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三章 红色火海
    第二更

    人民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有一个好处,就是在某些重大事件的决策方面可以依靠政治精英们迅速通过法案,从而为紧急事件赢得了宝贵的时间。起码不会向国会里那些坐在椅子上吹着空调发表不负责任言论的议员一样,等你们会开完了,嘴炮打完了都不用行动了,直接去收尸得了。所以说资本主义的会议室延迟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

    就在做完决定之后,苏联政府与波黑塞族政府进行紧急协商,告诉他们苏联准备派遣空军袭击克罗地亚叛军的地盘,而塞尔维亚军队最好为苏联空军提供地面指引,毕竟情报战争还需要他们来进行提供。

    这一次图式轰炸机携带上为克罗地亚军队准备的燃烧弹,苏联空军的地面人员顺带在弹头上抹一点猪油,也算是送给克罗地亚人和某个教会的小小礼物。被沾染了猪油的炸弹炸死后可是上不了天堂的,不知道穆族的士兵知道这个真相后会有怎样的表情。

    很快轰炸机从乌克兰升空,飞往波黑交战区域,相隔了两个国家的长途奔袭,只为打击那群绑架了美国外交人员的王八蛋。圣诞节前的天气晴朗的实在不像话,为图式轰炸机的投弹提供了良好的氛围,可视度良好的情况下,五架图式轰炸机向地面投下了为克罗地亚人准备好的新年礼物,燃烧弹。这次的打击行动也被苏联称之为“圣诞礼物”攻势行动。

    华约巨熊的载弹舱被打开,就像满天落下的钢铁之雨一样,炸弹投向了克罗地亚人聚集的城镇。前一天晚上收到情报的塞尔维亚军队从城市中全部撤离了出来,就是为了将整座城市变成燃烧的火海。那一天,盘踞在城市各个角落里的克罗地亚人和穆族,总算感受到什么叫来自红色主义的惩戒。

    第一个燃烧弹爆炸时产生的烈火几乎覆盖了整个街区,燃烧的液体瞬间覆盖了那些还在大街小巷中战斗的克罗地亚人,一旦那些凝固汽油液体沾染上了皮肤,他们就没有摆脱和生还的可能。然后是第二颗,第三颗。第四颗凝固-汽-油弹的爆炸,炽热的气浪吞没了所有的街区,熊熊燃烧的烈火将奔跑的人群化成了黑色的焦炭。没有制空权的克罗地亚游击队在苏联的轰炸机面前就是被屠戮的羔羊。

    之后进入城区的塞尔维亚军队也会对这一幕感到震撼,他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残忍了。看到苏联人使用了凝固汽-油弹之后才明白,对方只需要动一下手指,就能将敌人灰飞烟灭。也难怪波黑战场上的克罗地亚游击队里会流传着一个恐怖的传说:看见在战场上看见俄国人的第一反应不是开枪,而是转身逃跑,越快越好。

    当图式轰炸机离开被炸弹蹂躏的场合的时候。飞机飞行员回过头看到的只是一片红色的火海,城市已经在熊熊燃烧的烈焰中灰飞烟灭,像是一个巨大的炼狱火炉,只剩下那些还在挣扎的灵魂受尽火焰的摧残和折磨。这次用上的燃烧弹足够让一座大城市不复存在,更别提里面还在挣扎求生的人群。

    苏联轰炸机轰炸的新闻几乎没有等到第二天就被登上了报纸头条,西方喜欢黑苏联的记者特地用上了对平民无差别攻击这一词。甚至造成了上百位无辜克罗地亚人的死亡,这种毫无人权的行为又为他们抹黑社会主义找到了好素材。

    当然一旦遇到这样的事情,美国政府第一时间带头发起了谴责,还没过多久白宫新闻发言人表示,“苏联的这种行为严重侵犯了一个国家的领土安全。还有国际社会的稳定。他们试图用一种反人道反社-会的暴力手段去清扫他们的敌人。”

    而苏联对外部长谢瓦尔德纳泽表示,这是苏联的一次实弹演习失误而已,并不是有意向轰炸克罗地亚军队,当然苏联对此次误炸行为负责,但表示他们不会进行赔偿或者补偿,毕竟演习时出现失误是合理的,苏联不需要进行解释。

    “而且任何跟苏联作对的国家都会遭到报复性的打击,如果克罗地亚人不服气的话,可以派遣部队来攻打苏联啊。哦,我们都忘了一件事。你先从国家中独立出去再说。一个国家军队人数还没超过两万人的军队,也想着跟苏联叫板?也不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资格。”谢瓦尔德纳泽语气强硬的说道。

    “至于北约干过的那些龌龊事情就别提了,海湾战争中你们无差别进攻造成的平民死亡还算少吗?别说死两百多人,就算死一千多人在你们眼中也不过是数据而已。因为对于你们来讲没有什么是金钱搞不定的问题。如果有只能代表你的金钱还不够多。而且人家克罗地亚还没出声就你别再这里瞎掺和,就算克罗地亚发话了,也别忘了这个国家内还有塞族,你一个叛军政府能代表整个国家?”

    苏联对外发言人的一番话简直将美国人气死,演习失误?你家的图式轰炸机会从乌克兰起飞飞跃两个国家去轰炸一个正在实行经济政治封锁的国家?你骗三岁小孩吗?但是毛熊的态度就说明了一切,苏联表示我就是这么嚣张你能拿我咋地有本事来砍我啊?

    英国人本来想通过这次的事件挑头对苏联进行经济封锁。但是考虑到双方正在加深的合作贸易,而且英国最近自己也是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堆。所以也只是口头抗议了几下做做样子。

    至于法国人就跟没时间对苏联的行为作出反应了。他们还在地中海区域一心一意的布局,试图光复法国在地中海曾经的影响力。被阉割了近半个世纪的德国面对苏联也不可能一人单挑,毕竟现在的白左圣母当道的德国可不是当年的德三了。

    于是克罗地亚人只好将自己种下的苦果给吞下,绑架苏联外交官,威胁他们不再支持塞尔维亚的计划非但没有取得成功,自己的国土还遭到了苏联更加可怕的报复打击。总算让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国平常到什么叫钢铁洪流惩戒世界。

    就在苏联在国际政治上步步紧逼的同时,苏联的情报部门也没有放松停歇。他们在与真猪党在贝鲁特的线人取得联系之后跟他们做了一笔交易,苏联愿意提供一批制式武器给他们,但是真主党必须将他们手头上关于绑匪的情报全部提供出来。

    再发生了绑架事件的两个小时之后苏联克格勃的情报专家就已经动身前往贝鲁特,在那里他们遇见了真主党的线人,作为贝鲁特分支的一个小头目,他是属于专门为苏联情报机关提供情报的那种,顺便赚赚外快。

    苏联对国外的宗教的态度比较简单,能合作的就是朋友,跟苏联对立的就是打压的敌人。当然作为共产主义的敌人,他们的手段可比那些没开化哈里发要残忍的多。

    当然对于国内的宗教都是一视同仁,不论是东正教的牧师还是其他宗教的神职人员,敢质疑我们路线的就进喀山精神病院待着,我们什么都缺的,就政治精神病院最多。

    线人向格鲁乌的军官提供了详细的情报,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士占据了一座废弃的工厂,并且在前几天还从黑市里搞来了一批枪支。这样的情报对情报部门来讲就是至关重要的线索。

    “我们知道的也只有那些,听说他们只有一个人会说我们当地的语言,其他的都是不曾见过的生疏面孔。我想他们就是你们要找的克罗地亚人。”情报官将手里夹着的香烟丢在地上,他走到格鲁乌军官的面前,在他耳边私语道,“情报已经提供了,所以我们的武器在哪里?”

    格鲁乌的军官将钥匙递到他的手中,指着不远处的一辆小型货车说道,“你们要的武器全部在那里,如果情报不准确的话……”

    “我以安啦的名义发誓如果情报不准确你们可以随时拿回那批军火。”线人回过头对面前高大的俄国人说道,“真猪党和格鲁乌在贝鲁特这种地方都能和平共处这么多年,不就是因为我们之间的情报合作么?你需要我,我也需要你。只要我们利益一致,那么就不会出什么差错。”

    线人还没走几步,背后就响起情报官低沉的声音,像是一句沉闷的雷声,警告着对方,“但是也别忘了当年贝鲁特外交官挟持事件中,真主党在伊-斯兰解放阵线的背后做过怎样推波助澜的事情。我们可一直没有忘记这件事。”

    这是苏联的无声警告,同样告诫对方在这次的挟持问题背后,不要企图搞什么阴谋,克罗地亚已经变成燃烧的火海,那么你们也同样难逃厄运。

    对方停顿了一下,只是轻轻的摇摇头,没有回头看情报官一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