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四章 救援行动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295.html
    第三更

    当绑架苏联外交官的绑匪们从雪花跳动的老旧电视机内看到自己的家园被轰炸的新闻时候,愤怒和仇恨瞬间就占据了他们的内心,嘴里叫喊着该死的绑匪瞬间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手枪对准了安那托夫的太阳穴,要给他来一枪。

    “你们这群俄国佬,必须死!必须死!”愤怒的即将失去理智的恐怖分子将手指扣在了扳机上,然后打开了保险。预感到自己可能将要被处死,安那托夫只是回过头平静的对科兹洛维奇说一声保重,并且叮嘱对方,“假如你能活着出去的话,科兹洛维奇同志。请告诉我的女儿和妻子,说我很爱她们。而且我信高兴,能为国捐躯。”

    说完这句话,安那托夫只是平静的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宣告声响起。但是同样跪在他身边的科兹洛维奇却瞪了他一眼,狠狠说道,“说什么傻话,安那托夫同志。我们都不会死,祖国不会抛弃我跟你,永远不会。”

    话音刚落,地面就开始颤鸣起来,仿佛地震的前兆一般,碎石也不停的抖动。仿佛有一个庞然巨物正在向自己靠近。那群绑匪还一脸懵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工厂的大门就被猛然撞开,一辆庞大的装甲车以无法阻拦的方式冲撞了进来。就像一头铁甲犀牛瞬间就将门口的守卫给撞翻,然后十四吨重的履带从撞翻的恐怖分子身上碾压过去,只留下一滩血污,还有满地的残肢碎片。血腥的场面极具冲击力和震撼力。

    两位外交官看见苏联的特种部队冲进来,连忙顺势趴在地上,双手抱头。这是最安全的方式。还没等其余的恐怖从碾碎的恐怖场景中回过神来,躲在步战车后面实行步坦协同作战的格鲁乌和阿尔法小组成员的身影同时从身后闪现出来,他们一枪一命的解决所有的恐怖分子,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

    不断的有恐怖分子倒下,急忙中有些人甚至来不及拿起桌上的步枪,这些恐怖分子完全没想到外面的警戒人员居然一声不吭就全部被苏联人给干掉了。

    “该死的。这些人是怎么发现我们的。”一位克罗地亚解放阵线的绑匪护送着自己的头目离开,还没走两步就被爆头枪杀,直接倒在水泥地上。绑匪头目拿起尸体手中的卡拉什尼柯夫步枪一边朝着特种部队队员还击,一边跑去拿起那部摄像机。

    “撤。后撤。”绑匪的头目刚想拿起摄像机逃跑,却被步战车上面的机枪手用通用机枪直接击中脊椎,当场倒地死亡。

    有车载机枪这样的火力压制性武器存在,恐怖分子就完全没有还手的机会了。要么被强大的火力撕碎,要么躲在墙柱后面瑟瑟发抖。

    特种部队成员就像一群杀人的恶魔一边射击一边向前进发。战斗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所有的恐怖分子被就地击毙,他们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射杀,有些人的枪连保险都没打开。剩下还躺在地上呻吟的家伙被直接爆头,他们来贝鲁特之前都接到了莫斯科的命令,不准留下活口,全部射杀。就像普-京说的那样,“对付这群人就该用战争交战规则直接击毙,苏联的刑法对他们来讲太轻了。”

    等到一切重归平静之后,科兹洛维奇和安那托夫才从地上爬起来,特种部队成员发现有两个活口连忙围了上来。他们立马高举着双手用俄语喊道自己人不要开枪。生怕这群杀红眼的人会将人质击毙。

    “你们安全了,两位外交官。”在确认了他们没有在战争中受到伤害之后,科兹洛维奇和安那托夫被送了出去,临走前科兹洛维奇回头望了一眼,他们见特种部队成员正在将那些尸体用绳子绑起来,有些不解的向身边人问道,“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你说那些尸体吗?”阿尔法队员回复道,“那是格鲁乌在国外处决恐怖分子和敌人的一种方式,将他们高高的悬挂起来,向敌人示威。告诉他们。”

    听到悬尸示众,科兹洛维奇咋舌的说了一句真是哥萨克式的做法,野蛮而暴力。

    “但是却能对敌人产生极强的震慑力,不是嘛?”被搀扶着的安那托夫插嘴说道。“起码要让其他人知道想绑架苏联外交官的下场就是这样,仁慈是展现给我们的盟友看的,对付敌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比他们还要残忍。”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我不是不要报复他们,而是让整个世界都能看到我们的血腥复仇。在这一点上,以色列的摩萨德就做得不错。”

    苏联人可是说一不二的民族,既然他要将那些人的尸体悬吊起来那么就绝对不会嘴上说说而已。最终抢先来到现场的半岛电视台记者只看到悬挂在电线杆上随风飘舞的尸体,还有苏联特种部队完成使命之后的杯盘狼藉。燃烧的木块,坍塌的砖墙,还有被撞破的铁门,看起来这里就像遭遇了一场战争一样。

    战斗民族的日常反恐,就是在手段上比恐怖分子还要像恐怖分子,否则怎么能够震慑住那些想要在莫斯科进行炸弹袭击的人。

    画面上的恐怖分子都是被双脚绑着悬挂的尸体,还有那一具被装甲车碾成薄片的也被挂在了上面,血腥而震撼。半岛电视台转载的那一幕,让哥伦比亚的毒枭,非洲的联合革命阵线,秘鲁的光辉之路,活跃在中东各种宗教解放组织都意识到有一个国家的手段,比他们还要恐怖。并且对不要招惹苏联这一共识根深蒂固。

    “如果恐怖分子遇到了苏联特种部队的成员,我给他的建议要么转身逃跑,要么开枪自杀。别想着弃枪投降,苏联人的对待恐怖分子的法则就是不留活口,因为他们比恐怖分子还要残忍。”英国新闻广播电视台的主持人这样说道,“当然,如果我们的政府有他们一半强硬的话,我相信欧洲就没有恐怖袭击了。”

    回到莫斯科之后,亚纳耶夫直接接见了科兹洛维奇和安那托夫,还有负责救援行动的阿尔法特种部队队员。亚纳耶夫甚至破格在克里姆林宫举办了一场盛宴,迎接科兹洛维奇和安那托夫的回来,原本按照他们两人的规格,远远不足以让亚纳耶夫在克里姆林宫摆出一副国宴的待遇。

    不过亚纳耶夫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重大宣传政府正面亲民形象的机会呢,谁说苏联给人的映像是反人权,不过是以前那帮宣传部的蠢材们不会做宣传而已。

    原本以为自己回到国家会受到处罚的两个人非但没事,还受到了亚纳耶夫的点名提携,他对于两位外交官在贝鲁特的遭遇表示慰问。

    圣乔治厅的盛宴灯火辉煌,餐桌上摆放着鎏金的烛台,上面白色的蜡烛正在缓缓的燃烧。银制的餐具和餐纸整齐的摆放在橡木的桌面上,等待着他们主人的到来。

    亚纳耶夫在宴会中向他们强调,“我们绝对不会抛弃一位在海外的苏联公民,你们的安危永远比任何一切都要重要。”

    哪怕是遭到了挟持,回国之后两人还受到了苏联英雄般的对待,这让安那托夫有些无所适从。而亚纳耶夫也想借此改观一下人民对苏联的映像。我们可不是那个只关心集体利益,没有人权的国家,美国能做到的,苏联也同样可以。

    “我代表苏联人民,感谢你们所付出的一切。或许你们的姓名无人知晓,但是你们的功绩与世长存。”亚纳耶夫向那些特种部队的成员敬酒,因为这次的宴会是秘密的,所以在场也没有记者会将这些队员的长相拍下来传播出去。

    其他人都诚惶诚恐的站起身端起了杯子,能得到苏联最高领导人的接见对他们来讲已经是殊荣了,由领导人亲自敬酒更是可以吹嘘一辈子的荣耀,简直比苏联英雄的称号还要让人脸上有光。

    “我知道过去你们的战友曾在中东,曾在非洲甚至是南美洲都有过牺牲,他们的尸骨甚至来不及撤离,永远的埋在了无名地之下。但是国家并不会忘记这些人,不会忘记他们所作出的贡献,也正是因为有你们这些无名英雄的存在,将黑暗远远的拦在我们的身后,我们的世界才会光明,这一杯,为了我们的英雄们而干杯。”

    在圣乔治厅上悬挂的水晶灯的璀璨照耀之下,亚纳耶夫恍然间有些炫目,看不清面前人的表情,只能看见他们笔挺的脊梁,壮硕的身躯。也正是这样的人,才能成为苏联的脊梁,撑起整个民族的尊严与骄傲。

    “也正是因为有这些英雄们的存在,我们的祖国才不会黑暗。”

    “为苏联的英雄们,敬礼!”

    亚纳耶夫高举起水晶杯,这一刻他看清了所有人坚毅的眼神,还有心中同样坚毅的信仰和希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