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五章 电视辩论
    第三更

    今晚关注b电视台的英国观众看到了这样有趣的一幕,原本想让苏联的对外部长出糗的电视台主持人马文反而被对方反驳的面红耳赤,哑口无言。而谢瓦尔德纳泽一直用一种不急不缓的语气反驳对方,就像抓住了主动权的作者,可以肆无忌惮的反驳对方。

    或许正如谢瓦尔德纳泽在刚上台时候跟观众说的那样,“我不过是想随便跟大家聊聊天而已,至于其他的什么政治问题也非常乐意做一些在我力所能及范围内的解答。听说英国广播电视台的主持人在提问方面非常的尖锐”

    原本大家是期待看见一个来自独裁帝国的官僚被正义的英国广播电视台斥驳的无言以对,没想到最后变成了来自民主国家的电视台主持人被独裁国家的官僚义正言辞的反驳的无言以对。这跟当初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啊喂。

    而且为什么明明是列举独裁-国家的缺点,为什么双方长篇大论的谈话都讲的是在将英国政府如何如何的反人权,我们不是最早标榜自由平等的国家吗?

    当然大家都知道所谓的人权啊就是那么回事,英国民主简直是笑话,老子是资产阶级自由世界,我们讨论平等的时候,黑奴和其他有色人种最好给我闭嘴。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现在我想问最后一个问题。”马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不知道是自己急躁还是摄影棚实在是太过炎热的关系。而且此时他差不多已经被谢瓦尔德纳泽反驳的哑口无言了,无论他如何列举苏联的黑历史,谢瓦尔德纳泽总能反驳出英国更多的不堪入目的历史。

    “既然你们的制度和理论都比我们要先进的多,为什么你们人民的生活水平与英美两国相比相差了那么多?要知道1989年以后苏联购买面包都要排起长队,你们能打造出这个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重工业体系,却不能解决人民的生活问题?”

    “这有什么奇怪的,当年英国人在经济最困难的时候宁愿将牛奶倒进泰晤士河里面,也不愿意拿出来跟穷人分享,我们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你们觉得这种事情很习以为常啊。”谢瓦尔德纳泽反问对方。“如果说起生活水平的话,苏联在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这段时间可是拥有着让整个西方社会都项目的福利体系。”

    讲到这里,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很多人在享受政府福利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过。为什么在二十世纪初用低廉的薪水控制贫穷工人的资本家,会在短短的几十年内转变成为仁慈的慈善家。

    “我甚至可以大言不惭的说一句,西方拥有现在的福利社会完全是因为苏联的影响。还请你们在辱骂我们独裁,我们不自由,不民主的时候想想切?格瓦拉说过的那句话。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

    西方国家推行的高福利制度和工人权利,可不是资本家突然的良心发现,也不是所谓自由民主政治的所为,而是在当时苏联的高福利、燃遍世界的共产主义革命、以及工人运动中产生斗争成果。

    谢瓦尔德纳泽话音刚落,摄影棚响起了一阵掌声,这是那些工作人员对他所说的话的肯定,那些每天领取着刚好足够温饱的低廉薪水。急着拥挤的地铁,背负沉重的贷款的工薪阶层对苏联对外部长的这一番话深有感触。谁都没想到最终替英国民众发言,讲出自己心声的,居然是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官员。

    而马文主持人则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原本想让谢瓦尔德纳泽出糗的计划已经完全流产了。而今晚他在电视上的一幕幕表现也会印刻在民众的脑海之中。但他此时依旧保持着英国绅士的骄傲,与谢瓦尔德纳泽握手说道,“和你交流非常的愉快,谢瓦尔德纳泽部长。”

    谢瓦尔德纳泽握住对方温暖厚实的手,同样笑着说道,“应该说这是一场愉快的辩论赛。我想马文主持人的表现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也同样希望下一次你能够发挥出更高的水准。”

    谢瓦尔德纳泽的潜台词是对不起你在我面前就是战斗力为五的弱渣。马文当然听出这位苏联官员语气中的嘲讽还有不屑。他也只是无奈的朝着对方挤出一个微笑。现在的苏联不再是当年那个联合国皮鞋敲桌事件,厨房辩论中落败的粗暴苏联了。在马文的眼中,这些红色帝国的领导人变得狡猾而虚伪,彬彬有礼的掩饰下隐藏着一颗邪恶的心。

    第二天谢瓦尔德纳泽在采访时的照片便出现在伦敦大街小巷的报纸上。英国媒体认为这是一次东西方之间意识-形态的一次新的辩论。也是继1959年的厨房辩论之后再一次迎来的辩论高峰。只不过跟赫鲁晓夫拼命夸赞共产-主义制度不同的时,谢瓦尔德纳泽完美的运用英国在社会,制度上的差异,完美衬托了苏联的优势。这次的事件也被媒体称之为电视台辩论,与厨房辩论完全可以相提并论。

    这一次所有人都认为是苏联的谢瓦尔德纳泽赢得了这场辩论,马文在电视台上的表现就像是一个前列腺有问题望着小便池发呆的中年男子。其他的电视台主持人毫不客气的宣称。我从没见过这么没有水准的英国辩论选手。

    英国之旅到此为之也将结束了。而在亚纳耶夫看来,英国哪怕想要表现的如何强势,都掩盖不住一个迟暮帝国到了黄昏时期的缓慢步伐,一支拆东墙补西墙的海军舰队,一个把持朝政的老佛爷,一个苦苦等待四十年多不能继位的王-储,一个裱糊匠的中堂,一群如狼似虎的列强,还有爱尔兰一堆整天闹分裂的革=命党……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亚纳耶夫站在飞机藏门口,与所有人挥手告别,这次的访问英国之旅圆满的结束,亚纳耶夫与这个日不落的帝国达成了一笔数额巨大的商品贸易订单,还有一些只有双方领导人才知情的不能说的秘密交易。总而言之,除了私底下的一些小摩擦之外,这次的访问还算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符号。

    “别了,大不列颠。”

    迎着地平线那一抹缓缓下沉的夕阳,亚纳耶夫挥手轻声说再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