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一章 绑架事件
    (被和谐的第二百九十章在作品相关的公共章节里!求月票)

    苏联在联合国大会上的言论引来一群极端组织的不满,他们认为科兹洛维奇这是在羞辱自己的宗教信仰,强烈要求苏联政府道歉,否则将会对苏联采取报复性的打击。`对此,苏联不过是置若罔闻说了一句呵呵。在强大的面前,你们算哪一根葱?

    而且之前苏联在反恐方面还特地出过宣传,向所有恐怖分子说明苏联的特种部队是怎样与他们进行战斗的。

    “假如你们想知道自己面对的是哪一个国家的特种部队,那么我可以非常负责任的告诉你:手持震爆弹,霰-弹枪还有ar突击步枪的,这是美国的斯沃特。头戴防毒面具,手持轻巧的mp5冲锋枪,是英国的sas特种部队,假如你看到对方驾动用武装直升机,步战车,rpg火箭筒还有pkm通用重型机枪,这是苏联的阿尔法小组。”

    “对于反对恐怖分子的立场问题,美国和欧盟:如果能保证人质安全可以和恐怖分子进行谈判。以色列和其他国家:能保证人质安全下保障恐怖分子的家人安全。苏联:很抱歉我们没有正式反恐法,能用的只有战争交火原则,而且是不留活口的那种。”

    “在各国判断恐怖分子的标准问题,欧盟:通过情报局线人提供的情报。美国和以色列:对可疑人员进行水刑逼供。`苏联:如果一个人长得恐怖分子,走路像恐怖分子,行为像恐怖分子,那么他就是恐怖分子。”

    有些国家对于苏联表的这篇略带调侃性的宣传表示不屑,却忘记了苏联击毙过的宗教极端分子堆起来能成为一座小山丘。苏联之所以社会稳定,很少生恶性的恐怖袭击事件,靠的就是克格勃高效的运转,还有比恐怖分子更加血腥的手段。

    不过总有怨恨苏联的家伙想方设法要让俄国人付出代价,比如刚刚在联合国大会堂上被苏联代表羞辱的克罗地亚人,将莫斯科视为阻碍国家的最大障碍。他们表示要报复苏联。让他们知道克罗地亚人的可怕。

    一群满怀着仇恨的年轻人从克罗地亚的军队离开,他们准备对苏联对外人员实施血腥的报复。他们的目标是苏联驻黎巴嫩的贝鲁特大使馆,打算在那个政局动荡的地方进行秘密的绑架还有刺杀,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他们打探到之前在联合大会上羞辱克罗地亚人的科兹洛维奇近期因为工作原因而调往贝鲁特。

    “既然你们都不愿意帮助克罗地亚人民,那么我们将通过血来唤起这个世界对于我们的关注。我们的人民绝对不会选择沉默,任人宰割。”抵达贝鲁特的克罗地亚军人开始研究起苏联大使馆的布局,他们将袭击贝鲁特大使,让全世界人民都能在电视机面前听到克罗地亚人的诉求。

    不过这些克罗地亚人也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1958年也有一群活得不耐烦的伊-斯兰解放阵线极端组织绑架了四名大使馆人员,并且还杀害了其中一位。`结果这个极端组织的另外几名头目被克格勃特工抓住后直接虐杀,完事将尸体肢解后寄回去。从此黎巴嫩没有人敢去打苏联大使馆的主意。

    中东的街道上永远是一副尘埃飞扬的模样,头上裹着方巾的男子正在注视大街上一举一动,他们等待着苏联大使的汽车从这条路上经过。这些克罗地亚人也奇怪为什么苏联人采取的路线永远是固定不变的,难道他们不害怕遭到恐怖袭击吗?

    克罗地亚人哪里知道在黎巴嫩,苏联人比恐怖分子还要恐怖分子,就算是极端组织忌惮疯狂的格鲁乌,没有哪个不开眼的极端组织会去绑架俄国人,别到时候赎金没有拿到手。自己家老婆孩子全部被3omm的航炮打成了筛子。

    看到远处的几辆吉普正朝着这边过来,白袍之下藏匿着卡拉什尼柯夫步枪的克罗地亚人各自使了一个颜色,准备拦截并且绑架贝鲁特大使,还有吉普车上的科兹洛维奇。

    汽车有些颠簸,科兹洛维奇埋怨莫斯科高层为什么将自己调到中东这个是非之地来工作半年躲避舆论的风声。而贝鲁特大使安那托夫却笑着示意让老朋友放松一些,“难道你不知道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吗?贝鲁特的苏联大使馆比美国的安全多了。”

    “武装人员最多吗?”科兹洛维奇苦笑了一下,继续低头翻阅手上的资料。

    “不是,是我们在这里的名声最糟糕,糟糕到连恐怖组织都不敢拿我们怎么样,甚至连真主党跟这里的格鲁乌都有利益来往。所以你在黎巴嫩是最正确的选择。”安那托夫开口说道,他将科兹洛维奇手中的资料拿开,变魔术一般从身后拿出一瓶酒,在科兹洛维奇的面前晃了晃。

    “虽然说中东这边一般不喝酒。但是这个规矩对于喜欢伏特加的民族来讲,是个例外。我的老朋友,要不我们喝一杯在说吧。”安那托夫用酒精来勾引科兹洛维奇。

    科兹洛维奇笑了一下,正当他准备接过安那托夫手中那瓶酒时,突然汽车来了一个紧急刹车,让他险些从座位上甩出去。

    “怎么回事?”安那托夫不满的说道。他指责司机说道,“小心点,要是出了什么事可不是你能够担负的起的。”

    “不好意思,安那托夫大使,前面有个贩卖水果的商贩突然摔倒了,我们不得不停下车来。”司机试图解释道。但是坐在副驾驶座,保卫科兹洛维奇和安那托夫的格鲁乌士兵却察觉到一些异样,他叮嘱其他人照顾好两位对外高层领导,然后拿起步枪下车查看。

    不过他没想到自己刚一下车,就毫无征兆的被一颗子弹射中了心脏,枪声穿透了他面前的车窗玻璃,直接撕碎了他的心肌,这位格鲁乌的特工当场倒地不起。顺着枪声的方向望去,那位从水果堆里掏出一支乌兹冲锋枪的白人这端举着冒烟的枪口,对准了另外两辆车。

    “这绝对是他们所做过的最愚蠢的一件事,格鲁乌可是报复心非常强烈的。”面对袭击,贝鲁特大使反而没有表现出慌张的神情,而是饶有趣味的看着袭击者接下来要怎么办。其他汽车上的安保人员迅下车,打开科兹洛维奇那辆车的车门,先将两位苏联高官拉扯到安全的后方,并且呼叫增援。

    不过他们显然没有想到这次策划袭击的人数居然会如此的乎他们的想象。几乎是在最前面伪装成水果摊小贩的克罗地亚人开完第一枪之后,紧接着第二枪声也响起,这次是冲着大使的车直接扫射过来,好像根本没有打算留活口。

    枪声和叫喊声此起彼伏,包围车队的人越来越多,将人数有限的格鲁乌士兵包围了起来,占据建筑物的各个方向,四面八方各个角度射击那些人。保护大使的士兵在不断的牺牲,这些可不是什么都没经历过的平民。克罗地亚游击队可是有着丰富的刺杀,绑架或者杀害一名苏联政府外交高官都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鲜血与尘埃飞扬,千疮百孔的车身却很好的保护住了大使不被流弹集中,这种加装了防弹装置的车辆是每一位苏联外交官员必须配备的车型。

    与科兹洛维奇的不安截然相反的是安那托夫的风轻云淡,他甚至点燃一根香烟,示意科兹洛维奇不要太过紧张。

    当最后一个安保人员倒在安那托夫脚边的时候,他将双手抱紧靠在后脑勺上,等待着对方的到来。果然一群操着欧洲方言口音的家伙冲进来,用枪口指着安那托夫。(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