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一章 死亡或者反抗
    (第三更,推荐一本不错的好书,墨罂粟的《重生印度之高人一等》。也算是目前为止唯一的穿越到在阿三哥地盘上的外国历史)

    “德克勒克总统,美国大使贝蒂斯求见。”

    传讯人员的话就像久旱逢甘霖一样,让心急如焚的德克勒克看到了一丝和解的希望。他连忙召见了美国大使贝蒂斯,希望可以缓和双边的关系。南非现在的局势已经够混乱了,他可不希望还没解冻的国外关系又再添一层的冰霜。

    但是贝蒂斯可不是带着和平的橄榄枝和信鸽而来的友好大使,他是来向德克勒克传达华府的命令,限他们南非政府在最后的期限内交出一切涉及到这场袭击事件的人员,否则就别怪美国进一步采取更加严厉的打击。

    “我知道你们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一直想将所有的右翼白人政党从政府机构中驱逐出去,我们也同样对南非的右翼政党感到担忧,害怕他们是否会再次实行核武器计划,危害世界的和平,还有南非和平稳定的环境。”

    美国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当然什么话都能说得出来,尤其是现在美国大使贝蒂斯表现的如同跟南非黑人同仇敌忾一样的对付布尔人,完全忘记了还是里根政府的时候,美国还是南非白人种族隔离法案的支持者,曼德拉还是上过中情局黑名单的恐怖分子。

    “所以美国方面希望我们做些什么吗?”德克勒克就像是一个准备接受家长批评的小孩子一样手足无措等待着美国大使贝蒂斯的进一步指示。

    “当然,我们认为情况还没有糟糕到两个国家到达兵戎相见的地步,美国指示希望你们能将幕后的主谋交付出来,我们同样支持你,还有你身后的曼德拉将权利从布尔人的手中抢夺回来,然后归还给全南非的人民。”

    “你是说。对右翼政党进行干净杀绝?”明白了这位大使的意图之后,贝蒂斯反而有些犹豫了,倒不是他不敢这么做。而是这样可能会导致南非的政坛发生可怕的动荡,而最终的结果是赢是输也不是他一个人能控制的。

    看出了德克勒克的犹豫之后。贝蒂斯继续怂恿对方,“你放心,假如你继续清扫内部反对派势力,苏联和美国都会支持你们的选择。如果有两个超级大国再背后撑腰,那么你会认为这是一场糟糕的政治动乱吗?”

    “这将会是一场合情合理的大清洗,你们将合法的处决掉所有的对手,南非只会剩下愿意跟美苏合作的伙伴。至于其他人我们并不在乎他们的死活。”贝蒂斯笑着说道。

    “所以放下顾忌,否则美国将会直接采取更严厉的手段。相信我。德克勒克总统,你并不希望看到那样的结果。毕竟这是常任理事国们之间达成的一致协议。”贝蒂斯的笑让德克勒克感到毛骨悚然,仿佛南非就是权力者们背后操控的游戏,只要他们勾勒一下隐藏在背后的双手,他的地位和政权,就会收到大西洋另一端的超级政权的打压。而且还是利用国内复杂局势的一次打压。

    这场博弈,德克勒克除了选择与美国合作之外,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了。

    “我将会把所有的右翼议员清扫出去,但正如你所说的那样,苏联和美国都会支持我们政府。还有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德克勒克再一次向美国大使提出自己的疑问。

    贝蒂斯微笑着说道,“我保证,这是一次我们会让所有的人都能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

    几天之后。南非的国民大会开始向布尔人的右翼政党进攻,他们控诉国会议员违反宪法参与受贿交易,同时也开始利用这次的事件造成的舆论攻势向法院施压。一时之间eo公司和涉及的议员就像过街老鼠一样,不得不面临可能造成的控诉。

    目前摆在南非右翼政党面前的似乎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选择乖乖的束手就擒,要么选择弃车保帅。当然一开始民主党的议员们也是这么做的,最明显的替罪羊被“自杀”之后,原本以为事件可以就此平息的南非右翼政党却迎来了更加可怕的打击。

    首先是德克勒克这个白人中出叛徒借此进一步在政府内部清洗右翼势力,以这次事件为借口将更多的牵涉此事议员清理出去。当布尔人发现这群南非的黑人没有丝毫收手的意思之后。他们终于愤怒了。他们可以容忍一群黑人分享父辈的权利和财富,甚至可以拱手相让。但是他们拒绝一群卑劣无耻的家伙抢夺了他们的成果之后还要光明正大的赶尽杀绝。

    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就朝着亚纳耶夫设计好的方向发展,美国驻南非领事馆信息官找到了右翼党派的党魁。告诉他们假如你们发动政变的话,美国愿意在背后提供支持。就这样,美国政府采取了左右互搏的战术,将白人保守党和黑人激进党引向了对立的局面。

    布尔人在军队中的势力盘根错节,甚至国防军总司令恩卡佐拉都是他们的人,现在南非布尔人要做的就是将中立的国防部长拉拢到自己的身边。自从因卡塔门事件之后,南非新更换的国防部长就已经不再支持打压非洲人国民大会的政权了。

    “1991年8月,五百多名极端派武装分子以武力阻止德克勒克在阿非利卡人聚居的小城发表讲话。那么今天,南非在所谓的改革浪潮之下反而失去了反抗的勇气?即便是我们在背后支持你们也不敢向那些黑人下手了?仔细想想吧,和黑人和解并不能为南非带来和平。他们不过是一群龌龊的寄生虫,千方百计的夺得整个国家的财产。”

    “所以,你们还要继续这样袖手旁观,眼睁睁的望着机会流失。发动武装暴乱是你们最后的选择,也是拯救南非,解决掉那些黑人的唯一机会。”

    信息官站在一个小型的秘密会议室里面,传达着来自华府的命令,他的话就像一个诱惑别人堕落的魔鬼路西法,将这些人一步一步牵引上政变的深渊。经受不住诱惑的议员们最终答应了美国代表提出的丰厚回报的要求,制造政变和动乱,彻底的打乱德克勒克总统的计划。当然在紧要关头总有些人会忘记,政客的承诺就跟婊-子的贞操一样的虚伪可笑。

    原本局势就动荡的南非因为信息官的一番长篇大论彻底的滑向了深渊,确切的来讲是来自华府和莫斯科的虚假承诺。

    控制着一部分军队的国防部总司令,与南非最大雇佣兵公司保持着紧密合作联系的议员,每一个有权有势的人背后都豢养着自己的军队,他们心里所打的算盘就是维护自己的利益。

    eo公司所有在国外的雇佣兵都被紧急召回国内,对eo公司的总裁而言,没有比一场政权获利更大的投资了,哪怕风险和回报同样高昂。而对于军人来讲,服从命令是天职,只是他们的指挥官将南非带上一条绝望的不归路。

    只有目的达成的常任理事国政治精英们待在国际政局的沙盘后面,笑看南非国内政局的风起云涌,然后适当的添上几颗旗子推波助澜。

    1993年10月20日,一切风平浪静。越发沉积的右翼政派却让德克勒克愈发的不安,这对一个嗅觉敏锐的政治家来讲可不是什么好事。他相信这些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尤其是在改革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

    虽然之前德克勒克利用过他们清扫一些极端黑人激进分子,为非洲民主大会铺路,但是很快右翼政党跟德克勒克的关系从合作者变成了敌对的一方。

    现在整个国家就是一个塞满了火药的炸弹,等待着点燃战火的第一声枪声,将整个国家拉入内战的深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