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章节目录 第22章 天祥唱片陈奕捷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24.html
    ,最快更新奶爸的文艺人生最新章节!

    港城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在高楼大厦间穿梭,艰难地给这个国际大都市洒下暖和的光明。

    一栋西式的小白楼前,胡颂南正在院子里浇花。

    这是儿子的家,看上去别墅不大,也不够豪华,甚至还有点年代感。但绝不要小瞧,能在寸土寸金的港城住别墅的人,绝不是一般的土豪!

    胡颂南来到儿子的家,住了也有快一个星期了,但没有怎么出去“见世面”,主要还是因为他性格喜静不喜闹,弹弹钢琴,养养花,就成了他唯一能做的事!

    孙儿孙女很乖巧,但毕竟年轻人,也有年轻人自己的生活。陪伴自然不多!

    “爸,我们走吧!”一个年近五十、但保养很好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恭敬地说道。

    这是老爷子的大儿子,胡咏祥,港城唱片公司排名第四的天祥唱片的老板。尽管地位超然,但在父亲面前,他依然表现得很尊敬。

    “你说我这个老头子,能给你们指点什么?”胡颂南坐在儿子的车上,还念叨着,“我又不是搞流行音乐的,怕是玩不转你们年轻人的东西哦!”

    胡咏祥亲自给父亲开车,他微微地笑着:“哪里,爸您当了这么多年老师,经验丰富,正好帮我调教调教公司里这些音乐人!我都想不到音乐总指导这个职位不给您,还能有谁更合适了!”

    其实,他也是在扯淡。

    唱片公司有音乐总监,但从来没有听说过音乐总指导这个职位!只不过是胡咏祥为父亲设置的,他想让身体还算硬朗的父亲多走动,不然,一直待在家中,身体会出毛病的。

    到了公司,胡颂南并没有指手画脚,他一直保持着慈祥的笑容,和来往的人打招呼,和儿子叫过来的公司高管温和对话。

    “胡爷爷,您居然识讲白话(会说粤语)?”胡咏祥的秘书叶小凤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她是公司一个股东的女儿,被送过来锻炼的,性格还比较直爽,有点口无遮拦地问道。(为了方便大家理解,下面的粤语对话都自动调整成普通话。)

    “嗯,年轻的时候,我也曾在港城求学。”胡颂南没有在意,他点头微笑地回应着。

    “小凤,虽然是内地来的,但你可不要小瞧!”胡咏祥倒有些不满意,他一直觉得老爷子是他毕生的偶像,所以跟小孩一样卖力地炫耀道,“他年轻时候,就在港城、德意志联邦、奥地利的WYN等很多地方游学、任教,在我父亲五十五岁之前,他几乎每隔一两年就要受邀在WYNJSDT表演……”

    胡咏祥虽然自己音乐天赋不高,造诣有限,但瞧他激动的模样,就知道老爷子对他的影响有多深了!

    “这么厉害?”叶小凤的眼睛仿佛绽放着小星星。

    “没有,没有,这些都是虚的,现在要跟你们年轻人交流啊,还得谈谈流行音乐,我这个还要向你们讨教呢!”胡颂南哈哈一笑,很是谦虚地说道。

    谈了一会儿之后,胡咏祥便让秘书陪着自己的父亲,他一个大公司的老板,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去处理。

    叶小凤也不知道怎么安排,就带着老爷子到处逛逛,介绍公司的各个部门,各个有趣的地方,搞得像游客一样。

    “……这里是我们的录音棚,五、六楼都是录音棚,一共八间,有时候会租出去,当然大部分时候都是我们公司的歌手在用。”

    叶小凤虽然业务不太精通,不过还是很精灵的一个家伙,她看到胡颂南露出了难得见到的感兴趣的表情,便放慢了脚步。

    “胡爷爷,要不,我去查一下,看哪个录音棚空着,您去试试?”叶小凤掏出了手机,笑道。

    胡颂南确实感兴趣,他点了点头,说道:“那你问问,不过不要问空的,看哪个录音棚在用,如果不打扰的话,我想旁观一下。”

    “嘻嘻,哪里会打扰?您的指导,是他们的福气!”叶小凤嘴巴很甜地说道。

    她很快找到了,是公司旗下王牌男歌手陈奕捷在用的录音棚,沟通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老板的父亲想要旁观,谁敢说不?

    当然,陈奕捷本身也是一个谦逊的人,他还放下了手头的活,跟胡颂南介绍一下自己目前的情况:“……近期就一直筹备今年的新专辑,我们行业化说就是攒歌!”

    陈奕捷是天祥旗下最火的男歌手,又有自我创作的能力,巅峰时期也能与港城的四大歌王并肩。

    不过,创作歌手也有一个尴尬,状态会有起伏!他这几年出的歌并没有像以前那么大卖,渐渐地掉队了!这也让天祥的排名从原来的第三名滑落到第四名。

    所以今年陈奕捷要出新专辑,公司决定帮他收歌,不能再出这种完全个人创作风格的专辑。

    “我写的和公司帮忙收的,基本足够出一张专辑了!但还差一个主打歌!”陈奕捷苦笑道,“您看我都快睡在这里了,一点头绪都没有。”

    “Eason,你这是对自己要求太高啦!”叶小凤背景深厚,也是不在意地插嘴说道,“格仔姐都说,很难满足啦!”

    陈奕捷无奈地耸了耸肩。

    “对自己要求严格是好事!”胡颂南微微地笑道,“没有精心苦熬,哪有歌迷们听歌时候的欢喜交加?小伙子有空可以多听听古典音乐,那些大作,都是大师们穷极半生甚至一生才打熬出来的!”

    “您说的是,但现在的社会很浮躁,如果一年不出专辑,恐怕就要被别人追赶上,彻底没有翻身的机会。”陈奕捷唏嘘地说道。

    毕竟年纪大了,胡颂南站了一会儿很累,他在后面沙发上坐了下来,微笑道:“本来我只是想来看看你们年轻人是怎么录歌的,你不用陪我,这样太耽误你的工作了,我跟小凤在这后面静静地听和看就成。”

    陈奕捷也没有矫揉造作,他很快又投入到工作中去,真的把胡颂南和叶小凤当成了隐身人。

    陈奕捷的工作状态其实很枯燥,他反复地弹着自己之前写好的曲谱,字字地斟酌着歌词的构造,时不时停下来在纸上勾画,也时不时将刚才写下来的东西划掉,推倒重做!

    胡颂南还能接受,因为他熟悉这种状态,不过,叶小凤就感到乏味了。

    “好无聊哦!胡爷爷,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玩吧!”叶小凤呆了不到十五分钟,就坐立不安地说道。

    胡颂南摆了摆手,示意叶小凤不要影响陈奕捷,他自己很专心地听着陈奕捷哼唱的歌。

    好吧,叶小凤无奈地捂了捂脸。

    没多久,她更加坐立不安了。

    就很无聊啊!

    有这个时间,不如偷偷溜出去跟一楼前台妹子研究一下怎么弄新的。

    这个想法,就好像野草一样,在叶小凤心中滋长起来,很难以控制。没几分钟,她便眼睛骨溜溜地乱转,打着偷溜的主意了!

    但忽然,胡颂南站了起来。

    “嗯?要走了吗?”叶小凤狂喜,也跟着站起来。

    然而胡颂南却径直走向了陈奕捷,只见他拍了拍陈奕捷的肩膀,微笑地说道:“你的嗓音很有辨识度,是伤感内敛的磁性!”

    “恰好,前几天,我听过一首很适合你唱的歌,你要不要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