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是啊,不试过怎么会知道?

    墨菲的话,也是让杨轶陷入了沉思。

    墨菲见杨轶不说话,她便笑着说道:“其实啊,我觉得你陷入了两个误区,一个是你觉得曦曦不应该怎么样,那曦曦自己是什么样的想法,你是否有了解过?”

    墨菲毕竟是在米国长大的,她一些思想没有中华父母应有的传统,比较推崇自由意志,也就是不能干涉别人思想的自由,包括自己的孩子。

    除了一些必要的行为规范,墨菲很少会强迫曦曦去做一些什么,比如墨菲曾经尝试地教曦曦一些乐理知识,可是曦曦觉得太枯燥太深奥,不喜欢听,她也便暂时作罢。

    对于墨菲的这个问题,杨轶轻轻地摇了摇头,曦曦想不想演这个角色?杨轶还真没有问过她。

    “第二,就是就算曦曦很乐意出演这部电影,那也不代表她就需要一直演电影,就需要和复杂的娱乐圈接触。”墨菲带着一丝笑意地说道。

    杨轶眼睛一亮,问道:“不需要和娱乐圈接触,这个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啊!这是你的电影,没有人可以越过你来要求曦曦做什么。所以如果你不想让曦曦接触娱乐圈,拍完电影咱们回家就行了,后面什么宣传、发行,曦曦一概不用参与,也不用受记者、媒体的采访。”墨菲说道。

    “就跟上次曦曦在演唱会上露个脸,然后就下去一样。她只是去拍电影的,别的跟她毫无干系。”墨菲补充道。

    如果单纯是演一下电影,跟客串、玩票一样,杨轶倒还可以勉强接受。

    “也就是跟平时去游乐场、去公园玩一样,我们带着曦曦去拍戏的现场玩几天,然后回来顶多带她去电影院看看她拍的电影,对吧?”杨轶明白了,他笑着说道,“这样一来,即便曦曦真的喜欢演戏,我们也不需要让她过早地接触那些复杂的问题,就单纯地去玩,玩得开心就好!”

    墨菲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不过,我们现在在这里说得再多也没用,你得问问曦曦,看她喜不喜欢演电影,如果不喜欢,前说的都白搭!”

    杨轶便把正在遛狗的女儿叫了回来,看着小姑娘无辜的大眼睛,他斟酌一下语言,问道:“曦曦,爸爸问你,你喜不喜欢演电影?”

    小姑娘立刻来了兴致,她拉住了还想往前走的包子,高兴地问道:“我知道演电影,我跟馨儿还有粑粑有演电影呢!”

    “不是问你有没有演过电影,爸爸是说,上次演完之后,你感觉如何?喜不喜欢?”杨轶哭笑不得地说道。

    墨菲帮腔:“你粑粑就是问你,演电影好不好玩?”

    “好玩啊,可是馨儿她们不喜欢,馨儿就是喜欢吃蛋糕,丁湘姐姐做的蛋糕。”小姑娘习惯性地跑题,为此,她还有点小低落。

    “那假如现在又有演电影的机会,你想不想去试试呢?”墨菲问道。

    曦曦眨了眨大眼睛,情绪波动有些大,小姑娘愣了一下,才高兴地点点头,挥舞着手上牵着包子的狗绳说道:“我想演电影呀,因为,因为我喜欢演电影。”

    “你要演的角色是这样的,她是一个不喜欢说话的小姑娘,也不能笑,只能闭着嘴巴,经常要一个人发呆,或者看着什么呆呆的。”杨轶说道,“曦曦,你觉得自己可以不说话吗?”

    杨轶对此深表怀疑。

    然而,曦曦听懂了爸爸的话。只见小姑娘两只小手一起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巴,然后看着爸爸,弯弯的眼睛还带着笑意。

    杨轶哭笑不得地摇着头,说道:“不行,不说话不是捂着嘴巴,是很内向,还不喜欢笑。”

    墨菲提醒着曦曦,说道:“就跟你当时演丑小鸭一样,就一直在演,但不能说话,不能笑。对了,也跟你的好朋友琪琪差不多,曦曦你不是跟麻麻说过,她经常一个人坐在一边发呆吗?你就学她的样子发呆给爸爸看看。”

    曦曦明白了,她高兴地跳了跳,说道:“我知道,我知道琪琪不说话。”

    “粑粑你看!”小姑娘还很积极地拉了拉爸爸的手。

    然后,只见曦曦眉头耷拉下来,抿着小嘴,有些忧伤地望着前方。

    在这一刹那,小姑娘精致的小脸蛋仿佛蒙上了一股愁云,而低下来的小眼睛,也似乎变得有点呆滞。

    但或许因为曦曦本身就不是自闭的原因,从她的身上并不感觉到冰冷,也没有拒人千里的孤僻。就只是忧伤,跟杨珞琪很像,跟受到排挤的丑小鸭很像,而且也跟杨轶记忆中这部电影里那个有着柔软金发的小女孩一样!

    厉害了!杨轶有些惊讶地看着小姑娘的表演。

    不仅是杨轶,墨菲都觉得曦曦的表现有些出乎她这个妈妈的想象。

    “可以了!”杨轶拍了拍曦曦的小肩膀,感慨道,“曦曦,看来是爸爸小瞧了你。”

    曦曦马上从刚才忧伤的模样恢复了过来,拉着爸爸的手,笑嘻嘻地摇来摇去,也是爱动地一刻都停不下来。

    “曦曦,你是怎么样做到的?演得很有感觉!”墨菲好奇地问道。

    曦曦奇怪地看着妈妈,说道:“麻麻你告诉我的呀!”

    “啊?”

    “我要跟琪琪一样,然后就跟琪琪一样,我还会跟琪琪一样笑呢!”曦曦乐不开交地说道,“还会跟馨儿吃东西一样。”

    说完,她还吧唧着嘴巴,学兰馨贪婪地吃着蛋糕的嘴型和姿势,虽然只是神似,但也是很有意思,逗得爸爸妈妈都笑了起来。小姑娘挺着小胸膛,仿佛得到了表扬,心情大好!

    等曦曦玩完了模仿游戏,接着带包子继续在前面溜达,杨轶跟墨菲感慨着说道:“原来,曦曦的模仿能力这么强,表演上确实是有点天赋的。”

    墨菲微微一笑,说道:“那是你没有仔细观察,平时她从幼儿园回来,把在幼儿园发生的有趣事情告诉你的时候,不是经常模仿她班上那些小朋友的样子吗?”

    “那就让曦曦去玩玩吧!她也喜欢……反正这部戏里,王小麦需要的演技不高,也没有什么台词,让她有点特别的经历,也不错!”杨轶终于在犹豫中下定了决心。

    “那你呢?”墨菲饶有兴趣地看着杨轶,乐呵呵地问道。

    “我?我……我不知道……”

    墨菲微微一笑,说道:“你可是头一回犹豫了,并不是坚定地表态说不愿意哦!说明你还是有想法的。”

    杨轶皱了皱眉头,困惑地说道:“可是我跟你说过的,我不喜欢抛头露面,如果能呆在家里,或者静静地坐在咖啡店里看书,这就足够了。”

    “可是,你其实是喜欢拍电影的,对吧?”墨菲说道。

    “啊?”杨轶有些诧异。

    “我也是忽然有个很奇怪的感觉,要是说得不对,你可不能责怪我啊!”墨菲挽着杨轶的手,可怜巴巴地说道。

    杨轶哭笑不得,轻轻地揉了揉墨菲的脑袋,都舍不得敲,说道:“怎么会责怪你?有什么就说吧!”

    “其实,我觉得你对拍电影这个事情还是挺感兴趣的!”墨菲说道。

    “没有啊,你没看到我把这个项目丢给杜媛蕾之后,就不管了吗?”杨轶否认道。

    “不是说你对拍电影的所有环节都感兴趣,向这种琐碎的筹备,你当然不感兴趣。但你对拍摄的过程,对演戏或许还是有兴趣的!”墨菲举了一个例子,“就好像上次拍《童话》,过程中你不是经常到现场去看别人拍戏吗?”

    “我那时候没别的事情,纯粹是去看看的。”杨轶说道,但他已经有点不那么坚定了。

    “可是你平时在家里,不都是没有别的事情吗?”墨菲分析道,“你去片场,只是因为你内心有着这样的渴望。”

    “没有兴趣,你怎么能够写出那么多有趣的故事?如果没有兴趣,你怎么会编出这样一个剧本给小杜?”墨菲紧接着说道,“你不妨问问自己的内心,你是真的不喜欢电影、不喜欢演戏吗?又或者是,你只是因为不想受到过多的关注,而将真实的自己放在了一个小笼子里?”

    和杨轶相处了这么久,墨菲是这个世界上最懂他的人。这一番话,便将杨轶说得直接站在了原地,怔怔出神。

    真的是跟墨菲说的那样吗?

    杨轶想起了自己前世,在自己秘密住宅里,不需要去执行任务的时候,他是自由的,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放飞自我。

    他会拉小提琴,想象着自己跟大卫·葛瑞特,在演奏会现场,从观众席后面出现,当着无数人的面,一边陶醉地拉着“Hes_ a_ Pirate”(加勒比海盗主题曲),一边潇洒地走下。

    他也会张着嘴,无声地唱歌,仿佛自己是帕瓦罗蒂,站在紫禁城上,和多明戈、卡雷拉斯一起唱《我的太阳》。

    他也会拿着手枪,戴着墨镜和圆顶毛线帽,穿着背带裤、圆领T恤,假装自己是让·雷诺,扮演着《这个杀手不太冷》的里昂角色。

    他喜欢演电影吗?或许没有像墨菲喜欢唱歌一样狂热地喜欢着,但他或许对演电影有兴趣,他想演他喜欢的电影里喜欢的角色!

    那么,“鲁迪”是吗?

    是的,这个角色和王小麦是杨轶在这部电影里最喜欢的两个角色,有点像《这个杀手不太冷》的里昂和玛蒂尔达……

    “粑粑!你们快点呀!”曦曦咯咯的笑声,让杨轶从记忆中回转过来。

    杨轶继续往前走,然后也跟墨菲说道:“你说的没错,出于一种自我保护的念头,我不希望像明星一样,被媒体关注着。所以,或许是我压抑住了自己原本的渴望。”

    墨菲似乎有些心疼地紧紧抱了抱杨轶,柔声说道:“可是,现在我们虽然已经被媒体关注了,但生活也还好,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不是吗?”

    之前她对曦曦保密的态度,跟杨轶其实也是很相似的。

    “嗯。”杨轶点了点头。

    “那就没必要有太多的顾虑,你可以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如果不喜欢演戏,不喜欢演这个角色,大大方方地跟小杜拒绝了就是。如果你是真的想演戏,又不喜欢娱乐圈,也跟曦曦,跟你出歌现在一样,就单纯地拍戏,不理会那么多复杂的事情。”墨菲说道。

    墨菲是言传身教,她自己也一样,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就单纯地做自己的音乐,不和别人虚以委蛇。

    这番对话,让杨轶豁然开朗,仿佛打开了心结一样,他脸上露出了笑意。

    “我明白了,谢谢老婆大人的指点迷津!”杨轶抽出手,转身抱住墨菲的脸蛋,在她香香的红唇上亲一口,然后笑着说道。

    这可是户外啊!墨菲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欢快地在前面跟包子跑来跑去的曦曦,一边锤着杨轶,一边嗔怪地说道:“你怎么又突然袭击,被人看到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