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电影什么的只是生活的一个小插曲,第二天一早,杨轶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准备带曦曦去健身馆玩。办卡快一个月了,要不是兰州凯呼唤,杨轶恐怕都忘记了这回事。

    杨轶正在打包一些奶粉、小糕点,曦曦蹦蹦跳跳地跑过来,问道:“粑粑,我可以把包子和小乖带去一起玩吗?”

    “不行哦,我们是去锻炼的,不可以带宠物在身边。”杨轶抬起头,看着曦曦,微微一笑说道,“而且,今天还有你两个好朋友,馨儿和陈诗云,你要跟她们一起玩,还是跟包子一起玩?”

    曦曦今天因为要去运动,所以穿了过膝的灰色七分裤,上身是枚红色的连帽卫衣,加上微微有些上翘的马尾,显得干净利落,格外朝气有活力。

    “可是,我们可以一起跟包子玩呀!陈诗云还没跟包子一起玩呢!”曦曦不解地问道。

    现在曦曦越来越不好糊弄了,杨轶只好跟她解释:“健身馆那边,人很多,把包子带过去,会引起别人不适。我们做事情,可不能光顾着自己开心,还要考虑到别人的感受,你说对吗?”

    曦曦似乎听明白了,她有些闷闷不乐地说道:“那好吧!”

    “等下周,你请其他小朋友一起到家里玩,她们就可以见到包子了。”杨轶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安慰道。

    “琪琪说想来我们家玩,陈诗云也要!”曦曦听了爸爸这番话之后,又变得开心了起来,她高兴地仰着小脑袋跟爸爸说道。

    杨轶拍了拍小姑娘的脑袋,微笑着没有再搭茬,接着收拾东西。要是搭理她,曦曦可是能够说一个上午都不停下来。

    ……

    两辆车开到了健身馆,刚下车,兰馨和曦曦便粘在了一起,毕竟曦曦这半个月也是经常不在幼儿园,兰馨可盼着跟曦曦一起玩了!

    “诗云!”到了楼上,眼尖的曦曦一下子看到了拳击台上的陈诗云,她拉着兰馨,高兴地跑了过去,小手抓在拳击台边缘,跳了跳,“你怎么比我们快?”

    陈诗云打扮得就跟真正的拳击少女一样,黑色的头套、拳套,还有简单利落的拳击服,她有些酷酷地在台上跟曦曦摆摆手,说道:“因为我跟我爸爸来的啊!很早就起床了,才不像你们睡懒觉!”

    这小姑娘说话就有些耿直,不过她心地不坏,就是直肠子,说话不经过脑袋而已。

    曦曦摇着小脑袋,辩解道:“我没有睡懒觉哦,我很早就起床了,然后有跟包子一起玩,所以才来晚了。”

    兰馨嘻嘻地笑道:“我睡懒觉了,我妈妈叫我起床,我都不想起床。”

    大人这边,陈国强和杨轶、兰州凯打了招呼,然后说道:“你们先带孩子换装吧,然后再上来,我教她们玩。”

    ……

    换上了装备,因为之前买的时候,兰馨要了粉红色的配色,所以杨轶给曦曦买的是大红色的拳套和大红色的头套。

    曦曦带上拳套和头套,顿时整个人都变得喜庆起来,瞧她傻笑着,小脸蛋被挤得看上去有点肉肉的感觉,真的很想上手捏捏。

    “闷闷的……”小姑娘还乐不可支地跟爸爸说道,“粑粑,我能听到你讲话。”

    “当然可以,这个头套又不是遮住你的耳朵,这儿还有开孔呢!”杨轶笑道。

    当然,父女是同款的,杨轶也戴上了喜庆的大红色头套、拳套,换上了拳击背心和短裤,身上跟黑人一样爆炸的肌肉也再也遮盖不住。

    但杨轶的肌肉注定成不了大家关注的焦点,因为从更衣室出来,杨轶看到戴着粉红色头套、拳套的兰州凯,胖乎乎的兰大哥愁眉苦脸地表现出少女心满满的样子,杨轶忍不住笑出声来。

    “哎哟,不好意思,兰大哥,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杨轶一边摆着手,一边笑着说道。

    “哼哼!”兰州凯有些烦恼地摆了摆手。

    他有什么办法?说好的要搞亲子套装,但没想到自己女儿挑了粉红色,以他这身材,搞了粉红色的护具,自己都完全不忍直视啊!

    然而,这个时候,捧场王出现了,曦曦把视线从自己的小伙伴,挪到粉红打扮的兰伯伯身上时候,她好奇地多打量了几眼。

    “我爸爸跟我的是一样的,好看吧!”兰馨有些得意地说道。

    曦曦用力地点头,很认真地说道:“好看,超级好看的,兰伯伯超级好看!”

    “真的?馨儿,曦曦,你们都觉得我穿这套很好看?”兰州凯有些意外。

    曦曦和兰馨都纷纷点头,曦曦还说道:“我粑粑的也好看,兰伯伯超级好看,我喜欢这个颜色。”

    不仅是她们俩,台上挂在围栏的绳子上的陈诗云也不甘落后,大声嚷嚷道:“我也喜欢,我以前也有这样的拳套。”

    得到小姑娘们的一致认可,兰州凯顿时眉飞色舞,有些得意地看向了杨轶。

    仿佛他在说:“看到没有,你这什么审美观,还比不上小孩子!”

    杨轶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

    到了拳击台上,陈国强开始给兰馨和曦曦讲拳击的姿势,从基础的开始教她们。

    陈诗云在一边晃来晃去,她嚷嚷道:“我都学会了,你们怎么还不会啊!”

    “诗云,不许捣蛋,你同学今天第一次来,又不是跟你一样练了好久!要有点耐心!”陈国强板起脸,责备道。

    陈诗云撇了撇嘴,不过,她倒没有闹情绪,一会儿,又混了过来,兴致勃勃地当起了爸爸的助教,帮忙教曦曦和兰馨一起摆姿势。

    “馨儿,你手要放这里,不要放那里,那里不对的!”

    “曦曦,不要低着头,你这样要挨揍的!”

    陈诗云还挺热情,叽叽喳喳地叫着。

    据陈国强后来说的,陈诗云以前都没有这么积极,今天估计是自己的好朋友来了,才兴奋得一刻都不愿意停下来。

    这个姿势的学习毕竟还是有点枯燥,曦曦还好,她跟爸爸练过剑法,习惯了一个姿势的重复练习,但兰馨就没有那么好的耐心。

    也是因为看到曦曦没有动弹,兰馨才坚持了快十分钟,终于,她忍不住了,转身蹬蹬蹬地跑到台边,跟她爸爸叫道:“爸爸,我不要学了,我要跟陈诗云一样玩。”

    也就是想打打拳靶,或者对打,单纯的姿势学习实在是索然无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