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墨菲在微播上公布的消息并不是糊弄粉丝,正好也碰上了签售会的准备工作,杨轶便抽出了一些时间来华轶兄弟公司的录音棚录歌。

    其实还应该挂上“菲轶所思工作室”的招牌,只是现在墨菲的合约还没结束,为了避免麻烦,这个工作室还没正式注册。

    不过这首歌从周二开始录制,就引发了一些争论。

    “杨轶,这首歌的前奏是不是太简单了?不说人音的融入,前面这种拍子听起来,会不会让人误解是在打响指,太过于轻浮?”担任制作人的还是金英铭,他皱着眉头说道。

    不过,这次杨轶编曲风格再度变化,变得让金英铭又是欣喜又是担心,他欣喜的是杨轶大胆做出变化,对于音乐人来说,去欣赏杨轶新的编曲风格,不仅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还能从中获得新的启发。

    但玩音乐是一回事,卖音乐又是一回事!

    金英铭就很担心市场的接受能力,太过特立独行的编曲,被市场嫌弃,这个前车之鉴可不要太多。

    “金老师,我觉得挺好的啊,索性不用沙锤,直接打响指,就跟Beat-Box一样,用人音来完成前奏的过渡。”墨菲坐在杨轶的身边,提着不同的意见,“既然是给粉丝唱的这首歌,我们就要做得特别一些,大胆地融入新鲜的元素。”

    墨菲在家里呆不住,就跟杨轶一起来到公司。在需要安心养胎的怀孕初期不让墨菲自己录歌,是因为她录歌的状态太过投入,容易沉浸在其中忘记休息。但陪杨轶录歌还是没有什么问题,墨菲只是在一边看着,偶尔给点建议。

    杨轶曾窃认为自己对音乐的喜爱算是发烧级别的,但跟墨菲比起来,杨轶真的有些自愧不如。到了录音棚之后,墨菲就整个人精神状态焕然一新,还自告奋勇地要帮杨轶做和音。

    但墨菲和金英铭的意见确实出现了冲突,墨菲的考虑停留在了“玩音乐”的层面,而金英铭因为经历过太多的失败,他很理智,在音乐的专业性和市场的接受上寻找着平衡。

    杨轶琢磨了一会儿金英铭和墨菲的建议,不过还是有点拿不准主意。但看他们争得不可开交,他微微一笑,说道:“没关系,老金,你回去可以尝试一下新的编曲,今天我们先按照墨菲说的录一遍看看效果,等你的出来,我们再做一下对比。”

    换了别的制作人,可能就会甩手不干了,但金英铭的性格并不强势,他反而还觉得杨轶作为老板也很尊重他的意见,一脸感激地点了点头。

    “杨轶,你不是在家里跟我说,还可以做电音版本的编曲吗?”墨菲兴致勃勃地说道。

    “那个更轻浮,我不喜欢。”杨轶摇了摇头。

    “没关系啊!你可以制作出来,让我们也听一听,或许也可以给金老师一点特别的灵感。”墨菲说道。

    杨轶看向金英铭,金英铭也表现出了兴致浓烈的神情,他便笑着点了点头。

    在音乐上的讨论总能让人忘记了时间,要不是杨轶定了闹钟要接曦曦回家,他们说不定还要热火朝天地谈论到半夜。

    傍晚,杨轶和墨菲接了曦曦,不过没有直接回别墅,而是回到咖啡店,今天是丁湘的生日!

    给丁湘过生日,杨欢跟郭子意策划了好久,但在此之前都没有在丁湘面前表现出一点异样,包括杨轶他们,也帮忙保密,不走漏一点风声。

    所以,傍晚杨轶一家回到咖啡店,丁湘还有些惊讶,以为杨轶他们有什么东西落在了楼上,一边擦着手,一边拿出钥匙要过来帮忙。

    “丁湘,你过来一下。”墨菲笑着,揽过了还是瘦瘦的丁湘,把她带到吧台前面,让她面对着吧台,背对着大家,然后说道,“可不可以麻烦你先闭上眼睛?”

    丁湘一头雾水,但还是按照墨菲说的做了,她隐隐约约有点预感,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她没看到,墨菲确认她闭上眼睛之后,便向旁边的杨欢比划了一个OK。

    杨欢跑到门口,打着手势让躲在外面的郭子意进来,郭子意手上拎着一个大大的盒子,杨轶也过去帮忙,手忙脚乱地拆着盒子,将里面的蛋糕取出来。

    林幕安和他女朋友冉瑾则帮忙拆开袋子里的蜡烛,分给杨轶和郭子意,五个人将蜡烛插在了蛋糕上面。

    “可以了吗?”丁湘有些迷糊地问道。

    “再等等!”墨菲转头看了一眼,说道,“还不能睁开眼哦!”

    “嗯……”丁湘心里感到很奇怪,但她还是老实地一动不动。

    曦曦在一边,扒着桌子,舔着嘴唇,看着这个大蛋糕,不过她是知道爸爸他们在做什么的,没有吭声。而且,小姑娘听到冉瑾咔嚓咔嚓地按着打火机,还缩了缩小脑袋,竖起一根小手指,朝对方嘘了一声。

    好像她还更紧张一样!

    终于,蛋糕布置完成了,林幕安快步走回到钢琴边坐下,做好了准备。

    杨欢拿着一个做好的纸卡王冠,戴在了丁湘的头上,墨菲才笑着,扶着将丁湘转了过来,在冉瑾关掉灯后,说道:“好了,丁湘,你可以睁开眼睛啦!”

    丁湘睁开眼睛,只看到前面一个大蛋糕,上面烛光闪烁,背后杨轶、郭子意他们笑容满面。

    同时,林幕安弹奏的生日歌旋律响起,就是去年杨轶在曦曦生日时候演奏的那个。

    “一、二、三唱!”杨轶指挥着。

    曦曦小人儿被遮在阴影里,但她清脆的歌声传了出来:“祝你生日快乐……”

    小姑娘唱了四句,也就是一段,然后全部人都一起向丁湘齐声唱起了生日歌。

    烛光下,丁湘还是一副惊讶的表情,但看得到晶莹的泪光在她眼中闪烁着,这个姑娘可不爱哭,只有感动至深时候,才如此动情。

    “丁湘(姐/姐姐/妹妹)”最后,各种不同的称谓下,大家笑着齐声说道,“祝你生日快乐!”

    丁湘都有些哽咽了:“谢谢,谢谢大家,谢谢你们,我都不记得我今天生日了,谢谢你们还记得……这,这么破费,哎,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从来不过生日的,以前日子过得很艰难,每一天都需要奔波、劳累,生日对丁湘而言,只是做一些登记时候需要填写的数字。

    她没有想到,今年她可以过上一次生日,这么多朋友偷偷地给她准备了这么多惊喜。

    丁湘都感动到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表达自己的情感。

    “这功劳还要算在欢欢和小郭身上,是他们提醒我们的。”墨菲笑着说道。

    杨欢也不贪功,她摆了摆手,笑嘻嘻地说道:“也不是我,小郭告诉我的,至今我还不知道他咋知道的!我觉得居心叵测啊!”

    郭子意叫屈道:“什么居心叵测,我是记忆力好,以前看过一眼丁湘姐的身份证,就记得了!”

    “还是要谢谢你们。”丁湘连忙说道。

    “别说那么多了!赶紧来许愿,然后吹蜡烛吧!生日,你应该高高兴兴的,来,丁湘姐,笑一个呗!”郭子意笑嘻嘻地说道。

    所有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丁湘也抹着眼泪,很不好意思地笑了。

    在蜡烛前许愿,丁湘不知道怎么摆手势,就闭上了眼睛,虔诚地想着:“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贪婪,我有三个愿望,第一个我希望每一个好朋友都身体健康,万事如意。第二个,我希望我的奶奶能摆脱病痛,健康长寿。”

    “第三个……”丁湘顿了顿,“我希望寨子里的弟弟妹妹们都能好好读书,未来有出息,学校里有了工资的老师不要再离开孩子们了!”

    许完愿望,丁湘吹灭二十一根蜡烛。

    灯再次亮起来,站在蛋糕前俏生生的丁湘羞涩地笑着,眼眶还红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