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一章 和解
    第一更

    最可怕的一件事不是你就要接受美国的经济封锁了,而是你将要迎接苏维埃的打击报复。前者顶多给你一些阴谋阳谋的诡计恶心你,后者则是直接采取最粗暴的打击手段,有领土争端直接发动冲突,没有领土争端就扶植代理人进行冲突和颠覆。苏联教训别人的手段是能动手就尽量不讲道理,不将对方直接打趴在地上他们很少愿意冷静下来听你讲道理,任何抗议的无效的,只有拳头和实力证明一切。

    就在韩国发生了渔船被袭击事件不久之后,日本的另外一艘渔船也遭到了同样的打击报复,不过这次使用的不是30mm的机炮,而是直接只用ak130的130mm舰炮和七联装mrg-155mm榴弹发射器直接送那些日本的渔民去与上帝见面。

    这场针对平民的血腥屠杀震惊的日本政府,他们强烈的谴责和抗议苏联是在挑衅一个国家的尊严,而苏联发言人则反唇相讥,明显是他们没有在韩国事件中吸取到应有的教训。

    “苏联的警告没有第二次,那些还不会从血腥中吸取教训的家伙最好尽快适应我们的法则。”

    一时之间苏联跟日本和韩国的关系降到了冰点以下,苏联政府毫不掩饰的宣称这次的打击是为山楂花事件中牺牲的飞行员的报复,只要韩国和日本没有进行道歉,那么苏联将会严惩任何一个越过边境线的敌人。

    日本首相细川护熙连忙召开内阁会议,这次的联合行动就连日本政府高层都不太了解,它们只被告知与美国进行一场常规性的演习,且没想到这场常规性的演习为日本带来如此沉重的代价。苏联将怒火率先的发泄在日本和韩国的身上,在没有得到庇佑的情况下,两国成为亚纳耶夫泄愤的可怜虫。

    对此,日本首相不得已与韩国总统进行秘密的会面,两人就苏联问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在如何解决问题上,韩国和日本发生了分歧。日本坚持认为他们和苏联必须在平等的谈判桌上进行谈判,而不是你轰炸了我的渔民之后还大摇大摆的表现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

    而还在头疼国民情绪的金泳三对细川护熙首相这样说道。“一昧的讲求平等对东亚局势没有半点的用处,苏联强盛的实力总有成千上万种方式可以在你家门口或者你家内部制造冲突。这次的渔民袭击事件,下一次可能他的战略轰炸机就直接光明正大的飞跃在你的海域上,这样的冲突事件。难道日本还经历的少吗?”

    “现在我们的重点就是向莫斯科谋求谅解,而不是坚持骄傲的自尊。毕竟是我们的海军先招惹到这个疯子,在他们没有完成预期目标的情况下,苏联的报复会一波紧接着一波。”金泳三准备直接访问莫斯科,对之前的袭击事件进行道歉和慰问。他拒绝了美国人的所谓保护政策。这只会让朝鲜半岛的局势越来越复杂化。

    “这对日本来讲,是难以接受的耻辱。”细川护熙一口拒绝了金泳三的建议,对于经济大国甚至是谋求政治大国的日本,对现在并不是强盛时期的北极熊嗤之以鼻。渔船遭到袭击?大不了以后都不让日本渔民越过那片海域,否则苏联能奈何得了他们吗?

    “除非苏联先向袭击日本渔船的事件作出解释和道歉,我们才会对联合舰队中出现的意外进行道歉,否则我们宁愿撕毁停火协议,恢复战争状态,也绝对不会让苏联得逞。”

    “你忘了当年关东军的下场了吗?当年日本最强盛的时期也没有阻拦他们南下的步伐,凭什么一个被安保条约控制住的国家能够在这场博弈中全身而退?”(威信共众号:亚纳耶夫。)

    “这是一个讲道理的时代。”日本首相细川护熙礼貌的回到道。尽管金泳三的问题并不是那么的礼貌。

    “但我们面对的是不讲道理的对手。”韩国总统金泳三心里冷冷的嘲笑日本首相的无知,起码这个跟宫泽喜一相比,实在是太不识抬举了。

    金泳三和细川护熙走向了两条不同的外交道路,前者直接发出希望能够访问莫斯科的破冰之旅信号,而后者则继续的谴责苏联对日本渔民造成的沉重损失。

    在克里姆林宫的圣乔治厅,亚纳耶夫在金壁辉煌的宫殿里接见了韩国总统金泳三,对方对牺牲的飞行员表示慰问和道歉。并且宣称这样一起事故并不是韩国政府想要看到的,韩国海军在并不了解美国真实意图和情况的时候将军队带入了深渊之中。

    “我们并不想要见到这样的结果,天啊,我们都在做些什么?跟一个毫无冲突的国家交战?这简直疯了。美国用一种狡黠的手段让苏联和韩国之间互相猜疑。然后在背后从中获益。”金泳三一方面友善的进行道歉,另一方面又将责任全部推卸到美国人的身上,洗白自己身上的污点。就连坐在他身边的亚纳耶夫也津津有味的打量着这位圆滑政客的一举一动。

    “同样我们也并不想跟韩国发生不愉快的冲突,但是领土完整和主权完整是任何一个国家不可分割的条件。下一次。韩国的渔船再进入苏联海域,还请你们能打一声招呼,最近日本海域的政治气氛比较紧张,谁都不知道苏联会不会跟那个跟自己有领土冲突的国家来一场战争。”

    挺着大肚子的金泳三听到亚纳耶夫的这句话瞬间倒吸了一口冷气,让他被撑开的白色衬衣小了几个尺码。亚纳耶夫的话已经非常明白了,他跟韩国没什么事情了。但是跟日本的仇恨,没有完结。但是苏联和日本真要发生冲突,韩国也绝对躲不过去。

    为了讨好亚纳耶夫,这位活跃的韩国总统还特地的冒着冻雨跑到莫斯科的无名烈士墓碑前献上一束花,哀悼在事件中牺牲的那几位飞行员,穿着厚实风衣的他静默的站在雕刻着镰刀和锤子的墓地之前,拒绝随从为自己-打伞,迎着冰凉的雨水在肃穆的氛围中默哀了三分钟。久差来一个华沙之跪来表现自己的衷心。

    哪怕是漫天的雨水席卷的天气,无名烈士墓碑前的火炬也没有熄灭燃烧的信仰。

    韩国总统当然不会明白苏联军队的伟大,就连瓦尔哈拉殿堂内的英灵,也无法理解这样崇高的信仰。何况被阉割之下的德意志早没有了当年那种征战杀伐的锐气。

    从莫斯科回来的路上,金泳三一直沉默不语,全程陪同的外交部发言人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这位沮丧的总统,担心他突然发飙起来。

    金泳三抬起头,看着窗外层峦迭起的云层,从莫斯科返回汉城只是一段短暂的距离,却让他感觉像是一个世纪般的漫长。就在谈判取得进展之后没过多久,北朝鲜方面宣布停止边境冲突,并且撤回聚集在三八线附近的军队,原本紧张的朝鲜半岛局势又重新的缓和下来。

    金泳三当然清楚这一切的背后,都有苏联主席的身影。

    “这真是一个可怕的邻居,但愿韩国永远都不要与他为敌。”金泳三的脑海里已经在开始制定制约军队行动的计划,以后海军的活动将受到严格的限制,禁止跑到苏联海域附近去挑衅他们的红色钢铁巨浪。否则韩国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航母舰队瞬间便成为太平洋上的血色背影。

    “不过接下来的日本就有好戏看了,真以为自己的军事实力足够在联合国的席位上谋求到与常任理事国相对应的尊重和地位吗?”

    “你在小觑一个帝国的尊严和挑衅它的底线啊,细川护熙首相。”金泳三总统幸灾乐祸的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