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30章 二娃名字初稿和腻歪的新歌(4/4,为人从仌众的万赏加更)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周一求推荐票呀~各种票票都求~QAQ)

    曦曦的名字是墨菲起的,她可是想了好几个月,翻着字典好不容易才琢磨出来的。现在被杨轶不是埋怨但胜似埋怨的一通说,墨菲可不乐意了,她抿着嘴,似嗔非嗔地看着杨轶。

    “还不知道二娃是男的,还是女的,我怎么给他/她取名字啊?”杨轶还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只好这样说道。

    “你给取一个男孩的名字,然后再取一个女孩的名字,这不就得了?”墨菲看出了杨轶的窘迫,故意逗他,“而且,你不是很机智的吗?我觉得你有时候起名字也挺有才华的,只要你认真下来的话。”

    墨菲说的没错,像“比翼双飞(比轶双菲)”那道菜的名字,还有现在他们工作室的名字“菲轶所思”,看起来都很有意思,但这都建立在杨轶端正态度的情况下!

    像杨轶给哆哆起的名字,当时面对着三只小英短,他脑袋里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就没有好好起名字,这个“哆哆”听起来多寒碜啊!

    墨菲现在开玩笑地催着杨轶去想,当然不是真的要现在就定下孩子的名字来,不过,杨轶还是认真地琢磨了一番。

    只见几分钟后,他犹豫着说道:“我的初步设想是,如果生男孩的话,给他起名字叫杨晔(注1),如果生的女孩,就让她叫杨玥吧!”

    “这两个名字有什么讲究?”墨菲先不评价,好奇地问道。

    “曦曦的名字中,曦字一般用来指早晨的阳光,或者指太阳。而杨晔的晔字,同样是日字旁,同样指的是光,指光明、灿烂的样子,还有着才华横溢的美好寓意。”杨轶说道。

    “如果是女孩的话,杨玥的玥字,一方面包含着月亮的月,与曦曦的太阳相呼应,而且又有着宝珠、神珠的寓意,我觉得比较适合做女孩子的名字。”杨轶侃侃而谈,倒也是显露出了一手真水平。

    他还得意洋洋地说道:“这两个名字都有一个很好的特点,就是好写!”

    然而,墨菲一直抿嘴忍着笑,等杨轶说完,才“噗嗤”一声笑出来,说道:“你就没有发现,你起的名字有一个大问题吗?”

    杨轶有些疑惑地看向墨菲:“什么大问题?”

    “我们用叠词来叫曦曦的名字,然后你用叠词来叫一下杨晔的名字试试!”墨菲推了推杨轶的手,笑嘻嘻地怂恿道。

    墨菲刚刚说到叠词的时候,杨轶就明白了,杨晔,晔晔……爷爷……这名字太占人便宜了!

    “咳咳!这个我考虑不周,回头我再重新想一个好的男孩的名字。”杨轶一脸尴尬地说道。

    “你念念嘛!”墨菲还乐不可支地说道。

    杨轶只好转移话题,他看到曦曦写完了自己的名字,便走过去,帮她收拾起来卡纸,按时间顺序叠好,扣进大号硬皮本子里,一边也跟曦曦说道:“曦曦,我刚才跟你妈妈说,关于你弟弟妹妹的问题,爸爸想问问你,你最想要弟弟还是妹妹?”

    “弟弟还是妹妹?”小姑娘有些迷糊地抬着小脑袋看爸爸。

    “对,你希望妈妈到时候生的是弟弟还是妹妹?弟弟的话,就好像南昭宇,妹妹则跟馨儿一样。”

    曦曦困惑地说道:“可是,可是南昭宇不是弟弟,他比我大,他是哥哥。然后馨儿也比我大呢!”

    “爸爸只是打个比方。爸爸的意思是,弟弟是男生,然后妹妹是女生。”杨轶无奈地笑道。

    曦曦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会儿,为难地皱着小眉头,说道:“可是,可是,粑粑,我想要弟弟,也想要妹妹,怎么办?我可以两个都要吗?”

    杨轶有些哭笑不得,这弟弟妹妹跟布偶娃娃一样,可以随便两个都要的吗?

    “恐怕不行。”杨轶摇了摇头,说道,“只能要一个。”

    墨菲怀孕都有三个多月了,前几天杨轶又带她去做孕检,B超检查已经排除了双胞胎的可能。

    “啊?”曦曦失望地叫了起来。

    在旁边笑着的墨菲终于忍不住,她过来打断了杨轶和曦曦的对话,说道:“好啦,你就别为难曦曦了,曦曦应该说,无论妈妈生的是弟弟,还是妹妹,你都喜欢,对不对?”

    小姑娘用力地点着头。

    ……

    墨菲和天美解约之后,她录制新歌也提上了日程,正好,现在她也可以做一些工作,只要不过分劳累,反而对身体和心理健康都有好处。

    不过,因为杨轶要推出军歌了,墨菲也不甘落后,打算“夫唱妇随”,也跟着杨轶一起唱军歌。

    为此,杨轶将自己脑海里为数不多的几首军歌里,暂时割舍不太合适的《军港之夜》,然后将剩下两首歌写出来给墨菲。

    在刚刚挂牌的菲轶所思工作室的录音棚里,看完杨轶拿出来的这两首歌的歌词,也听了杨轶哼的Demo,墨菲不像金英铭如获至宝一般的激动,她表情有些怪异。

    “杨轶,你怎么连这样的歌都能写得出啊!”墨菲忍不住了,又是好笑,又是奇怪地问道。

    第一首还好,墨菲听着都很喜欢,关键是第二首,第二首也好听,只是……只是这个歌由五大三粗的杨轶写出来,很奇怪啊!

    金英铭是杨轶的忠实粉丝,他拿着第二首歌曲谱,激动地为杨轶辩解道:“不,不奇怪,我觉得这就是杨轶杨老师的厉害之处,他又在音乐风格上做出了创新。这次,他融入了比较老的民歌的元素,还有少数民族的音乐的特色,在器乐上,还增加了二胡……”

    金英铭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大堆,但实际上,墨菲说的并不是这首歌的编曲,而是这首歌的歌词。

    杨轶倒是听明白了,他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等金英铭说完之后,才跟墨菲私底下解释起来:“我写的这首歌,里面描述的两个对象,并不是指我啊!你也知道,我在遇见你之前,哪里有时间去谈对象?”

    墨菲心里头的酸意才退了下去,她不解地问道:“那你描述的是谁?”

    “老罗啊!你别看他现在挺稳重的样子,但我刚来战狼的时候,他还是小年轻一个!”杨轶笑着说道,“他的媳妇是他的青梅竹马,那时候还不是他媳妇,两个人就感情特别好!”

    杨轶说的这个虽然是自己勉强凑出来的联系,可是他也没有撒谎,罗宗盛和他媳妇的故事确实如此。

    “我们的部队纪律很严格你知道吧!平时都不允许给家里打电话,要保密,只有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才能打,然后老罗他给父母打完电话,就给他女朋友打,两个人那个叫腻歪啊!比我写的这首歌还腻歪。”

    墨菲掩嘴偷笑,说道:“那你把这首歌写出来,老罗听到了,不是会跑来揍死你?”

    “管他呢!先唱了再说,反正他也打不过我。”杨轶嘿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