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章 小意外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321.html
    /s日pt>第五更

    接下来的清理可就没有之前那么顺利了,士兵还没有进驻城市就遭到了市民的强烈围攻,他们堵在装甲车的附近组成了人墙,将原本想要进入市区的坦克和装甲车围堵的水泄不通。参与围堵的绝大多数都是妇女和老人,他们愤怒的质问那些卡德罗夫的士兵为什么要跟苏联政府沆瀣一气,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人。

    “我们在为自己的权利进行斗争,你们政府的所作所为都是在背叛宗教,现在你们甚至还想将我们从这片土地上驱逐出去?”为首的妇女愤怒的说道,“不要忘了,你也是一个教徒,你是一个衣撕烂教徒,然后才是一个车臣人。”

    可惜她的慷慨陈词并没有换来士兵的羞愧或者同情,他们只忠于苏菲派和卡德罗夫,按照之前的命令,任何拦在坦克和步战车面前的人都是敌人,都需要被清除出去。在车臣内战之后损失最为惨重的瓦哈比派系已经没有足够的男人来进行守卫这座城市。他们绝大多数死在格罗兹尼,死在丛林,死在各种各样的巷道之中。

    所以这些妇女在坦克面前看起来就有些可怜甚至可悲。士兵在重复了一遍她们依旧不愿离开之后,坦克长终于按耐不住了。

    “碾过去。”他下达了命令,苏菲派与瓦哈比之间的矛盾和仇恨终于在这一刻显现了出来。坦克在前进,这些人却突然不敢阻拦这群钢铁巨兽的步伐,她们只是临时组织起来的一群妇女,并不是愿意为真猪献出生命的人。

    此时的坦克成员也发动了宣传攻势,他们向所有人宣传西伯利亚新建造城市的富饶和舒适,非常适合这些人的居住。同时他也信誓旦旦的宣布。政府将大力的开发西伯利亚,而第一批进驻的人将会得到丰厚的奖赏。

    高加索地区的人向来没有接受过什么正式的教育,很多人很快就相信了士兵所说的话。对坚持家园的行为产生了一丝的动摇。至于那些想成为群众领袖的人,士官长将她们请到一间屋子里进行一叙。

    “夫人们。我们的耐心非常有限,新开发的西伯利亚渴望着新鲜血液的进入,请告诉我们你们的想法,是去还是不去?”士官长站在门口,他的语气逐渐的不耐烦起来,跟这群连古烂经都不知道是什么,只会遵循男人想法的可怜女子,世俗派的士官长用傲慢的语态表达自己的不屑。

    “不。我们绝对不会让你们的轨迹得逞,将我们从世世代代居住的地方赶出去。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时候斯大林做过这样的事情,我们绝对不会再让这种悲剧发生。”穿戴黑袍的妇女摇摇头,一口气否决掉士官长的提议。

    就在她话音刚落,士官长举起对准了她的脑袋,毫无征兆的朝着她的额头开出一,瞬间这位为权利而奋斗的妇女就倒在了桌子上,临死前的眼神是难以置信的惊恐。她没想到这些士兵居然会不顾法律的严惩而执行死刑。

    “接下来还有人有问题吗?没有就请大家回去收拾自己的行李,留给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当然如果谁还想质疑我们的决定,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这支进驻的军队已经得到了政府的允许,任何企图挑战我们底线的行为将被视为犯罪,士官长有权利代表法官执行审判。我这样说,你们了解了吗?”

    剩余的人像受到惊吓的小绵羊一样点点头,在他们看来这些家伙是打算玩真的了,直接的军法处决,那可是比刽子手还要可怕的家伙。小卡德罗夫的确喜欢在某些时刻抛弃掉所谓的繁琐秩序,直接进行审判和裁决。这也是他成为车臣最高领导人的特权。

    将那群妇女送回去之后,意外发生了。目睹了这一幕的车臣妇女将一切都告诉围堵的人群,引来了所有人的愤怒和仇恨,他们甚至群情义愤的殴打坦克上面的驾驶员。朝他们扔石头和吐口水。

    坦克车长求助士官长,询问该如何做。士官长指示下达了一个非常简单与残酷的命令。命令坦克利用那挺通用机对人群进行射击警告。

    就当他们还在为自己小小的胜利欢呼的时候,忍无可忍的士兵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孔。他们爬到舱门外,架起口径的通用机朝着人群开火。

    一瞬间就有一位妇女被射中,倒在地上流血不止。她所躺着的地被渗透成一片血腥的暗红。在那一发射出之后,时间好像定格了一样,他们不相信这群同样侍奉主的士兵,居然会向着自己手无寸铁的同伴开。

    不过接下来恐惧代替了他们的愤怒,因为所有人都朝着人群进行开警告,惊慌失色的人群开始四散而逃,他们本来就是一群组织不严密的散沙,再这样的铁血手段面前有谁不会感到害怕。

    士官长下达的命令已经改变,他说吩咐所有的口号变成不愿意搬迁的人就等着与这座城市同归于尽。我们已经失去了耐心,同样你们也最好不要挑战政府的底线。

    在经历战争过后严格的武器收缴,他们这些人已经没有ak,没有rpg火箭筒来对付苏联的t72和bmp3步战车,他们包围了整座城市,他们长驱直入,直到市区的中心。在那里,最后一群顽固派拦在一个十字路口中间。

    “你们这群异教徒,苏联政府的走狗,为什么要这样迫害我们?”为首的男人愤怒的说道,“你也是信奉真猪安啦的人,为什么要替异教徒命?他们都是一些不尊重教义,应该去死的家伙。”

    “不信教就去死,还真是你们瓦哈比的作风。”走在最前面的世俗派士兵厌烦了他们的说教,直接将食指搭在扳机上。

    “那我送你去见真猪安啦,希望他能解释你的问题。”

    这一天,当第二十位市民悬挂在路灯上,所有瓦哈比派系的教徒终于屈服于小卡德罗夫的强硬手段之下,答应迁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