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六章 政-治-局的小会议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247.html
    克里姆林宫的参-政院三楼,有着为政-治-局-委员专门使用的会议室,在戈尔巴乔夫时代,这里是政-治-局会议召开时才专门使用的会议室。而现在亚纳耶夫则将会议室变成了一个专门的,还是私人的会议召开的场所。尽管在某些人眼中,这样做并不符合所谓的传统规定。但是却没有人反对,因为苏共就是一个这么奇怪的地方,领导人在某些无伤大雅的方面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这一次参与这场秘密会议的有部长会议主席雷日科夫,总理帕夫洛夫,俄罗斯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波洛兹科夫,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普罗科菲耶夫,其中两位书=记是从二十八届代表大会中连任,并且担任新一任的******委员。就连帕夫洛夫,雷日科夫,甚至包括亚纳耶夫自己,才是第二十九届代表大会中选出的新的委员。

    坐在会议室里的不是俄罗斯的实权人物,就是整个苏共的政府部门重要领导。虽然雷日科夫夺去了帕夫洛夫一半的权利,但是却能更好的平衡两个人之间的权力,避免了一家独大的危险,避免再次出现一个1953年的野心勃勃的部长会议主席。

    制衡与集权,永远是苏联政-治-体制中重要的,永远的存在。

    亚纳耶夫将这些人召集在一起不是心血来潮,他想知道自己的改革到底有什么样的成果。在1991年8月之后,担任经济部长的雷日科夫开始施展自己的政策手段,比起戈尔-巴乔夫不切实际的乱来,雷日科夫显得稳扎稳打的多。先是稳定半开放化市场的波动,政府重新掌控价格,在重要的物资方面有着绝对的话语权,而不是将所有的调整交给那双所谓的无形的手。在稳定了市场之后,紧接着雷日科夫便开始了慢慢松绑的政策,小部分商品交给市场来管理,然后慢慢的再扩大这一范畴。

    “1992年我们摆脱了经济负增长的噩梦。这一年的经济增长率为1.1%。比起1990年和1991年的经济—1.3%的经济衰退情况,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很大的功劳还是归功于亚纳耶夫总统的总方针和政策。”雷日科夫一本正经的念着最近的数据报道,曾经担任过经济部长的他对数字有着偏执的敏感。

    “那么社会方面呢?普罗科菲耶夫和波洛兹科夫同志,我想听听你们的看法。”政治不稳定的最终结果就是会影响到社会的不安定。所以生活在高墙之内的亚纳耶夫需要通过其他人来了解外面的情况。

    “在1991年莫斯科的治安事件达到了历史以来最高峰,仅仅一年发生的治安事件就达到了456起,不算上游-行之类的政治-示威。而1992年之后有所下降,只有389起,今年治安事件再次的降了下来。只有311起治安事件。”

    听到普罗科菲耶夫的回答,亚纳耶夫心情总算比之前要好了一些,想起八一九的时候那些站在广场上的无知民众他就有些头疼,经过了铁血的镇压还有真相的公开之后,叶利钦的支持者几乎在莫斯科销声匿迹了,现在自由和民-主而在苏联反而成为肮脏裹脚布的代名词,绝大多数人都不再会去认同这些肮脏的,夹杂着和平演变政策的思想。

    “俄罗斯的经济环境也比之前好得多,主要是经济增长呈现出良好的态势,1993年就比上一年要增加了百分之一百五十的经济增长幅度。由原来的负增长变成现在的1.4%的经济增长利率。”波洛兹科夫回答道。

    “那么帕夫洛夫和雷日科夫同志。苏联的经济工作还是要交付到你们的手中。苏联的经济有所回暖但是还远远不能达到之前的鼎盛时期。”亚纳耶夫委婉的表示希望他们能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苏联的经济有所起色。

    “同样我也知道现在还有诸多的难处,也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够体谅一下我们,因为我们已经尽力了。”说到这里,亚纳耶夫还特地的看了一眼波洛兹科夫,当初的俄罗斯是第一个开头闹分裂的内部势力,现在他希望波洛兹科夫可以遏制住那股由俄罗斯本身蔓延到整个加盟国的政治灾难。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点点头,表示会尊重亚纳耶夫总书记的决定。但是只有亚纳耶夫自己一个人知道想要让苏联的经济再往前一步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几乎每一步都是在悬崖上走钢丝,一不留神就会全军覆没。

    这场小型的秘密会议散去之后,亚纳耶夫让帕夫洛夫简单的留了一下,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向帕夫洛夫交代。亚纳耶夫将会议室厚重的窗帘给拉上。屋内出了水晶灯的亮光,就只有两个沉默的男人。

    “我想知道你最近的想法,帕夫洛夫同志。”亚纳耶夫也不喜欢拐弯抹角,直接明了的说道。“尤其是在雷日科夫成为部长会议主席之后,我想知道一下你的工作开展的如何?”

    亚纳耶夫也相当于变相的询问你是否对雷日科夫抢夺你的权利表示不满?其实亚纳耶夫独立出去的部长会议主席比之前的实际权力要小得多,它的权力只囊括在经济和民生的范畴之下,其他的大权还是紧紧的攒握在帕夫洛夫的手中。

    “谢谢总书记的关心,我的工作开展的很顺利。雷日科夫同志也不愧是以前担任过部长会议主席的人,他在这一方面的经验明显比我优秀的多。当然如果说我是否同意总书记的做法。我可以说同意,且尊重总书记的决定。”

    听到帕夫洛夫的回答,亚纳耶夫的心中总算是稳定了下来,无论帕夫洛夫所说的是否真诚或者违心,他都听到了一个交代。哪怕对方阳奉阴违企图夺权,他也可以一脚将他踢出政-治-局委员的名单。毕竟亚纳耶夫才是那个掌握了绝对权力的人。

    “很好,帕夫洛夫同志你先去忙吧。”亚纳耶夫说道。

    帕夫洛夫点点头,回答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亚纳耶夫总书记。”

    “再见,帕夫洛夫同志。”亚纳耶夫招手告别,一直看着对方的身影在自己视线中慢慢消失,此时他拿起最近的工作行程列表,在原本的出访加盟共和国的行程上画了一个圈,然后添上了另外一条工作安排信息。

    考察全国的军工企业,并且对他们所进行的项目做出相应的指点。

    苏联在裁撤了大批的部队还有封存了一部分的军火之后,剩下的都以贩卖出售的形式交付给了第三世界的国家。此时的苏联军火正好处于青黄不接的时期,老一批已经退役,新一批的却还没有形成相应的战斗力。

    亚纳耶夫的此举无外乎是告诉其他人,虽然苏联放弃了与美国之间的军备竞赛和太空竞赛,但这并不代表苏联的军工产业一直停滞不前,他要做的就是用实际行动告诉别人,总书记对苏联的军工项目非常敬重。

    写下这一行之后,亚纳耶夫又在备忘录的另外一面写下了别的一句话,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字母,但是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至少能让半个苏联的政府高层感到震惊。写完之后,亚纳耶夫觉得有些不妥,将它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之中。避免自己最深层的想法被人发现。

    那张躺在废纸筐里的纸条上的写着一句话,削减内务部人数,裁剪内务部权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