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侥幸获胜
    与德国部队的夸张作秀成反比的是,苏联军队几乎是秘而不宣的闪电行动,大规模集群装甲部队毫无征兆的突进爱沙尼亚,甚至让远隔一个波兰加白俄罗斯的东德边线部队惊慌失色,在他们记忆深处,还保留着对齐声高喊着乌拉,攻克国会大厦的苏联军队最原始的恐惧。那些西德军队开始在边境犹豫踌躇,而曾经的东德人民军士兵却对苏联的强硬态度鼓掌喝彩。

    亚纳耶夫还将这次的军事行动命名为大雷雨计划,与历史上未被付诸实施的苏军二战计划同名,只不过攻打的对象不是柏林,而是塔林。

    爱沙尼亚首都塔林,还没放弃最后抵抗的阿诺德总统跟亚纳耶夫在谈判桌上做着最后的僵持与对峙。虽然被人不停宣告爱沙尼亚各地驻守军队的沦陷,但阿诺德始终没有挪动自己的脚步离开这里。

    “恭喜你,亚纳耶夫,你赢了。多么精彩的袭击计划,民航客机装载士兵突袭机场,伪装的邮轮装载了装甲车攻占码头,简直就是布拉格行动的翻版。稍有不同的是你要比赫鲁晓夫有胆量的多,你是一边坐在谈判桌上步步相逼,一边看着你的对手如何失魂落魄,丢盔弃甲,满足了吧?幸福了吧?恭喜你又摧毁掉了一个原本能脱离邪恶帝国魔爪的国家。”爱沙尼亚总统阿诺德是唯一一个还没有离开谈判桌的人。维陶塔斯和阿纳托利早就在苏联开始进攻的时候就被送出了塔林。本来阿诺德也是应该要离开的政要之一,但是他坚决拒绝了这一请求。

    “那些支持我的民众还在这片土地上,假如我走了,人民会怎么看待我?我宁愿成为暴政的牺牲者,用来唤醒更多的人,也不愿做一个逃跑的懦夫。”阿诺德这次斩钉截铁要死磕到底的态度倒比上次准备建立流亡政府的打算要有骨气的多。或许他知道就算建立了流亡政府,也不过是回天乏术,因为苏维埃对这片土地,拥有绝对的掌控权。

    所以当占领了塔林国际机场的苏军的空降部队包围了会议室的时候,阿诺德让身边的人放下武器投降,而亚纳耶夫则摆摆手示意空降部队不要为难爱沙尼亚总统阿诺德。亚纳耶夫已经快超过13个小时没有离开这间会议室了,他望了一眼被北欧橡树枝叶环绕的三头蓝色狮子的爱沙尼亚国徽,慢慢说道,“其实之前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是你们太过相信北约。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没有自身的实力而将自己命运托付给他人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遗憾的是北约似乎把你们当做弃子。进入波罗的海徘徊的舰队已经撤走,德国装甲军队吓破了胆识,现在你们唯一的希望也就是北约的居中调停了。不过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假如能逼迫北约那群老狐狸能跟自己走向谈判桌,那么波罗的海危机亚纳耶夫可以说赢了一半了。剩下的另一半,就是接下来北约对其他东欧国家的态度。

    “继续成为你的邪恶帝国加盟国有什么好处吗?大独裁总统。”反正现在阿诺德已经身陷囹圄,他也不介意破罐子破摔,直接斥责道,“看看你们这群侵略者统治爱沙尼亚的时候我们的人民遭受了多大的罪过,我们曾先后被普鲁士、丹麦、瑞典、波兰、德国等占领和统治。从1710年开始,爱沙尼亚就受沙俄统治长达200多年。1918年2月24日才宣布独立成立爱沙尼亚共和国。才仅仅过了一天,德军就占领塔林,然后11月,你们苏维埃俄国宣布对爱沙尼亚拥有主权。”

    “在你们糟糕的统治之下,塔林已经没有了未来。那些大清洗,那些大饥荒,那些因为苏维埃暴政而死去的人民,永远等待不到该来的正义和审判。克里姆林宫的暴徒们!总有一天你们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架之上,永远不能翻身!”

    最后一句话阿诺德几乎是咆哮着吼出声,但这些直指人心的指责在亚纳耶夫看来不过是哭闹的小孩子向大人诉苦般不可理喻。有苦有罪去找斯大林,找赫鲁晓夫,甚至找列宁去发泄,质问我干什么?我唯一能做的不过就是送你去见他们而已。

    “爱沙尼亚曾经的命运怎样我一点都不感兴趣。”亚纳耶夫将一份文件丢到阿诺德的面前,“但是你们在谈判桌上应该看完这份文件再来跟我谈独立问题的。”

    阿诺德带着疑惑的眼神接过文件,打开封面,里面的内容却让他越看越激动,也不顾自己身处险境,就在亚纳耶夫面前详细的翻阅这份文件。过了许久,他才抬起头,叹了一口气,“一个国家同时拥有两种不同的制度?这么好的方案为什么谈判开始之前你不将他当做筹码丢出来?”

    “一开始你们也没有给过我机会,事实上这是你们加盟国最好的选择。你们除了不能在外交上享受对外主权,没有保持自己军队的权利,必须由莫斯科派驻军队。不能随意与主权国家签订关涉到主权的条约之外,其他经济条约除外。在经济上你们享有极大的自主权利,甚至可以整改政党,改变自己的政治制度,民主选举加盟国行政特首,但在国土统一问题上必须向莫斯科中央负责,莫斯科中央有权废除任何一位有独立倾向的特首,然后再由民众选举产生新特首。哦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要按时缴税,不能将掌握国民经济命脉的产业,例如电力,重型工业制造业承包给私人,尤其是国外的商人,还有不能在本国宣布共产党为非法政党。”

    这就是亚纳耶夫的大棒加蜜枣政策,先用军事实力威慑住东欧诸国蠢蠢欲动的野心,然后再用经济利益让他妥协。事实上莫斯科当局也做了相当大的牺牲和妥协,如果继续采用高压政策就算用军事手段暂时收复了加盟国之间的平静,也只是为下一次的风暴酝酿时机而已。

    而且到时候的反扑,将会从星星之火,变成燎原之势。

    亚纳耶夫很大程度上照搬了他国政治制度,只是在一些政治主权问题上抓的很紧,而经济问题比较宽松。波罗的海三国人民想独立不就是因为贫穷么?行,我就给你机会去自我发展,但是主权问题方面你依旧是苏联自古以来不可分割的固有领土。

    如果总结下来,这份文件就是激进版本的《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行动纲领》,只要加盟国主权在手,只要他们按时缴税,所谓的发展多种所有制经济红色北极熊根本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出台的这份文件也是亚纳耶夫和雷日科夫两个人反复讨论多日的结果。

    “看来上帝没有抛弃爱沙尼亚!”阿诺德总统激动的流下泪水,自己多年苦苦争取的,不就是有朝一日国家可以自行发展么?虽然暂时没有争取到国家应有的主权,但相比之前的控制,苏联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

    但随即亚纳耶夫就将坏消息告诉阿诺德,“当然,恐怕爱沙尼亚的民主选举你是没有份了,阿诺德。鉴于你煽动爱沙尼亚公民反对苏联统治,基本可以算是叛国罪无疑,你接下来会有几个星期在法庭上度过,而接下来几年都会在西伯利亚一年有八个月是冰天雪地的监狱里无聊的打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