,我需要做的就是再舔一把柴火。”亚纳耶夫把树立在桌面上的钢笔轻轻推到,笔尖正好指向爱沙尼亚爱沙尼亚总统阿诺德,就像一柄利剑,直指人心。这支笔代表着他要最后出动的一张手牌,苏联的装甲师。爱沙尼亚武装力量作为一个国家的陆军,包括后勤人员加起来还不够苏联两个装甲师塞牙缝。

    至此,亚纳耶夫除了保命的底牌撒旦洲际导弹之外,全部手牌已经全部打完了。接下来就看北约国家会不会因为他的强硬态度而有所收敛了。

    T72坦克犹如一条钢铁长龙,挤满了这条通往边境的公路。这支整装待发的坦克装甲师统一将炮火的方向瞄准了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的方向。坦克的履带在转动,无坚不摧的钢铁洪流将踏碎阻拦在他们面前的所有障碍。

    士兵踏着整齐的步伐,目光坚毅的望向远方。手中的AK74步枪整装待发,他们高唱着从队伍中迅速蔓延开来的《苏维埃进行曲》,奔赴向遥远的战场。政委站在他们中间,一同将这这首由亚纳耶夫亲自操刀的雄壮军歌,唱响前线。

    雌鹿直升机从士兵头顶掠过,螺旋桨转动下带起的音浪,将这首慷慨激昂的歌曲带向远方。让那些胆敢冒犯苏联国家,第一次由内心深处产生最原始的恐惧。

    “我们苏维埃将惩戒世界!”

    坦克碾压路面的轰鸣声惊起栖息在路边树上的飞鸟,金灿的麦田倒向战争齿轮经过的方向,爱沙尼亚边境小镇上的东正教堂里,彩绘玻璃窗在流弹眷顾下变成满地碎片。人民惊慌的望着这些突然出现的侵略者,一如1956年布达佩斯市民恐惧的眼神。

    “从波罗的海直到太平洋!”

    驻守在爱沙尼亚边境的哨站,叼着香烟的士兵甚至忘了点火,眼睁睁的看着似乎望不到边际的装甲洪流从他们身边穿梭而过。然后被人摁倒在地,缴了枪械。直到最后一刻他都不相信所谓的钢铁洪流真的就是一望无际的战争汪洋。

    “十月歌颂响彻大地!”

    爱沙尼亚装甲部队在钢铁洪流面前根本没有半点还手之力,所谓号称能够抵御苏联坦克进攻的“马奇诺”战略防线被轻而易举的撕破,源源不断的苏联坦克长驱直入甚至没遇上多大的损失。

    “苏维埃红色巨熊即将抵达!”

    爱沙尼亚陆军部队终于绝望了,之前的骄傲在这一刻瞬间支离破碎,他们现在才明白引以为傲的装甲部队根本不是苏联坦克师的对手,很快成建制的溃败和投降,就像当初的匈牙利十月事件和布拉格之春一样,苏联部队完全掌控了局势。从进攻开始到结束,只花了不到四个小时的时间。而当初爱沙尼亚陆军总司令向阿诺德保证他们可以阻拦苏联部队一个星期,直到北约联合军队赶到苏联境内。

    “乌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