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杨轶和墨菲在宣布了自己将成立工作室的消息之后,又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里,媒体们一窝蜂涌来江城,找不到采访的人,都恨得牙咬咬,但又拿他们没有办法。

    不过,还是有一些媒体比较机智,他们知道从工商局去了解消息。

    先是菲轶所思工作室名字注册了下来,虽然注册地址是保密的,但这也说明墨菲确实是离开了天美自立门户。

    其次,给杨轶之前发布《光荣》单曲的经纪公司也是被神通广大的记者挖了出来,华轶兄弟,这个名字很张扬啊,明显跟杨轶有关!

    于是记者们又编出了许多吸引人眼球的故事,比如杨轶借着结婚的名义把墨菲拐走的谍战故事,比如墨菲深陷天美泥坑,杨轶神兵天降帮她脱坑的西部牛仔故事。

    只有天美的公关在疲于澄清,杨轶和墨菲对这些漫天飞舞的谣言无动于衷。

    直到五月月底,代替杨轶和墨菲他们出现在《中华音乐金鸽奖》颁奖典礼现场的墨晓娟,才在媒体的围堵之下,亲口澄清了墨菲离开天美的原因和他们夫妻俩的现状。

    “我们离开天美是墨菲和经纪公司友好沟通,最终达成的共识。首先墨菲和杨轶组成自己明星艺人的独立工作室并不稀奇,他们俩毕竟是夫妻。其次墨菲和天美关系一直很好,而且天美的老板牛美玲女士和墨菲也是亦师亦友的关系,牛美玲再三挽留后,知道墨菲去意已决,也很大方地同意了墨菲自立门户,并给予了祝福。这是之前就已经谈好的,只是墨菲也是为了把对天美的影响减少到最弱,知道这个月才向大家公布这个消息。”

    墨晓娟其实还是对牛美玲产生不了什么好感,但毕竟牛美玲提前放墨菲离开,所以现在在媒体面前,也是给足了牛美玲面子。

    “杨轶和墨菲不来参加颁奖典礼的原因是他们回去了乡下,杨轶唯一一个亲弟弟要结婚,时间上出现了冲突,所以只能跟主办方说声抱歉。而他们之后的行程……如果有……我也会在未来以《菲轶所思工作室》的名义发出,谢谢大家的关心和祝福。”墨晓娟最后说道。

    ……

    墨晓娟说的理由倒没有错,在杨欢考完艺考,风波出现的时候,杨轶一家,还有杨欢确实有回五道口村,参加杨庆的婚礼,给杨庆和郑淑仪的大婚好好地庆祝了一番,他还带着杨庆到沛国县的车店里买了一辆能在乡下撒欢跑的皮卡,作为杨庆的结婚礼物送给他们。

    但墨晓娟还是有撒了慌,这个婚礼跟颁奖典礼没有什么冲突,杨轶和墨菲已经回到了江城。因为回去开了一辆新车,而且开的是最舒服的小型房车(保姆车)的缘故,也没有记者能够掌握杨轶他们的行踪!

    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呢?

    杨轶和墨菲正在教曦曦制作观察报告。

    经过了一个多星期对小金鱼的观察,曦曦已经积累了一些素材,杨轶帮曦曦从她的卡片相机储存卡里挑选出了一批能用的照片,还用专门打印照片的彩色打印机和相纸打印了出来。

    “你看这些,都是你之前每天观察小金鱼留下的录音,爸爸也给你按时间重新命名了标题。”杨轶操控着笔记本电脑,但指着书房里的大电视屏幕跟小姑娘说道。

    “哇……”曦曦毕竟太小了,虽然小姑娘对电子设备有着很浓的兴趣和不错的接受能力,但现在听爸爸说的这些,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没有能够有一个比较清晰的概念,她只能一会儿看着爸爸,一会儿看着屏幕,有些崇拜地发出感叹。

    好像这些操作多么了不起一样。

    “放来听一听,我想听曦曦都录了一些什么。”墨菲兴致勃勃地说道。

    杨轶点了点头,随便点开一个音频。

    只听见书房的音响里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曦曦还疑惑地左顾右盼,想知道这奇怪的声音是从哪里出现的。

    但很快,有个小女孩迷迷糊糊的声音出现了:“今天……今天……”

    这声音很像自己的,曦曦眨了眨她的大眼睛,转头看向了爸爸,好像要提醒他,或者向他提问一样。

    录音的效果很好,尽管有些噪音,但依然能听得到旁边墨菲温柔的声音:“今天是五月二十三日。”

    “今天是五月二十三日。”似乎是终于没有再去折腾录音笔的麦克风口,小女孩的声音终于变得清楚起来,很明显是曦曦那种清亮、甜软的声音,“我看见小鱼鱼没有长大。”

    “观察结果说完了?”旁边的,墨菲笑着问道,“你都连续要几天这样说了哦!你要多说一点,比如它们吃饭的情况,吃得多不多啊,然后游泳是有很开心地游,还是不怎么愿意动弹,跟小猪一样懒懒的?”

    一边坐着,微微张着嘴巴听的曦曦终于确认是自己,而且这些对话,也让小姑娘想起了那天的情况。

    “粑粑,粑粑,你看!”曦曦有些迫不及待地拉了拉爸爸的衣袖。

    杨轶低头看下去,只见小姑娘眼笑眉飞地拿着她的录音笔,嘴巴动着,无声地叽里呱啦在说着一些什么。

    正好,音响里传来了曦曦的录音:“小鱼鱼吃了很多,然后小白吃得最多了,它一定能快快地长大……”

    原来小姑娘在配音!

    只见曦曦摆弄了一会儿,便忍不住开心地笑着,跟爸爸说道:“粑粑,我是这样做的,然后说了这么多。”

    她是在“不厌其烦”地跟爸爸解释着这些录音的录制过程,当然,小姑娘忘了,之前还是爸爸教会她怎么用录音笔的。

    摆弄完这些素材,杨轶便从大大的笔记本里,取下一张卡纸,这个卡纸是可以通过环形卡扣拆卸下来或者组装上去的。

    “你先把第一天的这几张照片贴在这卡纸上面,自己选好位置,记得要留下空间来写字和画画!”杨轶跟曦曦说道。

    照片背面的双面贴是杨轶帮曦曦贴上去的,也教她怎么扣下来,小姑娘现在已经熟练地掌握了摆弄双面贴的技巧,还拿小手指戳着,玩得很开心。

    要干活了,曦曦还是认真下来。只见抿着小嘴的小姑娘拿着照片在大卡纸上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贴了上去。

    杨轶和墨菲在一边看着,没有干涉曦曦的选择。

    但曦曦毕竟还是太小了,她不太懂得空间分配,所以贴到后面,发现空出不少地方,但有一张照片贴不上去了。

    “粑粑,怎么办?”小姑娘抓着最后一张照片,迷迷糊糊的,只能转过小脑袋,可怜兮兮地望着爸爸,向他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