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包子是一只小奶狗,一只爱玩的小黄狗,它喜欢跟在小主人的屁股后面,找机会屁颠屁颠地跑到小主人面前,摇着尾巴,抬着脑袋,期待着小主人能带它到外边去溜达。

    它最喜欢的事,就是在湖边的小路上和小主人欢快地跑,然后扑腾着跳起来,和飞舞在花朵上面的蝴蝶玩游戏。

    但包子依然保持着土狗警惕、看家的天性,它虽然只是一只只有四个月左右大的小母狗,可是,它依然忠心耿耿,在主人们不在家的时候,提高着警惕,支棱着耳朵防止有陌生人入侵。

    要是有不认识的车辆经过,在房子门口趴着的包子还会站起来,望着篱笆外面,奶声奶气地吼两嗓子,虽然一点威胁感都没有。

    这天,小主人好多朋友来访,有大大的人,也有小小的人,最后还来了一个胖胖的小女孩,她还牵着一只大大的白狗。

    这只成年的萨摩耶被照顾得很好,毛发蓬松如覆盖了一层柔软的白雪,确实很漂亮!而且它也很乖,安安静静地趴在那里,吐着舌头,就好像是一只微笑的天使!

    它的到来,一下子受到了曦曦和其他小朋友的欢迎,她们在楼下,跟兰馨家的大狗玩了起来。

    包子也是初生狗犊不怕虎,它面对着身材、体积都比自己大十几倍的大狗,也是一点都不害怕,摇着尾巴,跑到萨摩耶跟前,嗅来嗅去。

    萨摩耶性格比较温和,它面对着活泼的包子,只是左右转头看着它,顶多在包子踩着自己尾巴玩的时候,伸出一个爪子,轻轻地拍了拍包子的脑袋,似乎很宠溺的样子。

    不过,萨摩耶没有跟包子玩,毕竟它是大狗,被它的小主人和一群小朋友围观着,没有像包子那样动来动去,就乖乖地趴坐在那里,等着她们抱抱。

    大白狗不跟包子玩,包子也没有恼怒,它依旧欢快地在周围蹦蹦跳跳的,精力十足。

    小朋友们吃了一些杨轶带出来的糕点,然后叽叽喳喳地说着话,不知道她们怎么聊的,居然决定一起去兰馨的家看看。

    曦曦、陈诗云等几个小姑娘抢着要牵萨摩耶,倒是没有人记得包子,包子跟到了别墅的院门口,发现小主人没有带自己出去玩的意思,便停下了脚步。

    杨轶不放心这些小朋友自己出去玩,而且还带着一只大型犬,虽然是性格温顺的萨摩耶,但杨轶还是不放心,他跟几个家长交代一番,让墨菲继续作陪,自己便跟着她们出去。

    “包子,你要留下来看家,不能出去玩。”杨轶看到包子在院门口徘徊,他可没有空带包子一起出去,他还要照顾五个小朋友,所以指着房子跟它说道。

    包子听不懂大主人的话,但它骨子里的忠诚,让它明白了主人的意思,它要把守着别墅,今天来了这么多陌生人,可不能让他们把家给偷了!

    哼哼!

    包子转头跑回到房子门口,警惕地趴坐着。

    它还真的发现了动静,院子的篱笆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响,包子扭头看过去。

    不过它没有动弹,因为能够闻得到,那是自己人。

    只见哆哆从篱笆那儿灵活地钻了出来,蓝墨色的大脸蛋望向了包子。

    要是平时,包子肯定屁颠屁颠地凑上去跟哆哆玩耍了,可是今天不行,包子只能看着哆哆伸了个懒腰,然后麻利地爬到了院子里的树上,在上面眯起了眼睛。

    看家护院其实还是有点无聊,包子在门口趴了一会儿,便决定进屋子巡逻巡逻,它能听到屋里那些大人们的聊天声音。

    在客厅里兜了一圈,包子转到了偏厅,瞧见了小矮桌子上的鱼缸。

    “这是什么?”包子如果会说话,它肯定会在心里这样想着,平时的鱼缸都是用铁丝网锁着的,它都没有机会接触。

    包子可是经常看到小主人在观察里面的东西,现在看到鱼缸不设防,它的好奇心涌了上来。

    小矮桌不高,而且包子现在也渐渐长大,尽管这小腿还是很短,但跳上这个小矮桌也是可以的。

    包子看了看里面,几条小鱼在游来游去。对于小鱼,包子没有什么兴趣,它倒觉得那几条小鱼在穿梭的“石头”有点意思。

    猫怕水,狗可不怕,它好奇地伸出爪子,伸进水里,拨了拨小假山,顿时,叠着的龙骨石翻倒了一块,吓得里面的小金鱼四处乱窜,游来游去,不知道有没有吓破胆。

    包子其实也被这动静给吓了一跳,赶紧收回爪子,往后面缩了缩,观察了一会儿,才发现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有点无趣,不过正好来了,包子也渴了,它便凑过去,伸出舌头舔了舔鱼缸里的水。

    味道怪怪的,但包子没有嫌弃,喝了两口,但它长长的舌头一卷,不小心将一条慌不择路、送上门来的小金鱼给卷了到了嘴巴里。

    那活蹦乱跳的小金鱼吓了包子一跳,它打了个喷嚏,把嘴巴里的小金鱼吐了出来。

    或许吐到鱼缸里,小金鱼可能还有救,可是,包子都把头收了回来,小金鱼被吐到了桌子上,奄奄一息地躺着,没多久就没有了动静。

    包子歪着脑袋观察了一番小金鱼,还伸出小爪子拨了拨,或许它还在疑惑这东西怎么从鱼缸里跑出来的。

    “包子,你在做什么?”墨菲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她要去厨房拿一些水果沙拉,经过偏厅的时候,看到了这一幕。

    包子也扭过脑袋,看了看女主人,它摇着尾巴,跑到女主人脚边讨好地蹭了蹭。

    “金鱼!”墨菲在包子挪开屁股之后,才看到了桌子上那只金鱼,她惊呼出声,“包子,你对它做了什么!”

    包子能够感受到女主人语气中的焦急,它一边摇着尾巴,一边抬着脑袋,一脸无辜。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这鱼自己跑来了我的嘴里。

    如果包子会说人话,它肯定会这样跟女主人解释。

    墨菲慌忙跑了过去,她小心翼翼地将小金鱼捏起来,放回到鱼缸里。

    但太迟了……那只可怜的小金鱼,已经一动不动,翻着白肚,飘在水面。

    而这个时候,墨菲也才发现,鱼缸里一片狼藉,她和杨轶弄了好久的假山都乱糟糟的,更别说其他东倒西歪的假水草!

    另外三条小金鱼还好,还活着,但瞧它们惊慌躲避墨菲的样子,看来也是吓得不轻。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们金鱼兄弟四人,在自己的地盘游泳,忽然有一只可怕的大脑袋伸了过来,好像天狗一般,吞天蔽日,一舌头把我们一个兄弟给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