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三章 平独镇露大波波(3)
    或许是亚纳耶夫的乌鸦嘴带着那么一点预言现实的味道,在军事演习开始的前两天,波兰总统瓦文萨的专机准备赶往喀尔巴阡山的热舒夫,然后在通过转机的方式前往边境的军用机场,下机之后直接前往指定的军事演习地点。

    最近瓦文萨疲于应付公众之间发起的抵触运动,他们认为瓦文萨的所作所为是在拿波兰的边境安全开玩笑,他们才不相信苏联在波兰军事挑衅之后不会有所动作。而瓦文萨也没想到自己转移国内矛盾的做法居然会引来别人的抨击。

    显然他要面对非常糟糕的情况,毕竟自己装的逼跪着也要装完。演习的日期日渐迫近,而瓦文萨又不可能推辞掉对于军队来讲意义重大的演习,只能在开始的前两天才急忙的安排行程,以最快的速度前往进行演习的喀尔巴阡山地区。

    不过非常不幸的是,在瓦文萨到达了喀尔巴阡山的热舒夫,准备前往比尔恰的军用基地机场的时候,却遇上了罕见的大雾。图154客机落后的航电系统很难在这样的迷雾下平安着陆,而且空军基地方面已经表明了,他们的地面导航系统还没先进到可以让一架安全性能可以堪比空中飞行棺材的图154民航客机平安的在大雾环境下进行着落。

    情况反馈给波兰总统瓦文萨之后,原本应该听取机长的建议,转机到其他地方的备降的他却因为演习日期迫近,一意孤行的想要在脚底下的军用机场降落。他还将地面的塔台人员训斥了一顿,“身为空军基地的塔台地面人员居然连民航客机的地面导航都没有,国家花费这么多钱养你们是干什么用的?不是让你们坐在屏幕前聊天的,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总之我就不信我的专机不能在这里降落。”

    然后瓦文萨拍拍机长的肩膀。带着鼓励说道,“我知道你是最棒的,你是最棒的。肯定能够穿过这片迷雾平安降落到机场上。你看苏联人的民航客机在那么多次天气恶劣的环境下也盲降成功了,为什么我们不行?”

    这位仅仅受过小学和职业学校教育的总统当然不清楚盲降的风险有多大。用图154的仪表着陆系统再配上空军基地的盲降设备简直就是一场噩梦,至于苏联人盲降成功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依靠电子设备,少数情况是根据自己判断,当然瓦文萨也忽略了那些盲降失败的血淋淋案例。

    如果是平时的情况机长早就拒绝了这样荒谬的提议,但是因为对方是波兰总统,所以他没有拒绝的余地,只能尽力一试。

    所有人回到座位上系好安全带,飞机开始盲降着陆。刚开始还非常的顺利。在系统的导航之下飞机逐渐向下降落,瓦文萨望向灰蒙的窗外,流露出欣慰的神情,只不过他欣慰很快就被一阵上下的颠簸震动给打断。

    威信公众号:亚纳耶夫,欢迎关注。

    就在快要到地面的时候,盲降系统突然发出了警告,飞机下降的高度低于盲降的提供的下滑线。此时飞行人员想要修正航线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飞机正在以偏离航道的速度下落,很快就会撞到跑到上。

    机长尽力的控制着飞机,想要修正之前犯下的错。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越来越接近的地面让他想到一个危险的词汇,坠机身亡。副驾驶绝望的说道。“不行了,我们之前的系统提供的数据根本是错误的,从一开始我们的飞机就偏离了下滑线,将我们带入了更大的错误之中,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修正了。”

    图154下降的角度过大,整架飞机轰然坠地,在机场的跑道上带着惯性向前飞行,此时飞机的双翼已经折毁,不断翻滚的机体在一路电光火石的摩擦之中分裂解体。最后只剩下一节机身滚出跑道,摔进了丛林之中。这样惊心动魄的一幕让塔台上一群人目瞪口呆。

    “我的上帝,总统坠机了?”

    有人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不过很快他便通知人员前往现场搜救和抢救伤者,务必要将总统第一时间从现场中送出来,紧急送往医院进行救治。就在部队刚刚到达的时候,解体燃烧的飞机残骸突然传来了几声爆炸的巨响,在迷雾中显得耀眼的火光让救援的部队面对一个更大的问题,如何在火场之中找到被熊熊的烈火包裹的波兰总统。

    燃烧的火光在迷雾重重的森林深处显得格外的耀眼,即便是一层模糊不堪的大雾,也能让人在几百米外看清那一团升腾而起的巨大火球,就像纯天然的地面导航标志一样,只不过现场看起来有些讽刺。

    扑灭这场燃烧的大火需要四个小时的时间,而被燃烧的火焰包围了四个小时的客舱早已没有人员生还的可能。等到火势减弱之后军队人员立刻进入图154的乘客舱,企图找到瓦文萨总统的下落,不过等到他们进入客舱的时候,见到的只是被烧焦的尸体,因为燃烧的太过模糊都辨认不出谁是谁了。

    在最终的清理之下,一共有39具尸体被用裹尸袋抬了出来,其中一具通过身上的戒指可以判定是波兰总统,这位倒霉的总统死因是在飞机撞落和解体的过程中,胸口被一根尖锐的钢管洞穿,直接心跳停止死亡。当然这一切都是现场的初步判断,最终的结果还是要交给专业的法医之后,才能确认之烧焦的尸体到底是不是瓦文萨本人。

    那场精心为了讨好瓦文萨而准备的进攻性军演也随即取消,所有士兵被命令停留在营地之中任何人不准离开半步,直到确认查明总统的死因不是有人蓄意的谋害。毕竟总统坠机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敏感了。

    波兰总统府的幕僚们举行了紧急会议,在确认了没人在这场空难中存活下来之后,他们开始进行一个秘密的会议,那就是讨论谁来成为这些政府部门职能官员的继任者,要知道死区的不单单只有波兰总统一个人,还有其他的政府陪同人员,就连国防部的副部长哈尔斯基也死在了那场空难之中。

    空出来的位置总有人需要补上,于是权利的真空导致了一群人开始想方设法为自己谋取到一个更好的职位,这一点全世界的政局标准都一样。波兰总统的遇难带给他们虚伪的悲痛,真正的愉悦。表面上是沉痛的哀悼,内心却是压抑不住的欢呼雀跃。

    波兰众议长莫洛夫斯基接替了瓦文萨的位置,成为新一任的波兰总统,他一上任就开始着手调查这起事故,希望能够给民众一个准确的交代。

    这一天成为了波兰的国难日,原本在五天之后瓦文萨要去参加卡廷惨案的纪念日的献花活动,却没想到自己抢先一步成为了波兰悲剧的主角。莫洛夫斯基在就任波兰总统职位的时候在电视上强调,他一定会给全国民众一个交代,确认波兰总统的死亡不是某些敌对势力的蓄意而为,波兰可以被输,但是绝对不会被卑鄙者打倒,任何企图伤害波兰的敌人都将受到打击和制裁。不过最令人讽刺的是,瓦文萨因为这场空难,他在国内的支持率反而比之前要高出许多。

    面对这样自我感觉良好的波兰,只有亚纳耶夫摊开双手很无奈的表示这一切真的跟苏联没有半点的关系,这锅我们绝对不背。(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