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二章 副本:凛冽的寒冬(6)
    (第四更我已经不在乎新增和均订了,你们想订阅就订阅,我能更多少就多少)

    事实上亚纳耶夫从来没有考虑过真的在保加利亚和希腊之间开设一条横贯黑海和地中海的运河,首先前期的资金投入就不是现在的苏联经济所能负担的起的。而且还会牵涉到两个国家之间一系列复杂的政治经济地理等环境问题,换句话来讲,谁都不想做这个出头鸟。

    当然按照苏联总理跟热列夫先前的约定,在帕夫洛夫前脚刚走不久,保加利亚政府后脚就发布了关于和苏联政府计划商讨修建跨国大运河的声明,并且还表现出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在其他人看来就像保加利亚和苏联已经达成了一致声明,就快要提上议会日程。

    当修造大运河的消息传到土耳其总统耳中的时候,他这一次算是心如死灰了,苏联换着花样折磨土耳其的可怕手段他总算是见识过了。也明白过来为什么之前被坑之后,不过现在德米雷尔内心还抱着一丝的幻想,就是希望跟苏联关系不怎么样的希腊可以拒绝这份诱人的方案。

    但帕夫洛夫访问希腊要做的就是在土耳其的棺材上钉上最后一根长钉,让德米雷尔彻底的死心。其实与希腊政府达成口头协议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一来大运河开凿后所获取的收入谁都无法拒绝,二来现任希腊总统康斯坦丁·卡拉曼利斯对土耳其一直采取着敌视的政策,这是因为塞浦路斯的希腊人和土耳其人的紧张关系造成的。三来则是这种八字还没一撇的东西,口头上说的漂亮的事情往往都没有下文。

    但是吓唬一下土耳其倒是足够了。

    “运河的开凿的确是有利于我们三个国家的长足发展,但是却有一个问题,前期的资金投入谁负责?三个国家分别占据多少的资金运营投入?这些问题贵国政府都已经考虑清楚了吗?”卡拉曼利斯总统问道,他喜欢跟人斤斤计较到某一件事的某一个细节。如果细节上出现了问题,那么卡拉曼利斯是绝对不会拿国家利益去以身犯险。

    “开凿运河的成本可是巨大的,不知道苏联现在的财政赤字承受能力,能不能支撑到运河完成的那一天呢?”卡拉曼利斯委婉的问道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那就是钱。他相信在亚纳耶夫的领导之下苏联经济出现了回暖。但是并不代表他们国家的财政能担负的起这样的财政赤字。

    “我们苏联军队不是有庞大的核武器库吗?以前苏联开凿运河都是直接用核弹的,既经济又实惠,还能消耗掉一部分的核武器库存,这可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呢。”帕夫洛夫开玩笑的说道。斯拉夫人的思维就是这么耿直。用挖掘机一寸一寸的挖土?还不如用核弹开凿来的迅速。

    身边的翻译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他转过头望了卡拉曼利斯总统一眼,努力思考了一下该如何向保加利亚总统解释苏联这样霸气的回复才不会显得惊世骇俗。

    最终翻译憋得一脸通红,才用最委婉的表述方式缓缓的说道,“帕夫洛夫总理表示苏联一般用核弹开凿运河。这样比较省时省力……”

    听到苏联人喜欢用核武器开凿运河,卡拉曼利斯立马就不淡定了,他挪动了一下位置尽量让自己做的稳定一些,想象一下在希腊国土上冉冉升起的蘑菇云,不知情的还以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在希腊首先爆发了。

    “假如真的用核武器开凿运河的话,我想我的先吃一粒救心丸压压惊……我的心脏有些不好,帕夫洛夫总理。”卡拉曼利斯摸着胸口说道,显然他是被帕夫洛夫的玩笑给吓到了。

    “哈哈,用核弹开凿运河这只不过是一个玩笑而已,卡拉曼利斯总统。事实上我们只需要希腊政府一个保证。对外高调的宣布希腊和苏联准备实行这项运河计划。不知道这样简单的举手之劳希腊政府能不能做到?”

    “是不是因为最近土耳其之间的关系?我听闻贵国与土耳其之间的矛盾冲突可是非常的白热化呢。”卡拉曼利斯一眼就看出了帕夫洛夫在想些什么,他也从苏联总理的语气中嗅出了阴谋的味道。

    “是的,说是联合三国进行运河的开凿,不过这本来就是报复土耳其的一项行动。”帕夫洛夫大大方方承认了这一点,他本来就不打算在卡拉曼利斯面前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不想让对方对自己的这次行程目的性保持怀疑和不信任。

    对于苏联来讲,盟友的不信任是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这意味着很多计划将会因为信任链条的缺失而无法进行下去。

    “行,我答应你的要求。”希腊总统卡拉曼利斯说道,“我们跟土耳其之间因为国土争端的矛盾向来积怨已久。关于塞浦路斯的问题一日不解决,那么我们跟土耳其之间的关系就没什么能改善的,这次你们准备在运河的方面上做文章,我也全力支持。”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希腊总统卡拉曼利斯为了自己的利益毫不犹豫的站在了苏联这一边,比起因为意识-形态冲突而不怎么待见的苏联,似乎直接有利益冲突的土耳其更值得希腊下手对付。

    “那么合作愉快,卡拉曼利斯总统。”帕夫洛夫微笑着跟希腊总统握手,这趟运河之旅他成功的为土耳其树立了两个敌人,一个是有求于苏联的保加利亚。另外一个是原本就与土耳其有纠纷渊源的希腊。

    “合作愉快,帕夫洛夫总理。”卡拉曼利斯也跟帕夫洛夫开玩笑的说道,“下次开凿运河就别带着核武器过来了,不知情的还以为我们因为运河归属权问题准备来上一场硬仗呢。”

    “哈哈,卡拉曼利斯总统可不要把我们想象成美国宣传中的邪恶帝国。苏联可不是美国,我们能在谈判桌上解决的问题绝对不会动用武力,毕竟美国人才是希望成为世界老大的野心家。苏联现在只想谋求和平与发展,并不想跟其他国家起冲突。不过……”帕夫洛夫话锋一转,语气变得严肃起来,“总有一些国家认为苏联不发动战争就是懦弱的表现,可是当初苏联经历过的卫国战争,有哪几个国家能打得起来?”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联红军的死亡人数是九百多万人,这已经相当于一个小国的全国人数了,这样一场惨烈的战役,奠定了苏联的世界地位,还有红色帝国令人骄傲瞩目的荣耀。

    “土耳其的挑衅就像一只想要杀死巨象的蚂蚁一样可笑,他并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庞然大物只要轻轻的抬起脚,就可以将它碎尸万段。而蚂蚁还在得意洋洋的嘲讽巨象的懦弱,可惜他并不知道,苏联不用看土耳其的脸色,不用看任何一个国家的脸色。”

    “因为我们就是世界规则的制定者,不需要别人对我们指手画脚。”

    帕夫洛夫用最平静的语气讲出最嚣张的宣言,形象的比喻就如同一个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扇在土耳其的脸上。在脸色变得苍白的卡拉曼利斯面前,帕夫洛夫声音轻微的讲完最后一句话。

    “土耳其永远都没有希望,苏联不会害怕任何一个国家,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同样也不会。”

    这一天,卡拉曼利斯终于感受到了来自苏维埃巨熊的恐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