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三章 副本:凛冽的寒冬(7)
    光复君士坦丁堡,荣耀属于第三罗马终究不过是一个遥望而不可及的梦想,亚纳耶夫也不会想着真的看到镰刀锤子的旗帜插在伊斯坦布尔的君士坦丁堡城墙之上。他所能做到的就是尽力将土耳其在沙俄时代吞下的土地从它口中一点一点的给抠出来。只要掌握了黑海的绝大多数通航权利,可以说这几百年来莫斯科的梦想就实现了一半以上了。

    而此时同样做着奥斯曼帝国美梦的土耳其总统德米雷尔此时却慌了神,因为保加利亚和希腊同时声明将会加入土耳其大运河计划的时候他从未想到过事态会严重到这样的地步。如果说镇压库尔德人动乱不过是迟早的事,那么土耳其海峡的冷落化才会真正要了这个国家的命。

    因为北约军事集团之所以会接纳土耳其,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黑海海峡。因为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北约就可以在“天下咽喉”的黑海海峡附近设立军事基地,封闭苏联的南下之路,战略意义极其重大。而土耳其用海峡这个投名状换来了北约先进的武器装备、军事技术以及集体安全防御。假如连自己的利用价值都失去了,那么土耳其也只有被北约抛弃的份。

    于是德米雷尔也开始找保加利亚说好话了,因为两国之间并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利益冲突,所以土耳其认为他率先能与土耳其达成和解。不过因为政治刺杀案缠身的热列夫表示保加利亚政府拒绝召见土耳其的大使,并且关于运河控制方面的声明请去找苏联,保加利亚方面并不是很清楚这一点。”

    保加利亚有求于苏联,所以自然不可能跟土耳其达成什么协议。何况苏联有能力影响英国,而土耳其却没有。

    在保加利亚碰了一鼻子的灰之后,德米雷尔只好将目光转向自己国家的死对头希腊人,希望对方可以出头暂时中断项目合作计划。德米雷尔甚至建议在塞浦路斯的问题上重新举行谈判,只要希腊可以放弃支持这次的大运河开发项目。

    “让土耳其做梦去吧,希腊人不会跟你在赛普洛斯的问题上谈判。希腊对此领土拥有着无可争议的主权,等你土耳其什么时候将你们的人民从塞浦路斯的土地上撤离出去。我们再来讨论别的问题。”

    希腊一口就回绝了土耳其的请求,害的土耳其在运河问题上同时吃了两次的闭门羹。而运河的修建还引起了另外一个国家的支持,远在大西洋的大不列颠政府表示他们将密切的关注这项运河计划的进程。并且对这项工程实施必要的援助。

    “我们不像某些阻拦运河项目的国家,英国对这项工程表示百分百的支持。当然如果有哪个国家想阻拦英国的支持的工程。那么他的考虑一下是不是我们的对手。”英国外交大臣在新闻发布会上这样说道,他们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英国就是要通过这项计划来打通黑海。

    英国是极力要求将黑海作为公海的一个国家,1936年召开蒙特勒会议上,土耳其代表力争海峡对任何国家军舰封闭。英国代表坚持要求将黑海视为国际公海。反对对非黑海国家军舰通过海峡作任何限制。

    所以这次的运河开凿也让英国政府看到了一个机会,将自己的势力范围介入黑海的机会。不过哪怕他也要考虑一下,就算自己能够赢过土耳其,但是能应付得了苏联在黑海势力吗?而且苏联可是野心勃勃想要就将黑海打造成自己后花园游泳池的国家呢。

    现在的德米雷尔已经走到了众叛亲离的局面,保加利亚,希腊,苏联联手起来对付他,美国中途出卖土耳其导致了他连背后的靠山也没有了。更别提千里之外的英国还想将自己的势力范围延伸到自己的家门口,分割黑海的权利。

    “我们现在只能选择跟苏联议和了,德米雷尔总统。战机击落事件让所有的盟友都背叛了我们。虽然我们看清楚了,这些人是一群无能的懦夫。”萨巴哈廷叹了一口气,他们谁都没想到苏联居然留着这么多针对土耳其的报复手段。

    他走到窗户旁边,外面苍翠的樟树早已抖落了一身的墨绿色,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承载着昨天晚上降下的那一场积雪。现在的土耳其何尝不像那些被积雪压垮了的树木一样,在强大的压迫感之下喘不过气来呢。

    “议和?我们还没有输。萨巴哈廷部长,土耳其不过是暂时的失利而已,那个所谓的运河项目不过是吓唬我们的一种宣传手段,目的就是为了给土耳其与苏联之间的谈判造势。”德米雷尔嘴上这么说,但是已经心虚了。

    “土耳其东部城市已经被武装分子据守。我们的部队与库尔德工人党展开了拉锯战。”萨巴哈廷向德米雷尔讲述另外一个不幸的消息,“这群被叙利亚政府武装到牙齿的恐怖主义组织利用反坦克武器还是步枪成功的阻挡了我们前进的步伐。而且这些城市绝大多数是库尔德人聚集的地区,政府机关在这些城市里已经瘫痪了,他们甚至将我们的官员枪毙在街角的巷子里。”巴萨哈廷有些疲倦。连日的处理政务已经让他疲惫不堪,更别提东部令人操碎了心的库尔德工人党骚乱。

    而这次被称为黑色十一月事件的动乱将会成为土耳其历史上一个重大的暴乱事件。

    “库尔德工人党在最恰当的时机发动了这场武装暴乱,可以说是占据了一切的有利因素。”萨巴哈廷叹了一口气,虽然这么说有一种助长敌人威风的嫌疑,但他还是要将事实给说出来,“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跟苏联议和。让他们终止支持库尔德工人党武装暴乱,否则我们将面临土耳其自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暴乱,如果处理不好的话真的可能失去库尔德人聚集的东部城市。”

    萨巴哈廷突然回过头,脸上带着顾虑和焦急,仿佛库尔德工人党的叛乱就发生在自己眼前一样。他径直的走到德米雷尔的面前,神情凝重的说道,“我们必须从根源上铲除库尔德人的叛乱土壤,只要苏联不再支持库尔德人,那么我们就可以对库尔德人进行一次大屠杀。”

    大屠杀,如此反人道主义的话题在萨巴哈廷口中说出来,仿佛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平常,他们对库尔德人下手也的确是非常的轻车熟路。库尔德人对土耳其的仇恨就是来自血腥的屠杀,还有政府无情的镇压。

    “大屠杀?”德米雷尔不屑的说道,“现在对库尔德人这么做就等着被制裁吧,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中已经有三位不再支持我们,苏联和英国巴不得看到土耳其出事,好对我们进行制裁。至于态度转变的美国,很可能成为苏联和英国决策的支持者。现在对我们来讲,形势不容乐观。”

    “萨巴哈廷,我可不希望将土耳其变成下一个伊拉克。”德米雷尔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我准备出访莫斯科,就关于近日的问题与克里姆林宫的那些人达成一致协议。”德米雷尔委婉的说道。哪怕是请求原谅,土耳其也要保持最后一点尊严。

    听到德米雷尔说的话,萨巴哈廷摇摇头,尊严?土耳其的尊严在苏联的钢铁洪流面前,能值几个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