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夜里,在会所吃完饭后,大家都回去了。本来忙碌了一整天,也该休息一下。但杨轶看不得大箱小箱凌乱地摆在客厅里,他还在收拾着,将一排排衣服、一包包布偶玩具从箱子里拿出来,抱到楼上去摆好。

    也是杨轶精力充沛,跑上跑下都不觉得累,反而,在看到一个又一个箱子被他清理干净,这货愈发干劲十足!

    曦曦玩闹了一整天,都已经困得不住地打呵欠,不愿动弹,懒洋洋地只想睡觉。但小姑娘还没洗澡,墨菲便抱她去卧室的浴室里洗澡。

    被暖暖的热水泡着,又擦了脸,曦曦终于有了一点精神。

    “麻麻……”只见坐在澡盆里的曦曦手上托着泡沫,一边玩着,一边叫道。

    “嗯?”墨菲仔细地用软软的小毛巾给她洗着后背上的泡沫,一边随口应了一声。

    “麻麻,馨儿说,说她一个人睡一个房间呢!”曦曦说道。

    墨菲抬起头,开玩笑着说道:“是嘛?你也想一个人睡一个房间?”

    曦曦连忙摇头,嘟着嘴巴说道:“我不要,我会害怕的。”

    墨菲偷偷地笑着,都不忍心向小姑娘揭发一个残酷的事实:其实,曦曦晚上睡着后,后半夜经常是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睡的。

    这时候,曦曦闷闷不乐地跟妈妈解释道:“可是,馨儿说,她一个人睡觉,三岁就睡觉了!”

    “慢慢说,你的意思是,馨儿三岁开始,就一个人睡觉了对吧?”墨菲柔声说道。

    “对呀,然后,然后小姑姑也说曦曦长大了,要自己睡觉。”曦曦点了点小脑袋,有点委屈地说道。今晚太晚了,如果洗头发,待会睡觉都干不了,所以墨菲给她的小脑袋戴上了大大的浴帽,看起来很有趣。

    “那你自己想不想一个人睡嘛?”墨菲柔声问道。

    “我不想,我想跟粑粑和麻麻一起睡觉。”曦曦很是眷恋被爸爸妈妈夹在中间的感觉,很温馨。

    更何况,杨轶也没有多少次跟墨菲一起拥着曦曦睡觉,领证之后这样睡过一段时间,后来外公来了,杨轶又只能一个人睡次卧。曦曦都还没有享受够这种满满的幸福呢!

    “那就不要着急着自己住一个房间呀!”墨菲笑着,让小姑娘站起来,她要给澡盆换水了。

    “真的?”曦曦用她的大眼睛惊喜地望着妈妈,她听兰馨和杨欢的话之后,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想到妈妈又给了她希望。

    “当然,曦曦永远是麻麻疼爱的小宝贝。”墨菲笑道。

    曦曦张开光溜溜的双臂,抱住妈妈的脖子,“吧唧”一声,给妈妈献上了一个香吻,然后高兴地“嘻嘻”笑着。

    “喂,你身上还有泡沫和水,都沾到麻麻的身上了!”墨菲嘴角勾起,轻轻地拍了拍曦曦的小屁股,笑嗔道。

    小姑娘还挂在妈妈的身上,一边咯咯地笑着,一边调皮地扭了扭小屁股,说道:“麻麻,你还没洗澡,不用怕!”

    这时候,浴室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杨轶的声音传了过来。

    “杨小曦,你来告诉爸爸,床上那乱七八糟的狗脚印什么回事?难不成,包子还可以自己跳上这么高的床?”

    听到爸爸责怪的声音,做了坏事被发现的曦曦一边搂着妈妈的脖子,一边似乎在逃跑一样啪啪啪地在地上跺着脚,又害臊、又调皮地咯咯大笑起来。

    ……

    第二天早晨,叽叽喳喳的小鸟叫声拉开了一天的序幕。

    它们来自别墅区背后的亭山,在这个安静又祥和的别墅区,它们似乎不用担心自己的安慰,可以在一棵棵大树间自由自在地飞来飞去,也可以跳到绿化带的灌木丛上,向过往的路人展现自己的歌喉。

    漂亮的人工湖畔,杨轶正迈着他的大长腿,维持着稳稳的气息,在小鸟们的歌声中跑着步。

    在这里跑步,虽然没有以前爬亭山那样,可以消耗大量的体力,以达到锻炼的效果,不过湖边风景还是同样的美好,空气也很新鲜,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以非常人的速度跑了几圈,杨轶便去附近的菜市场买菜,不过还早,他没急着做早餐,而是把大袋小袋的肉菜丢在厨房。自己来到别墅的院子里,开始打起了洪拳。

    虽然是这一世的功夫,但杨轶的练拳可不一般,他用上了真功夫,一拳打在空气里,身上的衣服都荡了一下,有开山裂石之势;一脚踢出去,闪电一般翻身再扫出第二腿,脚风都在空中引起了一声爆鸣。

    不知道练了多久,杨轶浑身都被汗水给浸透,微微有些黝黑的肌肉,好像抹上了一层桐油一般,看得令人咂舌。

    就在他重重地喘息,慢慢绕着前院的草地走动恢复的时候,墨菲揉着惺忪的睡眼出现在了二楼的大露台上。

    “早上好!”墨菲看到杨轶,展开了美丽的笑容,用一早起来还有些鼻音的柔和声音说道。

    “早上好!”杨轶笑着回应。

    “快上来练习,我给你倒水咯!”墨菲招了招手。

    墨菲虽然在休息,但她从来都不会懈怠,每天早上,她都会起来练声,风雨无阻。现在得到志同道合的伴侣,她还会拉上杨轶一起开嗓子。

    当然,杨轶的练习量是比不上墨菲的,在杨轶开完嗓子,到楼下去准备午餐的时候,墨菲清亮的歌声还传到了厨房里。

    “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不过,这不是墨菲的歌声,是杨轶的手机铃声响了。

    杨轶拿出了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沈昕雨打来的,忍不住挑了挑眉头。

    这么一大早打来电话,是有什么急事吗?

    不过,战狼要是有急事找他,那可真的是大事了!

    杨轶有些担心那些兄弟,连忙接了起来。

    不过,听到电话里传来沈昕雨“哈哈哈”爽朗的笑声,杨轶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一大早吃错药了?”杨轶跟沈昕雨说话比较随便,笑着说道,“这么早打电话过来,就在这里哈哈大笑。”

    “哈哈哈,抱歉,时差没倒过来,我们刚从国外回来,听说你办婚礼了,都顾不上把东西放下,就给你打电话。你等等啊!”沈昕雨在电话那头大呼小叫着,“快来快来,我要开免提了啊!”

    一会儿,沈昕雨那边传来了一群人的鬼叫声:“老杨,恭喜你步入了爱情的坟墓,不过没有婚姻,爱情就死无葬身之地,嘻嘻,祝你结婚快乐!”

    杨轶听了出来,都是战狼的那些弟兄,罗宗盛、余笑天等人的声音都夹杂在了里面,他有些感动地笑道:“谢谢大家!”

    “哎,你说你结婚,这么匆忙,也不提前说,搞个忽然袭击,又碰上我们出国比赛,都没有能够去参加你的婚礼。”沈昕雨说道。

    战狼今年再次代表全军出战世界特种兵大赛,杨轶还是知道的,他打电话告诉沈昕雨他们自己结婚消息的时候,留守的兄弟就告诉了他这个事情。

    杨轶笑了笑,说道:“计划赶不上变化,这有时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们参加不了,我也能理解,你也别说出国比赛,就算没有什么大事,你们也没办法请假出来。”

    军人的假不是随便请的,更别说要随时待命的战狼。

    “嘿嘿!”沈昕雨一点也不尴尬地笑着。

    “有心就行了,兄弟!”杨轶一边给粥调味,一边说道。

    “杨轶,你什么时候回来看一眼?”沈昕雨忽然说道,不知道为啥,他的声音里多了一些伤感,“虽然你是不可能回来继续跟兄弟们并肩作战了,但兄弟们都很想念你,这么多年过去了,都盼着你能回家看看。”

    杨轶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地说道:“我明白,过段时间吧,我抽时间,过去探望你们。”

    “主要是老罗也快退了,他这个老混蛋打了报告,上面也批了,可能六月份就要离开战狼……”沈昕雨可能是害怕被老罗听到自己的通风报信,还压低了声音。

    杨轶对这个消息并不意外,上次他们来江城,罗宗盛就表达了这个意向。

    “这也是好事,老罗在战狼呆了这么多年,也该往上提一提,对他个人的发展,对战狼的发展都是好事。”杨轶轻声劝道。

    “我知道,我又不小女生,还依依不舍、哭哭啼啼!”沈昕雨不爽地叫道,“我就觉得你们一个个离开战狼,心里难受而已。”

    “早点回来看看吧,趁弟兄们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