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一章 凛冽的寒冬(5)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282.html
    第三更

    就在土耳其政府反苏联的言论甚嚣尘上的时候,却突然从华府传来了一个噩耗。马里奥总统表示反导系统正在维护和升级,暂时不方便提供给土耳其政府。然后美国国务卿沃伦在新闻媒体面前发表言论,表示苏联战斗机被击落仅仅是土耳其和苏联政府之间发生的事情,与美国无关,华府保持中立的态度。

    这就相当于德米雷尔正准备摩拳擦掌开启“凛冬将至”副本的时候,却传来了队友下线并且让你的消息,毕竟土耳其国防部长萨巴哈廷之前可以直接放言,只要苏联的战斗机再度入侵土耳其领空,它将会毫不犹豫的对其进行打击。

    德米雷尔紧忙的想要联系上白宫,然而对方却对土耳其的请求置若罔闻,跟之前说好的剧本完全不一样。美国将会尊重苏联的做法,并在一定程度上表示支持。

    这过河拆桥的做法已经非常明显了,美国在得到了苏联的允诺之后就毫不犹豫的出卖了土耳其政府,甚至跟苏联勾结起来对付土耳其。而土耳其有一种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感觉。

    “这群混蛋,简直就是不要脸。”德米雷尔愤怒的说道,这些日子土耳其遭受的屈辱已经够多了,从苏联的复仇到美国的背叛,一环紧扣一环的灾厄让土耳其终于意识到了他们根本不是五大流氓的对手,人家为了各自的利益甚至可以将它当做交换的筹码。

    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德米雷尔可不能认怂,如果此时向苏联低头认输,那么德米雷尔不但会沦为世界的笑柄,还会被苏联进一步的要挟。当然土耳其现在是祸不单行的情况,就在他认为苏联已经机关算尽的时候,亚纳耶夫再次走出了一步棋,让土耳其彻底陷入绝望的一步棋。

    这次是苏联的总理帕夫洛夫访问土耳其的邻国,与保加利亚总统热柳·热列夫进行了友好会晤。以前属于苏联势力范围的保加利亚现在依旧笼罩在红色主义的阴影之下,所以对于苏联的访问。热列夫不得不摆出一副笑纳的姿态。

    “我知道热列夫总统最近被一件事情所困扰,想必来自英国的压力不小吧。”帕夫洛夫压低了声音,对保加利亚总统热列夫说道。他抬起头眨了眨眼睛,暗示对方你的一切我全部知晓。

    “我哪有什么压力。英国人不过是胡说八道而已。”热列夫笑了笑,不经意的说道。虽然假装一副镇定的姿态,内心却在风起云涌,心想为什么那些秘密会直接惊动了苏联高层。

    最近让保加利亚政府头疼的就是马尔科夫政治谋杀案件,虽然是在1978年发生的一起刑事案件。但是秋后算账的英国政府并就此放过保加利亚,而是直接向保加利亚政府提出要抓捕引渡犯罪嫌疑人的要求。

    马尔科夫政治谋杀案是冷战时期一桩悬案,1978年9月7日,流亡于英国的保加利亚持-不-同-政-见者格奥尔基·马尔科夫作家,在伦敦街头被一名“路人”的雨伞尖无意刺中,随后中毒身亡。此案堪称冷战期间最蹊跷、最神秘的谋杀案。

    在今年的9月29日,英国驻丹麦大使理查德·托马斯以及丹麦驻英国大使一起与保加利亚总统热列夫会面,并施压要求热列夫总统对雨伞谋杀案作出解释,并且提供犯罪嫌疑人,也就是保加利亚情报间谍朱利奥的消息。

    虽然保加利亚当局表示我凭什么要听你英国政府的话。但是英国政府施加给保加利亚的政治压力可不小,当局以恰到好处的力度要挟保加利亚,既不会太轻,也不会太重。

    “如果我们在背后支持保加利亚政府的话,英国也就没什么借口可以找你们算账了。毕竟他们可不会过多的去关心一个保加利亚作家的死活,难道不是么?”

    帕夫洛夫一边向热列夫许诺,一边观察对方的神情,见对方没有什么明显的排斥态度,而是颇有兴趣的听去他继续说下去。帕夫洛夫才继续说道,“我们可以帮助保加利亚应对来自英国的压力。但是你们得同样帮我们一个小忙。”

    “什么小忙?”热列夫总统警惕了起来,他就知道事情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苏联人好心的背后肯定暗藏着不可告人的阴谋。

    “我们准备修造一条从黑海开始,横穿保加利亚和希腊。直到地中海海域的运河,以此来摆脱苏联自身对黑海海峡的依赖,这样涉及三个国家的浩大工程自然不可能让一个国家独立完成,而且我们还要搜集其他国家对这项工程的态度。”

    听完帕夫洛夫所说的话,热列夫有些不知所措,他以为对方在开一个国际玩笑。修造一条贯穿三个国家的运河,别说工程量的浩大,就算是其他国家也会对这个工程抱着赞成或者反对的态度。尤其是土耳其,一定会成为反对声最强烈的国家。

    试想因为运河的开凿而失去了战略价值的黑海海峡将会是一个怎样悲催的存在,德米雷尔总统简直想都不敢去想。如果这样一条实际工程的运河开通了,那么黑海就真的成为苏联的一个后花园游泳池了。

    “这样一条运河开凿的话,一定会是影响世界的一项工程。”热列夫简直被自己幻想的景象给惊呆了,光是想想这样一条运河每年带来的收益会如何?几乎是能将黑海咽喉的全部航运量吞噬殆尽,到时候保加利亚政府光靠这条运河所带来的收益都能赚得富可流油。

    等真的到那时候,土耳其就真的会成为一个悲剧的国家,手中的黑海航海要道将会成为没有任何经济价值的东西。

    “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这样的运河开凿前期费用还有收益怎么分配?这样浩大的工程不是我们嘴里说说就完成的。”对于帕夫洛夫所说的话,热列夫同样抱着一股怀疑的想法。

    出多少的预算,事后的利益分配都是一个问题,虽然前景是美好的,但是谁都知道前期的投入是巨大的,谁都无希望当第一个出头鸟和冤大头。保加利亚担负不了那样的资金投入,苏联也同样不行。

    “我们现在只需要知道保加利亚政府对这项运河建设的支持力度就行了,这样的规划必定是长远的。在短时间之内我们暂时不会做任何行动。”帕夫洛夫笑着说道。

    “吼啊,我们当然支持了,但是这一切都要按照……”

    “我知道,都要考虑现实的问题。这一点会等到希腊也有肯定的答复之后再进行商讨。”得到了保加利亚政府的应允之后,帕夫洛夫笑着点点头,现在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运河开启项目对于目前的苏联来讲本身就是天方夜谭的故事,但是有时候表态远远比打算去做某件事更加重要,哪怕给人一种钦定的感觉。

    这次的访问搞定保加利亚政府之后,帕夫洛夫即将匆忙的奔向自己下一个目的地,说服希腊总统支持这项目前为止子虚乌有运河项目计划。只要其他国家的领导人都表示了赞同,那么土耳其将会迎来一个经济萧条的寒冷冬天。

    苏联的主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挑衅的下场是悲惨的。德米雷尔的悲剧在于狂妄自大的他根本没有看清楚站在自己赌桌对面的那个男人,手里握着多少张王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