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一鳞片爪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31.html
    (今天三更,第一更)

    “苏联的工作重心将会有解放全世界的阶级斗争转变到经济建设为中心,并且建立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经济制度?亚纳耶夫同志,你这是在想什么?修正主义?这可是对共产主义事业路线的背叛啊。”听完亚纳耶夫的工作计划之后,帕夫洛夫表现的惊讶丝毫不亚于决定八一九政变的时候。他可以接受经济转型,容忍市场经济的存在。但他没法接受将阶级斗争的路线彻底变成经济发展。这是对马列主义的亵渎。

    “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帕夫洛夫同志。”很少抽烟的亚纳耶夫从怀里摸出一包烟,取出一根点上,“事实上你们也看出叶利钦全盘市场经济化本身就是一个愚蠢错误的选择,而斯大林模式僵化带来的崩溃危险大家也有目共睹。只有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各种经济共同发展才能摆脱苏维埃被世界淘汰的命运,或者说在帕夫洛夫同志眼中,阶级斗争比苏联发展更加重要?”

    帕夫洛夫一时无语,他想发言反驳,但是亚纳耶夫没给他这个机会,依旧滔滔不绝的讲解道,“而且经济建设不是闭门造车,光是关起门自我发展终将会被世界抛弃。所以除了发展其他经济制度之外,我们还准备慢慢的开放市场,让外国资本融入到我们的轻型工业行业。当然,重型工业等国民经济命脉绝对不可能被西方资本家指染。”

    如果说亚纳耶夫之前的话给帕夫洛夫带来的是出乎意料的惊讶,那么他所说的引进外资则是颠覆性的震撼。这意味着什么?共产主义阵营和西方自由世界几十年来意识形态的对峙正在逐渐的土崩瓦解。

    “就算西方政府再怎么顾忌,眼中只有利益而忽略了国籍的资本家们怎么会放过苏联这么大的一块肥肉。而资本源源不断的涌入苏联又带动了经济的持续发展,这么做才能走出斯大林模式的死局,这就是我的经济计划,还有什么问题吗?”亚纳耶夫问道,西方政府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老实配合的龌龊事他可见得多了。

    “有一个问题,最后我们是共产主义还是资本主义?亦或者是两者兼有?”帕夫洛夫可没有他国领导人经济建设直上的观点,而且他最顾虑的还是西方世界的反应,一旦不能容纳他们,该何去何从?

    这一点亚纳耶夫也曾想过,真要是到那个时候大不了各玩各的经济发展圈子。只要苏联有了喘息的机会,他就不会停止对西方的渗透和进攻,亚纳耶夫的政策就是打击分化西欧,既然经济崛起无法媲美其他国家,那么亚纳耶夫就通过对第三世界的格局变动做到削弱西欧各国的政治力量。而在这瞬间,他想到了那些在未来会成为全世界噩梦的宗教狂热分子。

    “我们南方的邻居有一句很出名的话,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得到老鼠的就是好猫。同样,不管共产主义还是资本主义,能为我们的伟大理想添砖加瓦的,就是实用主义。帕夫洛夫同志,贫穷不是共产主义,我们要做的是所有人实现共同富裕。建立具有苏维埃特色的共产主义制度。”

    “而且为了将来的发展,苏维埃需要盟友,一个强大的,可靠的,可以对付美国的盟友。欧洲那帮墙头草是指望不上,而且我们维持两极霸权已经心有余力不足了,现在要多拉拢一个国家,形成三足鼎立的局势,彻底改变世界格局。”亚纳耶夫的话预示着今后苏联对外政策将会彻底改变,话中所体现的一鳞半爪也预示了在亚纳耶夫心中还有一个更大的计划。

    “亚纳耶夫同志,我可以同意你的做法,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变动会带来什么样的风险?”帕夫洛夫问道。

    最大的风险就是在经济改革中政策的放宽会诞生一批贪污腐败的蛀虫,而这些人则是亚纳耶夫大力打击的对象。

    “我当然明白,事实上经济改革计划还有一系列的配套措施,来作为这次海啸式冲击的大堤坝。”亚纳耶夫已经想好了对策。

    说服了帕夫洛夫之后,亚纳耶夫又跑去找了一趟内务部长普戈和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作为负责监督党内异己分子和维持社会稳定的两个部门,亚纳耶夫需要他们来为自己执行的大清洗计划。

    “建立纪律检查委员会小组,负责监督官员的生活作风问题?”普戈和克留奇科夫倒是没有太多的惊讶,新领导人上任之后都会进行政治大清洗,作为站对了队伍的两个人,此时当然要成为亚纳耶夫的屠刀,执行一些稳定政局的行动。说白了就是铲除站在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那边的政治人物。每次的政局动荡都会有这些可怜的倒霉蛋作为斗争的牺牲品。

    不过亚纳耶夫接下来说出口的话却让普戈和克留奇科夫注意到并不仅是政治大清洗那么简单,“嗯,对了,这份名单上的人物是你们重点关照对象,他们无论是哪个派系的人物,一旦发现他们有过贪污的历史,就请去克格勃的总部喝茶。想必从这些人身上应该能搜刮出不少的赃款用来填充国库。我这么说你们懂了吗?”

    亚纳耶夫将一式两份的名单递给他们,名单上的人物几乎都是各大城市政治部的一二把手。亚纳耶夫这场自上而下的政治清洗将会颠覆苏联中高层的人员构造。

    这可是一向得罪人的任务,亚纳耶夫把持军权高高在上可以毫不在意,但是需要照顾同僚情绪的普戈和克留奇科夫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一时之间两人都不敢答应亚纳耶夫的话。

    亚纳耶夫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他口气不悦的说道,“普戈同志,克留奇科夫同志,你们维护稳定的一定要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手中权利的王冠来自何处。我可以让你们加冕为王,也同样能让你们一无是处。顾忌你的同僚吗,只要我还在总书记的位置上一天,能朝你们下手的,就只有我。”

    亚纳耶夫的话很明白了,既然你们不愿意执行大清洗的任务,那么也就别怪我另换一人来执行铁血政策,而且到时候会不会把你们给清算进去就不好说了。

    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普戈只好硬着头皮接下,他擦了擦额头细密的汗珠,问道,“不知道这次的大清洗要逮捕多少的人呢?”

    “三分之一,起码要换掉政府官员总人数的三分之一。”比起斯大林近乎团灭的功绩,亚纳耶夫选择谨慎处理,“而且按照量刑的标准,被枪毙的贪腐分子越多越好,哦,尤其是那些向往着西方自由的官员,这是重点关照的对象。还有我们需要民众看到整顿腐败官僚机构的决心,才能对苏维埃重拾信心。”

    亚纳耶夫最恨的就是那些吃里扒外的家伙,一边高呼自由对体制口诛笔伐,一边准备着在国家倒台之后,将自己贪进口袋里的黑金洗成合法的收入来源。他恨不得将这些人吞进口袋里的金钱一个不少的扳出来,然后再赏一颗子弹。

    “被枪决掉的那些官员空出来的位置怎么办?”克留奇科夫问道,相比起处决官员,庞大的帝国一瞬间失去了那么多的齿轮,必然会影响国家机器的运转。

    关于这一点亚纳耶夫早就预料到了,他用手指了指桌子上厚厚的人士档案资料,微笑着说道,“难道你以为我还没有决定好人选吗?给你们的那份名单上的人一个都不能少,需要证据确凿的让他们认罪,感受共产主义的惩戒。”

    普戈和克留奇科夫默默对视了一眼,心里有着相同的想法,看来亚纳耶夫总统是真的准备向根深蒂固的官僚集团下手了。只是凭借他一人的强硬手段,能让所有人都俯首称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