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章 核恫吓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2668084.html
    第三更

    等人犯错不如主动出击,弗拉基米尔同志永远相信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没有钢铁洪流踏平不了的国家,同样也没有苏维埃征服不了的国家。既然格鲁吉亚想要造反,那么新苏军将会第一个拿格鲁吉亚来试验改革的成效。

    现在新苏军的最大特点是军政和军令分开,直接指挥权被完全下放给各联合战略司令部司令。总参,国防部和军兵种司令只管军队人事,发展和训练等工作。指挥完全是各联合战略司令部司令的事,所以弗拉基米尔同志提的只是一个初步方案,具体指挥是南方联合战略司令部司令的事。这比之前死死揪着权利不放的官僚体制要顺利的多,可以说亚纳耶夫完全将这场动乱当做是检验新苏军战斗力的实验。

    不过这终归是自家的事情,如果一旦有外人干扰的话事情就变味了。所以弗拉基米尔现在就要站出来向土耳其施压,只要他们敢继续向格鲁吉亚地区提供武器支援,那么弗拉基米尔就敢将核弹砸在边境线上。

    所以当土耳其总统接到来自克里姆林宫的专线之后,他一开始还表现出非常的不屑。

    “弗拉基米尔?就是那个在这段时间被亚纳耶夫突然提拔起来的家伙?”塞泽尔想起新闻发布会上弗拉基米尔理直气壮的神情,就非常的不屑。直接让助手拒绝掉这个电话,他傲慢的说道,“直接告诉他我不在,而且我跟克里姆林宫方面没有什么好谈的。”

    助手犹豫着说道,“但是,接线员说对方要求你一定要听,对方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告诉你。”

    “凭什么我一定要接听?他以为他是苏联总书记吗?就算亚纳耶夫主持不了大局,还有帕夫洛夫,还有亚佐夫,雷日科夫,他算什么?一个无名小卒。”塞泽尔受够了军方的控制,反正这是军队搞出来的烂摊子。塞泽尔没有必要为对方收拾残局。

    助手抽搐了一下嘴角,慢慢说道,“他说就凭他现在将手放在核装置的按钮上,你就应该接起这个电话。”

    塞泽尔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他没想到弗拉基米尔居然会玩的这么狠,直接用核武器来威胁自己。塞泽尔按下免提功能,没有好气的说了一声你到底想干什么。

    “听好了,塞泽尔总统。”弗拉基米尔一边说话,旁边的翻译进行实时的同步,“现在部署在高加索地区的路基核弹发射井已经进入了备战状态,我并不是在开玩笑。专门针对土耳其反导系统的导弹也已经部署完毕。如果你们现在不断绝与格鲁吉亚之间联系。黑海舰队将会对其进行地毯式的覆盖轰炸,这是第一次警告。”

    塞泽尔想说些什么,但是却被弗拉基米尔一把给打断,“先听我说完,接下来的话非常重要。第二次警告则是战争开始之后,如果土耳其方面执意要援助高加索的叛军,那么我们将会对土耳其和格鲁吉亚接壤的边境线进行战术核武器打击。因为苏联的战略就是,率先使用核武器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

    “如果第二次警告无用的话,黑海舰队将会进攻土耳其沿海港口,摧毁掉你们所有的舰队设施,之后苏联的中近程导弹将会摧毁掉你们部署在本国的反导系统。然后苏联的m洲际导弹将会瞄准土耳其的首都,安卡拉。之后便是俄土第十二次战争。至于战争的结局,我想双方之间都非常清楚。”

    “不过是苏联以怎样的方式获胜而已。”

    塞泽尔故意逞强说道,“那么弗拉基米尔同志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全世界的国家将会向苏联宣战?美国,北约都将会在你发动战争的时候入侵苏联。”

    弗拉基米尔冷笑着说道,“那么苏联将会在全世界的国家宣战的同时,将核武器库的导弹全部发射出去。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有哪个国家会跟苏联撕破脸皮进行战争?三番四次抛弃你们的美国?还是指望西欧那帮没用的软骨头?土耳其就真的这么不长记性吗?”

    弗拉基米尔一句话让塞泽尔顿时语塞,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弗拉基米尔的问题。

    弗拉基米尔态度表现的非常强硬,“让我来告诉你,发生全面战争时美国方面的反应。他们会强烈的谴责和抗议,进行经济制裁。不过可惜的是苏联的经济贸易重点已经不是欧洲国家了,就算他号召整个欧盟反对我们的所作所为,最多一拍两散,苏联断绝掉通往欧洲的石油和天然气。你真的以为美国的口头承诺靠谱?哦对了,当年萨达姆也是得到了白宫的默许之后才入侵科威特,结果美国政府反过来阴萨达姆一刀,发动了海湾战争。如果塞泽尔总统真的看清了局势的话,就最好不要介入苏联的内政。这不是劝告,是警告。”

    弗拉基米尔一字一句的强调,“否则,到时候别怪我们言之不预。”

    弗拉基米尔说完这句话,还没等塞泽尔回复就挂断了电话。他对身边的帕夫洛夫说道,“威胁已经发出去了,至于塞泽尔会不会屈服,就看对方的选择了。”

    “将手放在了核武器按钮上,弗拉基米尔同志,也就只有你才敢说出这样的话了。”帕夫洛夫笑着说道,“看来亚纳耶夫总书记总算没有选错人。”

    “如果我们稍稍表现的软弱一点的话,输的人可能就是我们。”弗拉基米尔叹了一口气,“帕夫洛夫总理,亚纳耶夫总书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我们必须要强硬。一旦让人看穿的话,就真的输了。”

    “恩。”帕夫洛夫点点头,“所有的正常人都会怕不顾一切想要发动战争的狂人。我们就利用这一点,逼迫土耳其做出让步。”

    弗拉基米尔忧虑的说道,“但愿塞泽尔总统能在我们的威胁之下收手吧,毕竟和土耳其开战,损失最大的还是我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