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自杀身亡
    (15号的第二更,晚安各位)

    英国B近期推出的一副政治漫画引起了国际社会不少人的关注,被画像化的亚纳耶夫头戴皇冠,手持权杖站在牢笼面前,而待在牢笼里面的都是他曾经的对手和敌人。漫画的名字叫做《东方的新沙皇?》,最后用上了一个很大的问号,寓意讽刺亚纳耶夫借助反腐倡廉打击那些异己分子。

    国家最高领导人被恶搞引起了苏联人民的愤慨,尤其是亚纳耶夫打击那些官僚主义者,重新赢得民众爱戴之后。虽然苏联共产党的形象还是没有多大改观,但绝大多数人都开始逐渐认同这位最高领导人,而亚纳耶夫的形象建造宣传也很成功,这也多亏了雅克夫列夫没有继续担任苏联猪队友的角色了。

    亚纳耶夫当然不会在意B的这点讽刺,事实上他也想过假如自己头上戴着皇冠,受到万人敬仰的场景。当然作为一位坚定的共产主义者,这想法也仅限于存在他的脑海之中。不过他还是示意中央日报发表一篇文章斥驳B的政治漫画。

    “B作为一个致力于宣传民主自由的‘喉舌’,为世界的平等做出的共享功不可没,在他们的大肆宣传中,吴庭艳,朴正熙都是民主富强的代表,巴维列,巴蒂斯塔都是自由世界的象征,当然这些美国人扶植的自由世界代言者最终都葬送在子弹之下,或者流亡在他所控制的国家之外。而一位致力于改善民生,打击腐败问题,建立法治社会的最高领导人,却被批判成独裁,残暴的形象,真想知道B的双重标准到底如何定义民主和自由。‘自由啊,多少罪恶借你之手而行’,当然B也会适当双目失明忽略掉法国革命家罗兰夫人的这句话。因为他们本来就是效忠于政党的一条狗,而不是真正为民众说话的人。”

    这篇文章出来之后又是引起舆论哗然,这么直接的打B的脸可是第一次,所以大家都期待着B的反驳,但是后者却是一片沉默,仿佛是无话可说一样故意避开了这个话题。

    当然亚纳耶夫也不会和这些跑的挺快的西方记者争吵,在他观念之中,虚心接受跟总统唱反调的记者的意见本来就是很愚蠢的事情,他可不信这些没有半点科学常识的无良喉舌能期待他们说出那些公正的话语,记者?不过是选择性让你知道所谓的真相而已。

    而且在亚纳耶夫心中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莫斯科九月政治清洗运动终于接近了尾声,随着政治动荡的逐渐稳定下来,苏联高层的政治圈有一群站错了队伍的人被流放到西伯利亚的冰天雪地里跟北极熊作伴,还有一群人却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因为贪污的数额巨大而被判处死刑。并且是由亚纳耶夫亲自提点的那种。

    “切尔诺维尔金,曾任天然气工业部部长,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生。”

    “梅杰任斯基,曾任冶金工业部门副部长,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生。”

    ……

    这些原本在未来摇身一变成为俄罗斯寡头大亨的高层官员却因为亚纳耶夫的意外穿越而断送了自己的政治生涯,或许他们在内心深处有过对亚纳耶夫的怨恨,但是想到这个人的铁血手段以及他控制着全苏联最大的恐怖组织克格勃,所有人都会识相默默闭上嘴巴。

    国家暴力机器的转动,齿轮将戈尔巴乔夫好几年积攒下来的民主化进程在短短的一个月内碾碎成碎末,然后钢铁的履带狠狠碾压过去,让所有人知道,苏俄不需要你那套恶心虚伪的民主,也不需要你们西方奇怪扭曲的价值观。亚纳耶夫拥有比他们更加可怕的统治武器。

    法制。

    所以这几天送上“共产主义绞刑架”的官员数不胜数,他们通过法庭一审和二审的宣判之后将送上刑台,那些面如死灰的人仿佛早就知道了下场一样,整个判决的过程都保持着一种灵魂被剥离的空壳状态,而有些还抱着一丝幻想,对判决不服气的人提出上诉,但是得到的结果往往是维持原判。而那些侥幸躲过了绞刑架的人,得到的结果也是有期徒刑十年起步。

    这几天送往刑场枪毙的高层官员数不胜数,就如同几十年前的那场大清洗一样,很多人并没有多少机会为自己辩护便被子弹剥夺了生命。而亚纳耶夫则提供给他们辩护的机会,只是任由你陈词痛诉,而我依旧维持原来的判决。我给你说话的机会,但我也同样有审判的权利。

    谢瓦尔德纳泽从报纸上看着那些曾经坐在一起笑谈的老朋友变成了黑白照片的遗像,不禁面无血色的握紧了手,嘴唇泛白的他想起亚纳耶夫临走之前对他说的那句话,心里就产生最本能的恐惧感。

    “说真的,谢瓦尔德纳泽,我对你是有一丝心心相惜的好感,你的确是个好人,但是却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你辞去苏联外长的职位后如果能够就此收手我也就既往不咎。但是如果你还想着反扑的话,对不起,你和你家人的安危我们内务部可不敢保证。”

    亚纳耶夫的话已经说得很明显了,但是谢瓦尔德纳泽却仗着之前的身份继续政坛内部在兴风作浪,他曾想和剩下的民主派人员联合起来一起反对亚纳耶夫的独裁统治,但是会议结束才没几天,那些人绝大多数都成为了照片里的黑白遗像。

    “你赢了,亚纳耶夫,从我的政治盟友到朋友,甚至是我的家人,你就是想用这种方式迫使我屈服么?的确既卑鄙又有效果啊,你不愿意亲自动手,就迫逼我自杀,真有一手。”谢瓦尔德纳泽拉开书桌的抽屉,从里面掏出一支马卡洛夫手枪,一边往弹匣中塞子弹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没有比看着身边重要的人一个个失去更痛苦的了,亚纳耶夫,你在警告我下一个就是我的家人吗?你折磨人的手段的确新颖,而我也就让你如愿以偿一次。大概只有我一死,这样你才愿意放过我身边的人。”

    决绝的谢瓦尔德纳泽将枪口塞进嘴里,闭上了眼睛,默念道,“再见了,各位,但伟大的自由事业不会就此而停息。”

    然后他贴在扳机上的食指慢慢弯曲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