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章 宗教内部问题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261.html
    第三更完毕

    禁枪法案实行起来可比内务部改革要迅速的多,内务部的改革需要协调各个部门之间的利益,还有人手之间的调配。并且而禁枪不过是苏联高层之间一句话的事情,再加上精心策划的舆论推动,禁枪法案很快的就被推动和实施了起来。

    苏联政府之间的官僚决策往往是一句话的事情,所有出现一拍大腿的决定。当然这种情况也不单单存在苏联政府之间,美国国会也时有发生,最出名的拍大腿事件无疑于50年代美苏军备竞赛时提出的a119工程,美国军方打算在月球上引爆一枚核弹,制造出一个能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到的蘑菇云,以彰显自己的实力,好在气势上压过对方。这种明显是用来炫耀和作秀却没有半点实际用途的劳民伤财核试验,亚纳耶夫一般只有一句简单的评价。

    “妈的,智障。”

    所以从今之后,苏联重要的法案施行都会先在社会上放出风声,观察民众的反应,如果民众反应不是特别的激烈,甚至是保持着肯定的态度,那么政府则通过这项法案。如果说民众的反应异常的激烈,那么亚纳耶夫则停止掉这种做法。

    在苏联政府手中可没有政治正确这一说法,维护苏维埃和祖国人民的权利是他们的根本出发点。谁要是敢提出类似于清真食品法之类的法案,他一定会将那个代表丢进喀山精神病院,让他好好的接受一下电击治疗。

    按照俄罗斯人民的说法,对不起我们最爱的是烟熏猪肉香肠和伏特加,我们不会为了一个宗教而迁就你们这群人,所以你们爱吃吃,不吃饿死。

    不过亚纳耶夫还是小觑了那群穆-斯-林的精神上的执着,高加索地区爆发了一场关于伊-斯兰教徒的示威,强烈要求苏联政府尊重他们的饮食风俗习惯,代表还大声的宣扬,政府应该像他们在法律里面所说的那样。尊重宗教,尊重人权,穆-斯林也是人,强烈设置清真食品。设置穆-斯林清真场合,尊重宗教。

    不用说,这肯定是有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被背后捣乱,亚纳耶夫很清楚如果没有别人在背后的煽风点火,这群穆=斯林肯定不敢站出来口径一致对外。至于背后的推手。想也不用想肯定有西方情报局还有土耳其的影子。

    这让亚纳耶夫想起当初在俄罗斯盛极一时的东正教,或许这些“温和”的穆畜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苏联建立的前五年,总共杀死了28位主教和超过1200名牧师;一战前俄罗斯有超过54000所教堂,1941年仅有500所仍然开门。斯大林用最血腥的手段警告苏联土地上的宗教行动,别试图挑战共产主义的权威。

    在经历了戈尔-巴乔夫不正确的民族关系,还有之前对外部长谢瓦尔德纳泽(不是现在这位)的错误民族政策之后,高加索地区的伊-斯兰极端思潮又开始了死灰复燃,最明显的就是车臣战争。当那些暴乱分子企图在高加索建立大一统的大哈-里-发帝国的梦想被绞杀在摇篮之后,他们又采取了其他的方式。那就是和平示威。

    怪不得高加索的伊-斯兰教徒在不得势的时候就会当一名温和的穆-斯林,要求他人尊重自己的主权。一旦得势了就直接政变,拿刀子架在你的脖子上,你既不肯信教又不肯去死,让我很为难啊。

    亚纳耶夫打通了小卡德罗夫的电话,作为苏联在车臣地区的利益代理人,小卡德罗夫所施展的影响力还是非同小可的。何况亚纳耶夫还允许对方在车臣拥有一支军队,并且随时供他自己调遣,虽然只是负责治安和维稳,但是对于小卡德罗夫来讲足够了。毕竟他没有自己父亲的雄才大略去指挥一支军队。并且跟莫斯科讨价还价。

    镇压宗教活动这种事情不能由政府出面,最好是选择同样为伊-斯兰教的利益代理人,起码还给人权组织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苏联现在可没有迫害宗教活动。

    “喂。”小卡德罗夫接起了电话。在他听到电话另一端的人报出自己的姓名之后,瞬间这个人脸色都变了。他握住话筒小声的说道,“亚纳耶夫总书记,请问有什么吩咐。”

    “我只是想知道一下,最近车臣爆发的穆-斯林抗议事件是怎么回事?”亚纳耶夫表现的风轻云淡,仿佛这是在诉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是这样的。”小卡德罗夫挠了挠头。说道,“最近政府推广的食品法让瓦哈比派系的穆-斯林感到不满,他们是原教旨主义的派系,一板一眼的遵照的古-兰经生活,不像我们这些世俗化的苏菲派……”

    “够了,小卡德罗夫,我暂时不想听到这些解释,解释都是事后的事情。”亚纳耶夫开门见山的说道,“我不希望在高加索地区出现这样的情况,瓦哈比派系的阿訇,他一个人能值苏军几个装甲师?”

    小卡德罗夫的心突然缩紧,因为他想起当初车臣战争的时候,苏联的坦克直接从那些还剩一口气的伊-斯-兰圣战徒身上碾压过去。苏联军队用这种方式告诉企图反抗的敌人,这就是你们跟钢铁洪流作对的下场。

    “所以我现在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这场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必须被终止。再说你们苏菲派系不一向跟瓦哈比派系有着隔阂和成见吗?这就是你解决问题的最好时机。只要你做的不要太过分了,中央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懂吗?”

    “假如有其他人指责起来的话,怎么办?”小卡德罗夫问道。

    “其他人?苏联还有谁敢对莫斯科的政策指手画脚?如果你想说西方的人权组织,不好意思,这是苏联宗教的内部问题,他们没有权利过多的管辖。”亚纳耶夫的话就像给小卡的罗夫一颗定心丸,让他放心大胆的去干。

    “我希望这场维稳行动能在你们穆=斯林内部解决,中央就不方便介入了。”亚纳耶夫已经对小卡德罗夫下达了执行命令,他说道,“还有我希望今后在高加索发生的事情,都能看到你圆满的解决。整个高加索地区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政权。我希望,小卡德罗夫你能够在未来肩负起重任。”

    也不容他继续多想,亚纳耶夫挂断了电话,他等同于告诉对方,如果在伊斯-兰教事件上处理得当的话,那么小卡德罗夫不仅仅只是车臣的利益代理人,甚至会成为整个高加索地区穆-斯林的代理人。

    于是这些和平示威的瓦哈比派系“和平”教徒,成为了小卡德罗夫往上爬的垫脚石。他们甚至没有想到,朝自己下手的,居然是信仰同一个宗教的教徒。

    那些瓦哈比的教徒在大街上已经静坐了快一天了,他们也没见得有政府人员过来跟他谈判。带头的阿-訇年纪有些大了,撑不住这样一天的风吹日晒。有些没有耐心的年轻人开始打砸店铺发泄自己的不满很愤怒。

    而这些人的所作所为都被暗中盯梢的内务部警察尽收眼底,他们的命令是什么时候这些人开始暴动了,就可以进行收网了。

    就在他们以为政府不会过来跟他们谈判的时候,带头的阿訇看见一群手持棍棒的警察正在赶往这边。小卡德罗夫的部队制服和苏联军警的有所差别,所以他们一眼就看出这些人不是内务部的警察,而是苏菲派的军方人员。

    “该死的,没想到苏联政府居然会派遣小卡德罗夫那个魔头的部队来对付我们!”本来阿訇是想谈判崩裂之后,在世界面前展现出苏联内务部无情镇压宗教的一面,好博取伊-斯兰世界,尤其是土耳其方面的同情。但是他忘了一件事,那就是苏菲派现在已经是苏共鞍前马后的一条狗,用他们来镇压宗教示威,在适合不过了。

    于是一场示威行动变成了两个宗教派系之间的流血冲突,年轻气盛又没有约束的小卡德罗夫做事自然冲动的多,那些负责镇压的军队接到的命令是往死了打,最好躺在地上站不起来才松手。

    于是瓦哈比派系也不顾自己温和穆-斯林的形象了,直接掏出藏匿的棍棒和刀具进行反抗,不过早已料到这一手的小卡德罗夫动用了ks-霰=弹枪,直接将冲在最前面的小白帽们轰成了筛子。连朝天鸣枪这一步骤都省略了。事后也让亚纳耶夫看出了一点,在对待宗教问题上,果然还是自己人镇压自己人才是最有效果的。

    这些没有战斗经验的瓦哈比派信徒怎么可能是这些军人的对手,他们早就从四面八方如同潮水一般涌过来包围了所有人,命令所有人放下武器无条件的投降,否则别怪他们下手不留情。在看着地上的流血呻吟的伤者,还有对准自己的枪口,剩余的人放下了刀具,选择投降。

    只有带头的阿訇愤愤不平的叫喊道他一定要让苏菲派系,让卡德罗夫不得好死。他话刚说完,就被一阵拳打脚踢的招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