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异端裁决(下)
    (今天比较忙,第二更要等到晚上十二点左右才能放出)

    这是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第一次拿起笔写下关于独裁者的故事,之前不论是《古拉格群岛》还是《马特辽娜的家》索尔仁尼琴都只是针对苏联共产党的独裁暴政,在他眼中,苏共是邪恶的,由无数对权利的贪慕者组建而成压迫人权的政治组织。

    有时候索尔仁尼琴会想假如没有那场该死的大清洗,或许他会从炮兵上尉一路晋升成少校,然后成为伟大卫国战争中的英雄,受到国民尊重和爱戴。而不是哈萨克斯坦的劳动改造营中默默无闻的干活。本来那些勋章与荣耀都属于他自己,可是命运却让他成为了苏维埃的敌人。

    想到这里,索尔仁尼琴提起笔,在纸上写下第一句话,“1937年8月26日的一个平静夜晚,平静的高尔基州彼列沃兹村里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新生儿的父母在庆喜自己终于拥有了一个孩子,姓亚纳耶夫的男人将新生儿取名为根纳季·伊万诺维奇·亚纳耶夫。只是他们不知道这个孩子将会在未来的苏维埃国家中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一个名副其实的暴君,与自由民主背道相驰的男人。”

    ——————

    亚纳耶夫走在狭长的走廊上,他的最后一个对手,是苏联外长谢瓦尔德纳泽,戈尔巴乔夫摧毁共产主义世界的左右手。在他的支持下,东欧国家被允许走它们自己的道路而不再被束缚在苏联的控制之下。当东欧共产党呼吁苏联采取军事介入来解决开始席卷东欧的民主化运动时他也拒绝介入。

    谢瓦尔德纳泽的愚蠢做法导致东欧大多数地区和平完成其民主化运动铺平了道路。据说他多次对强硬派说:“我们现在应该认识到使用刺刀、坦克和血无法获得社会主义、友好、邻友关系和互相之间的尊重”。

    共产党人和俄罗斯民族主义者都认为他的做法是叛国,他长期在莫斯科的一些人物被看作是反面人物。而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倒下之后,能继续让谢瓦尔德纳泽推进民主改革的温暖土壤也就到此为止了。

    不过亚纳耶夫对如何扳倒谢瓦尔德纳泽还是很头疼的,因为他为自己建立了一个严格认真的名声,比如谢瓦尔德纳泽在上班路上使用公共交通,而不使用政治局委员可以使用的轿车。比如谢瓦尔德纳泽一身清廉,从来没有挪用过半点属于国家的财产,这在腐败官僚体制中是难得可见的风景。但要从谢瓦尔德纳泽身上寻找突破口丢进监狱,就是难上加难。

    如果不是谢瓦尔德纳泽一心想要加盟共和国脱离苏共的掌握,亚纳耶夫真心想跟这家伙坐下来聊天叙旧,问一下他想不想加入自己的幕僚集团。

    “亚纳耶夫同志,这么光明正大的走进我的办公室而不打招呼,怎么说也是一个不怎么礼貌的问候方式啊。”看到推门而进的亚纳耶夫,谢瓦尔德纳泽还是很淡然的面对铁血独裁者,毕竟除了政治立场不一致之外,老狐狸很难让亚纳耶夫抓到把柄。

    “这不是特地来拜见我的老朋友了吗?谢瓦尔德纳泽同志。”亚纳耶夫微笑着坐在他对面,一点一点的试探对方。

    “咳咳,亚纳耶夫同志现在不是应该在整个苏维埃的内部掀起一场精彩的肃反运动吗?据说肃反运动开始之后,很多忧心忡忡的官员都畏罪被‘自杀’了啊。”谢瓦尔德纳泽话中有话,包含深意的盯着亚纳耶夫,“听说我的老朋友雅克夫列夫也成为了被自杀的牺牲品之一,而且还是苏共内部自杀的最高领导人,对么?”

    “你当然不会有事了,谢瓦尔德纳泽同志。”亚纳耶夫展开双臂,说道,“看,多么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他工作勤恳,为人清廉,与那些蛀虫相比,简直就是社会主义建设者的榜样。只可惜啊……”亚纳耶夫故意谈了一口气,“只可惜他犯了一个更加严重的错误,那就是对思想路线的改变,这比收敛钱财更加可恨。”

    “哦?”谢瓦尔德纳泽把眉毛一挑,“你这可是欲加之罪的说法啊,亚纳耶夫同志。我什么时候成为自由世界的背叛者了?意识形态这种东西到今天可不能成为定罪的证据呢。”

    亚纳耶夫看着谢瓦尔德纳泽,就像看着一位值得尊重的老对手。当然如果没有找到打败谢瓦尔德纳泽的方法,亚纳耶夫也不会这样光明正大站在这里。

    “只可惜你忘了你一件事,那就是你的女儿,哦还有你的妻子,她们私底下做的那些龌龊事情,真以为我会不知道吗。”亚纳耶夫打量着小丑表演一样看着谢瓦尔德纳泽,“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个清正廉洁的人,却纵容自己的亲人大肆敛财,你真当我们都是傻子吗?”

    原本时间线中,苏联解体后谢瓦尔德纳担任格鲁吉亚第二位总统,却纵容自己老婆,和女儿进行的贪污活动,结果将格鲁吉亚变成全世界最腐败的国家之一。拥有一位廉洁总统的腐败国家,听起来就是黑色幽默的笑话。而谢瓦尔德纳泽嘴角的微笑也随着亚纳耶夫的话慢慢的消失不见。

    “你想怎么样?”谢瓦尔德纳泽内心忐忑不安,但表面上假装镇定。亚纳耶夫的手段他是见识过的,所以他不希望自己家里人变成下一个雅克夫列夫,亚纳耶夫没有直接绕过谢瓦尔德纳泽进行审判,就知道他最终的目标还是冲着自己。

    “退位。”亚纳耶夫的话简洁明了,“你从苏联外长的位置上提离开,我还会帮你一下,你的家人所做的那些小黑屋我不去找麻烦,如果依旧执迷不悟的话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谢瓦尔德纳泽低垂着眼帘,无可奈何的说道,“我答应你,亚纳耶夫。”

    ————————

    “‘独裁者’终于在这一刻撕下了所有的伪善面具,露出那张阴鸷的,城府深沉的脸。他用最狠毒的手段打击那些异见份子,并将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人民开始恐惧他,他的朋友提防他,似乎所有人在这一瞬间都变成了敌人。但‘独裁者’并不孤独,更并不会介意,因为他的目标,就是成为最伟大的统治者,沙皇。”

    写到这里,索尔仁尼琴放下笔,心满意足的通看了一边自己的稿子,然后准备在最后写上完结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最终改成了其他的一句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