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二章 十月事变
    (第四更)

    当德克勒克听到政变消息的时候,一时之间竟然不知所措。他没有想到对右翼政党的强硬逼迫居然会导致他们铤而走险,发动叛乱,而且还是在改革进行到如此关键的时刻。

    1989年德克勒克当选总统时,南非国民党推行的长达41年的种族隔离政策,已经将黑人和白人之间的对峙激化到无法压制的地步。暴力反抗此起彼伏,镇压黑人的军队、警察和监狱开支占到政府总支出的30%。国际社会也强烈谴责南非反人道的种族制度,并对其实行经济制裁。在这样的形势下,德克勒克不得不做出改变,也是因为他选择做出改变,白人叛徒的帽子就注定盖在了他的头上,再也摘不下来了。

    如果说曼德拉是南非版本戈尔-巴乔夫,那么德克勒克可以说是被迫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的南非政权领导人。一方面他要跟越来越激进的非洲黑人政党谈判,另一方面他还要安抚牺牲了利益的右翼政党。就连保守党魁鲁尼之前也说过,“德克勒克无权力代表南非的五百万白人,也没有权力跟南非的黑人谈判。”他还表示只要自己还在一天,那么南非保守党就不会放弃斗争。

    而现在魁鲁尼的确做到了这一点,勾结南非军队中的右翼势力联合发动叛乱,从自由邦开始准备蔓延到整个南非。自从发动叛乱成功之后,又有一些零星的部队发生了示威和叛乱。

    这场军事动乱从自由邦开始,南非的部分军队单方面宣布国家进入了紧急状态,德克勒克的改革已经失败,政府试图将南非引入深渊。他们这样做只是为了南非的稳定与团结。

    早在1992年底,南非政府的一些右翼分子活跃的部队就一直在南非和国外非法囤积武器,然后在向因卡塔自由党内的某些成员提供军火和协助,而且参与鼓动和实施暴力,败坏非国大名誉,暗中破坏谈判进程。南非国防军还被控从事过骇人听闻的生化战和试验活动。

    幕后主使魁鲁尼这些犯罪活动是有明确政治目的的。他们强烈反对新总统所提倡的彻底转向。认为软弱的德克勒克是“叛徒”。在他们看来,对非国大和南非共产党的解禁,释放曼德拉,启动和谈。终止秘密行动,解散国家安全管理体系和解除全国紧急状态,都是向黑暗势力的妥协。因此,他们煽动不同种族之间的暴力冲突,制造普遍对立情绪。目的就是阻拦损害他们利益的改革。

    所以当发动叛乱的军队部队迅速的控制了整个自由邦之后,他们便在内部进行了一系列的军事大清洗,非洲人国民大会的重要成员被搜捕出来之后宣布为国家的蛀虫,以叛国罪的罪名被当街枪毙。同时愤怒的布尔人将枪口对准了那些一直喊着要民主和自由的人群,喂送给他们一颗独裁的子弹。一时之间被处决掉的所谓民主人士尸体被随意的抛弃在大街上。

    德克勒克强烈的控诉和谴责了右翼政权的做法,并且调动军队准备镇压这场叛乱。与此同时南非的黑人组织政党也没有闲着,他们积极的为武装夺取政权做准备。之前南非有一项乌拉行动的计划,就是专门为暴力夺取政权所准备的。

    当听到南非发生了武装暴乱之后,亚纳耶夫也通过秘密渠道联系上了南非共产-党,作为活跃在南非的一个反对党。亚纳耶夫认为有必要发挥共产主义国际的精神,帮助他们认识到什么叫武装夺取政权的精髓。

    “我们跟eo公司的人做了一笔交易,苏联政府愿意以三倍的价格买下他们囤积的三分之一枪械,然后将这些枪械秘密的提供给南非共产-党,为暴力夺取政权做准备。”

    格鲁乌的南非对外负责情报官甚至有了越级直接向亚纳耶夫汇报情况的命令,这场众多势力的角逐好戏中,苏联也终于走出了自己的一步棋。亚纳耶夫将赌注压在南非共产党的身上,他对这个政党的输赢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苏联的目的只是为了搅浑那趟水,让南非的局势越动乱越好。

    亚纳耶夫很满意格鲁乌的效率。起码现在南非又将多出一群游击战的大师,躲在右翼的背后进行暗中行动,政府也会更加的麻烦。

    果然一个星期之后,南非还没扑灭自由邦燃烧起来的武装暴乱。革命之火又点燃在夸祖鲁纳塔尔,力量远远不足于政府军的共产党武装选择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模式,将星星之火种扎在了南非的广大农村之中。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夸祖鲁纳塔尔毗邻莫桑比克,他们甚至可以通过边境线获得苏联军事公司的军备补给。

    南非共产=党宣布割据政权就像一颗丢进了火药里面的烟头,彻底点燃了南非的局势。非洲国民大会也宣布采用武装斗争的方式维护黑人的权利。各地政派顺势而起的暴乱也浇灭了德克勒克试图建立多党制联合执政政权的希望。

    南非之所以能够在内忧外患中相安无事这么久,靠的就是一支强大的正规军队,而现在就连这支军队也不再信任南非政府,德克勒克一直致力于阻拦分裂的发生,却没想到自己反而推动了割据时代的来临。

    “魁鲁尼所率领的军队甚至在自由邦建立了一个政权,自称为白人未来希望的政权。”自从南非国防部长选择叛变之后,德克勒克不得不扶持身边人来担任部长的职务。

    新任的国防部长为德克勒克播放了新闻录像,绝大多数是右翼士兵在大街上处决被定义为南非国民大会的人员,他们将尸体吊在电线杆上,然后浇上汽油将尸体焚烧殆尽。他们用这种方法警告其他人,这里是南非白人的地盘。

    德克勒克总统显然不喜欢这样血腥的局面,他将头扭到一边,严肃的问道,“难道我们的政府军队还没下文,只是攻克一个自由邦而已。就算我们四面八方的进攻自由邦,我还不信他们能支撑多久。”

    “南非的政府军第一任务不是包围自由邦,而是抽出精锐保证总统,和首都比勒陀利亚这座城市的安全。魁鲁尼不过是第一个爆炸的炸弹,南非共产党是第二个,而接下来谁将会成为第四个或者第五个?只要政府的根基还在,哪怕围剿自由邦失败了,我们也总不会倒霉到连整个国家都失去。”

    国防部长的分析也让德克勒克更加认识到自己的处境又多么危险,他咳嗽了一下,有些口干舌燥的问他,“假如事态完全失控会怎么样?”

    “我们会成为众矢之的。”国防部长回答道,“这些反对派会默契的将南非军队统一打击的对方,至于之后他们要怎样,我想没有一个野心家会在乎世界和平这种东西了吧。”

    “我要曼德拉通话,只有跟曼德拉一起,才能阻止事件继续恶化下去。”事到如今德克勒克还在幻想着跟曼德拉联合执政来消除威胁。

    “太晚了,总统阁下,我们跟他们已经没有和解的机会了。”国防部长指着屏幕说道,“刚刚曼德拉发表声明,将尊重南非黑人通过强硬手段保障自己利益。所以现在,我们要在本土上进行一次战争了。”

    话已经说到这样的份上,德克勒克瞬间觉得这就像是一场解脱,终于不用做什么都顾忌非洲黑人的感受了。

    德克勒克深吸了一口气,他现在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寻求美国政府的帮助,趁着政权还没被颠覆之前让美国人兑换自己的承诺。

    可是德克勒克现在还不清楚,主动要求美国入局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