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部队毕竟是部队,不是朋友的家,杨轶回来一天,见了老战友。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餐,他们便准备要回去了。

    临别时候,杨轶跟兄弟们一个个拥抱告别。

    轮到沈昕雨的时候,他从身后掏出了一个用子弹壳粘成的坦克。

    不算特别大,杨轶手掌大小。坦克的身体都是金灿灿的,显然是沈昕雨精挑细选了那些保存完好的弹壳,然后打磨得掉了弹壳身上黑色的污痕,才做得这么漂亮,在朝阳的照耀下,还反射出了耀眼的光芒!

    “老杨,这个坦克,送给你女儿玩!”沈昕雨将它塞到了杨轶的手中,不由分说地说道。

    杨轶愣了一下,给这样的玩具给曦曦玩?

    不过,重要的不是礼物是什么,而是沈昕雨的这份心意,杨轶笑着拥抱了一下沈昕雨,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兄弟!”

    “昨晚抱歉了,让你被首长训斥。”杨轶压低声音说了一句。

    然而,沈昕雨却挑起眉头,微微扬起下颚,骄傲地说道:“技不如人,被训也是应该的!说什么抱歉?是兄弟,你就应该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

    杨轶笑了笑,拍拍沈昕雨的肩膀。

    回到墨菲和曦曦的身边,她们已经等在了军营门口的等候室,杨轶把“坦克”掏出来,笑着说道:“曦曦,你看,这是沈叔叔送给你的!”

    “哇!”小姑娘不知道是觉得“坦克”做得精致,还是被这灿烂的金光给吸引住了,惊喜地从妈妈身边跑出来,双眼放光地看着,好像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曦曦的反应有点出乎杨轶的意外,杨轶还以为她会对这种男生玩的玩具不感兴趣。毕竟平时带她去买玩具的时候,曦曦挑的都是小女孩爱玩的布偶娃娃、毛绒公仔,或者是过家家玩的那种迷你厨房、迷你护士套装之类的。

    “曦曦喜欢吗?”杨轶递给了曦曦,说道,“你可要小心拿,毕竟是用胶水粘的,掉在地上可能会弄坏了。”

    曦曦都没注意听了,她将有点沉的弹壳坦克两只手抓着,欢喜地左看右看,仔细地打量着,根本舍不得放开。

    杨轶还听到了小姑娘一边看“坦克”,一边发出的嘟囔声:“要不要原谅沈叔叔?他跟粑粑打架,可是,可是,沈叔叔输给粑粑了。然后,沈叔叔送给我好漂亮的车车,我就不生气了,沈叔叔是好人……”

    这小朋友的逻辑,杨轶都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杨轶也大概能明白,曦曦不是因为是坦克而喜欢这个礼物,她应该是喜欢这个色泽,喜欢这个精致的品相。

    “粑粑,我可以放在家里,然后,让馨儿来我家里看吗?”曦曦还抬起头,两个小手摆着这个弹壳坦克,高兴地跟爸爸说道。

    “当然可以!”杨轶点了点头。

    “沈昕雨回去了吗?他送了曦曦这么贵重的礼物,曦曦都没有跟沈叔叔说声谢谢。”墨菲走了过来,看着曦曦手上的弹壳坦克,觉得很是过意不去。

    “回去了,他们还有任务。不是什么贵重礼物,就是一些弹壳,平时打靶都丢下一大堆废弃的弹壳,跟管理的人要都能要到很多。”杨轶笑着说道,“而且我也替曦曦感谢过了。”

    “不是贵不贵的问题,他做这个工艺品,也不容易。而且你感谢和曦曦亲自感谢还是不一样的。”墨菲说道。

    “麻麻,你在说什么呀?”曦曦抱着这个弹壳坦克没一会儿,便觉得手有点酸了,她便拉着爸爸的手,让爸爸帮她拿着。

    杨轶左手接了过来,右手揉揉曦曦的小脑袋,微笑着说道:“你妈妈说,要让你跟沈叔叔说谢谢,这是应该的,但沈叔叔现在已经回去了,我们下次吧,回头再给他打电话说谢谢!”

    ……

    杨轶开着租来的车,带着墨菲和曦曦启程回春城,一路上,又是载歌载舞。

    看着车窗外春天朝气蓬勃的山林、沿路那些特色村庄的花田,曦曦兴奋的小心情都停不下来,把《春天在哪里》这首歌唱了几十遍,听得杨轶和墨菲都快吐了,但她依然乐此不疲,还拖着墨菲跟她一起唱。

    “这样吧,我们换一下,你唱一首歌,然后麻麻唱一首歌,接着粑粑唱一首歌,再轮到你唱,好不好?我们看看谁唱的歌最多!”墨菲最后找到了一个办法,折中地跟曦曦玩起了游戏。

    或许是归心似箭,他们没花太长时间便回到春城。

    不过,今天杨轶还没有打算就回去江城。按照计划,他们还要在春城玩一天。

    来到这么美丽的地方,不游历一番春城的风景,不尝尝当地的特色美食,岂不是太可惜了?

    所以,他们上午顺路直接到滇池国家公园游玩,滇池公园有点大,杨轶买了门票后,可以开车载着墨菲和曦曦沿途游览。

    据说滇池以前没有这么漂亮,甚至还受到污染的困扰,但在春城的大力治理下,不仅水质恢复,变得干净澄澈,而且沿岸的草地也是被修剪得整整齐齐,一眼望去,心旷神怡。

    在滇池边留下不少照片回忆之后,中午,杨轶他们来到春城一家米粉店吃午饭。

    “来彩云,过桥米线是必须要尝尝的!”杨轶跟墨菲和曦曦说道。

    曦曦很好奇,她跑到那个老奶奶身前,看那老奶奶往大盘子里添料。

    “不要,不要辣椒,我不要辣椒!”小姑娘忽然叫了起来,她还跑到爸爸身边,嘟着小嘴告状道,“粑粑,我不要辣椒!但老奶奶她有辣椒在里面。”

    “我也不要辣。”墨菲连忙说道。曦曦不喜欢吃辣,一点辣都不能吃,这点跟墨菲一模一样。

    这家米线店是老店,服务标准没有大酒店的高,所以包括肉、酸笋等材料,都是直接装在了盘子里,没有用小碟子分开来。

    杨轶站起来,笑着跟惊讶地停下动作的老奶奶说道:“不好意思,已经放了辣椒的那盘给我吧,其他的麻烦就不要放辣了。”

    终于,上菜了,除了先前那些跟一碗米线,每人面前还摆着一个大海碗,里面装着浓浓的汤料,上面还覆盖着一层鸡肉、鸭肉熬出来的油脂。

    杨轶没那么讲究,他帮曦曦和墨菲将食材和米线倒入了汤料里,轻轻拌了拌,油面散开,原本平静的汤面竟然冒出了白白的蒸汽。

    “很烫啊!还不能吃!”杨轶转头看见了拿着筷子在嘴巴里咬着的曦曦,说道,“在等它凉之前,爸爸先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好啊!什么故事?”曦曦看到那汤的水蒸气,也是知道很烫,于是便从食物上面,将注意力转移到爸爸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