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三章 我们选择拒绝
    无限循环的安利,微信公众号“亚纳耶夫”,已经开始第一个故事《莱伊宅阴谋》的连载,这是一个根据真实事件发挥脑洞的故事,请多多关注!因为文中提到的军火扣查事件作者工作的公司也牵涉在内。

    当科尔一走上镁光灯就开始闪烁起来,所有记者都将镜头对准了这位德国的领导人,他们迫切的想要知道最近国际社会上被炒得沸沸扬扬的难民问题,德国政府要怎么去解决。

    所以在新闻的发布会上,记者一上来就抛出了最关心的问题,“关于穆族难民提出的获得德国永久合法居住权的请求,科尔总理会怎么选择?会提供给他们吗?还是说选择拒绝?”

    科尔简洁明了的回答道,“我们当然不会选择留下,我相信将他们遣送回克罗地亚是最好的选择。”

    此言一落全场哗然,所有人都对科尔胆大的发言而感到不理解。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听科尔继续说下去。

    “难道总理就不怕会被人说是……恩……新纳粹主义?说德国人歧视外来的移民?”记者抛出了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

    科尔摇摇头,说道,“不怕。因为德国向来致力于从根本上解决难民的问题,而不是从表面上解决。谁都知道现在南斯拉夫的内战已经结束了,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签署了和平协议,所以帮助他们重归故土才是最根本的任务。就算将难民留在德国,那么他们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而难以融入到德国社会之中。”

    科尔选择避重就轻的方式回避所谓的歧视问题,他向媒体表示会进一步的解决这些问题。

    “但是这会不会让那些难民看作是我们歧视他们做法?”记者又询问道。

    “那只是玻璃心而已。所有人都知道德国政府在花费纳税人的金钱为难民提供服务,我们已经花费金钱送他们回到自己的家园,假如继续赖在这里,算什么?德国社会尊重劳动人民,但是从来不会花钱去养一群蛀虫。”科尔说完这些话就有些后悔了,毕竟说的有些露骨,他可不像苏联总书记亚纳耶夫那样,敢直接在公众场合这样说道。“任何企图让女人蒙上黑色面纱,将异教徒的脑袋割下,并且不相信安啦就要死的人,苏联政府敢将他们送进喀山精神病院。接受克格勃的治疗。直到让他们意识到谁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宰。”

    至于那些发布言论说将要针对莫斯科,针对亚纳耶夫发动恐怖袭击的极端宗教分子,过一段时间总能发现他们的被炸死在中东或者在高加索某片山区的新闻,胆敢抛头露面威胁苏联政府的恐怖分子,最终都会以死亡的结局收场。正如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所说的那样。我们从来不会像恐怖分子一样传播恐惧,因为我们本身就是恐惧,令整个世界恐惧的幽灵。

    今天晚上的这场发布会是德国政府的一个声明,告诉所有人德国政府难得强硬一次的态度。但是科尔所说的话还是被左-派的圣母们不停的曲解和放大,他们认为科尔所说的话依旧是歧视外国移民,歧视穆族。他们强烈要求德国政府撤回这项决策。

    “科尔滚下台!穆族也是人!强烈要求所有人平等对待!”一时之间左翼的圣母们和难民走在德国的大街上,他们强烈要求要在这里定居下来,尝试过天堂的美好之后,谁还会回到克罗地亚那个贫瘠饱受战乱摧残的国家。

    警察开始出动镇压他们的游行示威,逮捕了带头闹事的难民。但是这么做也让科尔的政治生涯产生了一丝的危机。他的支持率开始下跌,有一些人认为这是政治-迫害的表现,德国政府正在走向纳粹的老套路。甚至在警察执法的时候,还有一些人权组织的人跑过来阻碍警察执法,当然最终的结果也是被一并拘留。

    当欧洲其他国家都在德国看笑话的时候,却只有苏联站了出来就事论事的说话。真理报的编辑直接刊登了一篇文章,怒斥穆族难民的不要脸皮。

    “为什么会有一群冠冕堂皇的强盗占领一个国家,并且指责那个国家的领导人,将他们驱逐出去是错误的做法?为什么会有一群教义上写着不相信就下火狱的狂热信徒,能合法的在大街上游行和示威。指责政府的正确做法?为什么你们面对自身的利益受损,要选择沉默不言?为什么在苏联的土地上,从来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件?”

    “让我来告诉你,因为任何一个群体。一个宗教都没有资格凌驾于国家政治之上,政府代表着人民,代表着国家,而不是代表一群无耻的难民。”

    “而现在,德国却纵容他们这样做,所以为什么你们还不反抗?”

    真理报的海外版本可以专门讲那些欧洲国家的人都想做。但是却没人敢讲出来的话。反正苏联从来不在乎被人指责没人权,没自由,不民主。要是按照西方的那一套来做,民族复杂,形势复杂的高加索地区早就独立出去了,要不是亚纳耶夫用民族主义和高压手段死死的压制住那些哈瓦比派系,换成另外一个稍稍软弱一些领导人,就又是车臣内战的结局。

    也正因为如此,亚纳耶夫才会在高加索的宗教分子眼中有一个神鬼共惧的外号,铁与血的斯大林。

    反正绿癌正在逐渐成为欧洲的祸患,就如同当年的犹太人一样,只不过各个国家都被所谓的政治正确所困扰,只有苏联在亚纳耶夫的命令之下,强硬的打压各种教派。真要相信欧洲或者美国人的那一套人权调查那就完蛋了,苏联复杂的民族成分除了用大统一的民族主义政策和高压的镇压手段维护之外,任何想要给他们松绑的政策都会造成一个帝国的覆灭。

    民族的分崩离析是当年苏联解体的前兆,亚纳耶夫永远都不会再犯下这样的错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