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章节目录 第537章 怯雨羞云情意浓(2/4)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295764.html
    今晚还有惊喜?

    杨轶看到墨菲眼神迷醉的模样,顿时也猜到了惊喜是什么。这自从墨菲怀孕之后,他就憋了几个月,用手或者其他部位的不算,听到墨菲的呢喃,杨轶这心里的野火已经开始燎原了!

    看了一眼曦曦,杨轶只能压低声音,凑在墨菲晶莹的耳边,嘀咕道:“瞧你说的,我都想跳过前边这些节目,直奔主题去了!”

    墨菲却撩完了杨轶,笑嘻嘻地从他怀里起来,说道:“那可不行,主题是你过生日,我跟曦曦可是给你准备了一些小节目。”

    晚上,吃完饭之后,杨轶的生日派对也便开始了。

    墨菲说和曦曦准备的一些小节目,主要还是唱歌。毕竟墨菲也只是昨天偷偷跟曦曦说了这个事情,没有特别的排练,只能是表演她们会的东西,想要整出特别多的花样也不可能。

    第一个节目是她跟曦曦合唱《大王叫我来巡山》,主角是曦曦,小姑娘现在唱这首歌已经很娴熟了。

    “大王叫我来巡山,我把人间转一转,打起我的鼓,敲起我的锣……”只见穿着可爱的兔子图案小睡裙的曦曦,笑容灿烂地站在爸爸妈妈的面前,一边扭来扭去,好像一个在花间跳舞的小精灵。

    当然,曦曦也会有忘词的时候,这时候墨菲便带着她唱两句:“太阳对我眨眼睛,鸟儿唱歌给我听……”

    接着,曦曦大眼睛亮了起来,顺着这个词儿,声音清亮地唱着:“我是一个努力干活,还不粘人的小妖精。”

    这里小姑娘还自己配了动作,可爱地用两根食指,指着自己的小脸蛋,扭扭捏捏地,好像夸张话剧里的小妖精一样。

    然后她自己也觉得有些害臊,扑到了爸爸的双腿间,吃吃地笑了起来。

    曦曦表演完之后,墨菲则给杨轶表演两个小节目,一个是她拉小提琴,墨菲拉小提琴的技术不算高超,但毕竟也是从小学的,她拉了一曲这个世界比较有名的小提琴曲《秋季恋歌》。

    柔和缠绵的曲调里,杨轶和墨菲温情对视着,要不是曦曦在一边拉着被迫人立而起的包子咯咯笑着跳来跳去,这个气氛就浪漫得快比得上圣诞节前夜了。

    那个时候,杨轶也是给墨菲拉了一个小提琴曲,叫《爱的礼赞》。

    墨菲的第二个节目,是当初杨轶向墨菲求婚时候唱的《当你老了》。这首歌墨菲很喜欢,杨轶跟她说,这首歌其实女歌手唱得更好听,墨菲便爱不释手,还研究了好久这首歌的各种唱法。

    “……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墨菲认真地唱着,那颤巍巍的小尾音用的,真的是情感浓郁。(注1)

    杨轶一边听歌,一边注视着墨菲姣美的脸蛋,心中有万千感慨在涌动。

    “风吹过来,你的消息,这就……是我,心里的歌。”墨菲也是深情地望着杨轶,一只手轻轻地抚在她饱满的胸部,一只手动情地伸向了杨轶。

    杨轶微微一笑,牵上了墨菲的手。他不满足于只听歌了,还跟在了墨菲的歌声后面,轻轻地合音,将这个清唱的歌声里又多了几分人声和出来的韵律。

    节目表演完,一边拉着可怜的包子伴舞的曦曦还意犹未尽,她跑到爸爸的怀里,仰着小脑袋,说道:“麻麻唱歌好听。”

    “对,妈妈唱歌好听,你唱歌也很好听,我们家两个可爱优雅的女士唱歌都很棒!”杨轶疼爱地用两只手揉着曦曦的小脸蛋,笑着说道。

    “嘻嘻。”得到夸奖,小姑娘心满意足地笑弯了眼。

    接下来是拆礼物和吃蛋糕。

    曦曦给爸爸送的礼物倒没有什么新意,还是一幅她用彩色铅笔画的画,不过简陋的画画里,可是有着丰富的剧情。

    “这个厉害的人是粑粑。”曦曦指着画里一个有脸也有身子的长条人,然后再指着前面一个大大的“狗”状生物,说道,“然后粑粑打败了大灰狼,一拳头就打败了大灰狼,把曦曦和麻麻救了出来。”

    “曦曦和妈妈在哪里?”杨轶笑着问道,其实他已经看见了。

    曦曦可是很认真,她连忙指着画里的一颗大树,上面两个小小的火柴人:“曦曦和麻麻在树上,树上有一个大房子,然后曦曦和麻麻住在大房子里。”

    “这是树屋啊!你从哪里学来的?”墨菲好奇地问道。

    “电视呀!我看到有好大的房子,然后建在了树上,然后还可以住在里面,很好玩的。”小姑娘以为爸爸妈妈不懂,连忙站起来,小手比划着给爸爸妈妈描述起来。

    吹蜡烛,吃蛋糕,值得一提的是,包子这个小吃货腆着脸,也想凑过来分一杯羹。

    “包子,你也要吃吗?”曦曦这个善良又天真的小姑娘,看到包子在自己脚边钻来钻去,还扒着自己的小裙子直立起来,她便想分包子一些,尽管她也超喜欢吃蛋糕,有点舍不得。

    “包子不能吃蛋糕。”杨轶听见了动静,他跟曦曦说道,“蛋糕里有奶油,它消化不了,会拉肚子的。而且这个是巧克力蛋糕,里面还有巧克力,包子绝对不能吃,吃了对它的生命有危险。”

    曦曦惊讶地看着爸爸,听完后,她连忙将自己手上的那一小块蛋糕举高高,还嘟着小嘴巴说道:“包子,你不能吃,粑粑说你不能吃的。”

    一晚上,整个别墅都充满了欢声笑语,直到粘人的“小妖精”被墨菲哄睡着了。墨菲才转头,嗔怪地推了推坏笑的杨轶,说道:“你快去洗澡,就剩你没洗了!”

    “要不一起来吧!”杨轶拉了一下墨菲的手,嘿嘿一笑。

    “不行!快去啦!”墨菲不肯。

    杨轶只好转身进去了浴室。

    等他系着浴巾出来,大大的卧室里只有曦曦在床上甜甜地睡着,墨菲却不见了。

    “哪儿去了?”杨轶很好奇,他走到床边,看到一张墨菲留下来的纸条。

    “来次卧!”言简意赅,上面还用口红画了一个唇印。

    杨轶热血涌了上来,又好奇,又有些激动地从主卧出来,走向二楼的次卧,心中仿佛有一匹野狼在嚎叫:“嗷嗷!”

    当然,出于礼貌,杨轶还是轻轻地敲了敲门。

    “进来啦,还敲什么门!”墨菲的笑声传了出来。

    “那我进来咯!”杨轶迫不及待地推开次卧的门。

    推开门的一刹那,杨轶仿佛进入了一个梦幻般的世界,没有开灯,只有床头那淡红色的灯光,如轻纱般笼罩。

    且不说不说房间里其他布置,这大床上面,外沿如同蚊帐般悬挂着千丝万缕,一只只精致、五颜六色的纸鹤被绳子串成了帘,看起来,就好像一道精美的盖头,等着新郎伸手去掀开。

    原来,这两个月墨菲叠的千纸鹤,都用在了这儿啊!杨轶说为啥墨菲一直在叠,却没有看到有什么成果出现呢!

    杨轶还有一点不知道的,这个房间的布置,其实没有找人帮忙,都是墨菲自己一个人完成的,特别是制作这个千纸鹤帘子,花了她好多天的时间和精力。

    隔着千纸鹤串成的帘子,杨轶能看到他魂牵梦绕的佳人,正侧腿坐在床上,皓白修长的胳膊、如玉般皎洁的玉腿,仿佛只有一块红布覆身,若隐若现的,最令人心动的是佳人那一抹娇羞。

    不知道为啥,杨轶忽然想起了柳永的《斗百花》:满搦宫腰纤细,年纪方当笄岁……如描似削身材,怯雨羞云情意。(注2)

    但现在不是背词的时候啊!

    “这其实才是今天你的生日礼物。”隔着千纸鹤帘子,墨菲羞意浓浓地小声说道,“不是我们婚礼的那天没有洞房吗?我想……”

    说到后面,墨菲都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你的身子可以承受吗?”杨轶有些担心地问道。

    “嗯呢,可以的,一般三四个月后就可以了。上次婚检,我还特地问过医生,只要不那么激烈……”

    这番话,不是情话,胜是情话。这呢喃软语,好像一个曲儿撩人心弦。

    杨轶那还忍得住,他拉开帘子,终于可以看清,看清墨菲红红的脸蛋,好像喝了酒一般迷醉,同样迷醉的是她的眼神,还有那红艳的肚兜。

    其实,有些渴望,是相互的。

    这一夜,没有狂风骤雨,毕竟只是春末夏初,温和连绵的细雨伴随着清亮的蛙鸣,将缠人的曲儿唱到了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