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为了公平起见,杨轶给了沈昕雨一点休息的时间,虽然对于沈昕雨这种级别的高手,刚才那点训练量算不了什么。而杨轶则是在训练场走一遍,熟悉一下这些记忆犹新的器材。

    听说这两个家伙要切磋,战狼的士兵们都兴奋地嗷嗷叫,他们不顾暴晒,走到场地中间,找个好的位置,准备围观。

    “老罗,给我负重!”杨轶走了一一圈,回到原点,然后伸了伸手,跟罗宗盛说道。

    罗宗盛犹豫了一下,便脱下自己身上的负重背包给杨轶递过去。

    “全套。”杨轶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老罗,你这是瞧不起我啊?”

    罗宗盛摇了摇头,苦笑着开始解防弹背心、战术腰带、手套……

    “鞋子就不必了。”杨轶其实心里头对沾了汗气的防弹背心有些抗拒的,而罗宗盛穿过无数次的战斗靴就完全不能接受,连忙摆手说道,“枪给我。”

    还好,训练用的枪不是真枪,只是等重量的塑料包裹的钢枪,罗宗盛没有犹豫地脱下肩带将步枪递过去,手枪则早已经别在了战术腰带上。

    大概休息了八分钟,沈昕雨便调匀了自己的气息,“嘭嘭”地拍着胸口,转头冲已经连头盔都戴上了的杨轶嘿嘿一笑:“来吧,老杨,让我看看你是否还宝刀未老。”

    杨轶微微侧脸,睥睨了一眼沈昕雨,背着枪,双手交叉一扭,啪啪啪的一阵关节响。

    战意,尽在不言中。

    罗宗盛还微微喘着气,但他拍了拍掌,声音依旧洪亮地说道:“好,你们俩到自己的位置上,阿笑,计时!”

    余笑天冷酷地点点头,跑过来,并腿、笔直站立,捏了一下手表,然后比划了一下准备好了的手势。

    不多说,杨轶和沈昕雨都落位了,罗宗盛扬起右手手掌,高声喊道:“准备好……开始!”

    罗宗盛话音跟着他的掌刀一同落下,全副武装的杨轶和沈昕雨都如同离弦之箭一样冲了出去。

    首先是扛着又大又重的弹药箱狂奔五十米,其中还要面对一些轮胎障碍——不是绕过去,而是要每一脚都踩在圈子里。

    这一段,杨轶和沈昕雨不相上下,虽然杨轶比沈昕雨高,按理说长腿在直线奔跑中应该有优势,但障碍物有些恼人,经常在杨轶起速的时候,横亘在杨轶面前,逼得他不得不放慢脚步。

    毕竟沈昕雨是坚持不懈训练的,他对这个赛场的熟悉程度,远超于只能在记忆中找对策的杨轶。

    第二段,虽然弹药箱可以放下了,但挑战才刚刚到来,前面是一块六米高垂直树立的障碍板,两人都要攀爬翻越这块障碍板,然后再匍匐爬过一片十米长的铁丝网!

    几乎是同时抵达,沈昕雨手脚并用,抓着障碍板中间的细缝,奋力往上爬。

    然而,杨轶却没有循规蹈矩。

    只见杨轶深吸一口气,距离快两米远的时候,便猛然一蹬,腾空跳起,他连续几脚准确地踩在了细缝上,借着冲劲没有往后倒下。最后一步他猛然用力,就在整个人就要往后翻倒的时候,双手堪堪扣在了障碍板的顶端。

    这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技巧,如果障碍板矮一点,沈昕雨也可以做到,但他没有杨轶的弹跳力和敏锐、准确的判断。

    所以,听到旁边的动静,刚刚爬到大半的沈昕雨转头一看:“卧槽,这老杨会飞!”

    他没有含糊,也深吸了一口气,身形再次往上一蹿,加快了攀爬的速度。

    在沈昕雨抓到顶部的时候,杨轶已经翻过去,掰着顶端然后跳了下来,落地时候抱着怀里的枪一个侧身翻滚,卸掉了力道。

    “啊!”墨菲看到杨轶从四米多高的地方跃下的时候,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不过,旁边的曦曦一点也不害怕,她只是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爸爸兔起鹘落的潇洒劲儿,脸上那个崇拜的表情似乎已经把她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粑粑好厉害!”

    杨轶比沈昕雨要快一秒钻进了铁丝网,凭借着双肘左右划动,带着身体在满是黄土的地上匍匐爬行,尽管如此,他还是被勾了一下衣服,虽然没有受伤,但身上穿的运动外套却是划开了一个口子。

    “该死!”杨轶暗骂了一声,他对自己感到不满意。

    在铁丝网区域,沈昕雨爬得更快,他跟泥鳅一样,在泥土里扭着扭着,几下子便反超过了杨轶,率先从十米长的铁丝网区域钻了出来。

    接下来几关,分别是冲过独木桥、吊着攀过十米长还有点斜坡的横杆,这两个杨轶和沈昕雨是你争我夺、反超与被反超,到最后,还只是不相上下,似乎又回到了新的起跑线!

    这么厉害?旁边战狼的一些新兵,还有一些对杨轶身体状态不熟悉的老兵都看得目瞪口呆。

    本来沈昕雨的身手已经是战狼数一数二的了,现在居然有一个“退役”六年多的老兵将他逼出了全力,还跟他玩了个旗鼓相当?

    “这是什么怪物啊!”有个新兵蛋子忍不住跟身边的弟兄嘀咕道,“要是他没退役,天天训练,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接下来这关,是杨轶夺分的好机会,他和沈昕雨几乎是同时扛起了那个一人高的、大腿粗的树干,架到肩膀、脖子上,然后两个手勾着,冲进了一米深、二十米长的水池。

    不,应该说是半个泥潭,里面的水都被周围的黄土给染成了泥浆。

    “粑粑加油!”杨轶刚刚在泥潭里站稳,便听到了不远处曦曦清脆的叫声。

    杨轶转过头,原来,这里距离墨菲和曦曦她们最近了,墨菲和曦曦都紧张地从小马扎上站了起来,看着他。

    杨轶看着女儿那有些担忧、又有些激动的小脸蛋,他汗和泥土混合的脸上也是露出了笑意,只听他回应了一声:“好!加油!”

    沈昕雨没有转头,他一个劲儿往前冲,一边踩着泥浆,一边呼呼地喘息,断断续续地叫道:“这个时候,时候,还走神,可是会输的!”

    杨轶转身追了起来,他脚步沉稳,在泥浆里没能迈大步,但速度渐渐加快:“是吗?但对我来说,赢你太容易不过了!”

    他们俩在泥潭里你追我赶的时候,一辆军车缓缓地在大操场停了下来,一个肩上将星闪耀的中年军人,和两个士兵从车上下来了。

    罗宗盛听到了动静,转头一看,连忙转身迎了上去:“张将军。”

    张亚忠,是西南军区的参谋长,中将军衔,也是主管这块军分区的领导,罗宗盛的顶头上司。

    他饶有兴趣地看了一眼正在和沈昕雨在场地里比赛的杨轶,杨轶那身打扮,虽然全副武装,但运动服、运动鞋,还是很明显地表明了他的身份。

    “这是杨轶,我跟您汇报过的。他难得回来,正好小沈也想找人切磋,杨轶就下场了。”罗宗盛说道。

    “杨轶现在可不一般啊!他是大明星,而且都退役了六年,看小沈这架势,怕是要输,以后的训练得抓紧!”张亚忠跟罗宗盛严肃地说道。

    “是!”罗宗盛并腿说道。

    “那两位是杨轶的家属吧?”张亚忠看向了树荫下的墨菲和曦曦,在罗宗盛点头后,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如果我没记错,杨轶他老婆也是一个大明星,咱们军分区多难得迎来了两个歌坛的明星,可不能不把握住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