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二章 31号政令(3)
    (第三更,有人说我在文中为什么对极端教派残忍?我只想说中东再烂的世俗化政权都比最好的哈瓦比建立的宗教国家要好得多。起码四五岁的孩子不会因为信仰的不同而被砍头,女性不会被当做奴隶贩售。同情极端教派那是脑子有病,得治。)

    这场会面有些不欢而散,梅尔切夫斯基上校不希望用太过激进的手段来对付这群对共产主义政策抱着成见的异教徒,虽然他本身的手段已经足够激进了。但是弗拉基米尔同志的提议比他更加的激进,而且梅尔切夫斯基非常肯定中央的下一步举措估计是强制他们信仰社会主义了。表明我们的精神文明建设做的还是不错的。

    “梅尔切夫斯基,我的朋友。相信我,我们很快就能将这场危机平息下去,没有人会受到处分和惩罚,而且我们都会受到中央的褒扬。”普-京向梅尔切夫斯基投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光,还有那种带着政治阴谋的玩味表情。

    “但愿如此吧,我的朋友。”梅尔切夫斯基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中央的所作所为了,他们明显是不了解这里的状况,那么自己的朋友呢?在经过讲述之后依旧要一意孤行的推广这项计划?

    梅尔切夫斯基当然不知道普-京同志的真实目的,但是出于对中央的尊重与忠诚,他还是忠实的执行了这道命令。将通告宣布下去,通知当地的居民,为了提供当地的粮食产量,共青团边城将会建立一个大型的养猪屠宰场,需要招聘大批的人手进行作业工作,每个人都必须强制性的参与劳动。

    对于开明的世俗派来讲,成为一名屠夫的确无可厚非。但是对于瓦哈比这种信仰比较极端的教派来说,让他们成为屠宰生猪的屠夫无异于打破他们最后一道精神防线,然后贴上会下火狱的不圣洁的标签。

    在平静了两个多月之后,共青团边城终于再一次的爆发游行示威。这次示威人群重新穿上了被管理部门严厉禁止的黑袍,他们向严阵以待的士兵控诉他们不尊重他人信仰的行为。而手持防暴盾牌的士兵这次并没有用上实弹武器,只是用稠李树催泪瓦斯和ks防暴枪驱逐人群,原本想要使用实弹镇压的做法被普-京断然拒绝。他认为梅尔切夫斯基这种粗暴干预的做法只会将暴力进一步的扩大化。

    军队用扩音喇叭朝人群劝告他们离开,否则将会进行开枪射击,但是这群抱定了必死决心的人开始冲击军队,没有办法军队只能下令还击。用ks防爆-枪发射的子弹全部打到暴乱人群的身上。

    抵挡在第一波的进攻之后,对于镇压有着丰富经验的士兵开始组成严密的方阵前进。每次接近人群都会有一批人进行射击掩护,另外一批人进行填装子弹,因为ks自身的弹容量的问题,所以推进的速度显得有些缓慢。

    反正士兵接受的命令是不要留情,只要还有一个人没有走,那么他们的枪口就不会停歇。按照梅尔切夫斯基的说法,他们这支队伍就是为了镇压和屠戮瓦哈比的绿色畜生准备的屠夫队伍。

    游行只是爆发在一条街道内,并没有扩散到城市的其他区域,所以内务部的士兵迅速的封锁了那条街道,并且对其他地区实行了戒严行动。

    游行的人群被很快驱逐干净,比起之前的镇压要顺利不少。本身就对普-京抱着成见梅尔切夫斯基上校质问对方为什么不要采用实弹攻击?当对方意识到我们的镇压力度变弱的时候,就相当于在纵容和鼓励这些人采用暴力手段冲击国家机关。

    “你不明白这里的情况,普-京同志。只要信仰的魔鬼在他们脑海中挥之不去,那么这些人依旧会伺机而动。欧洲现在的乱局还没看出来吗?那些打着难民旗号的家伙们借助所谓左=翼政治家的庇护,像寄生在福利社会国家的蛀虫,开始掏空他们的社会根基。等到几年之后,当信仰的人数占据了总体人数的绝大部分时,他们就完成了对一个宗教法则国家的改造。”

    “我们可以选择团结安分守己的世俗派,但是这些诅咒我们不愿信教又不肯去死的人。他们必须受到严厉的监控和制裁。”

    喋喋不休的说了那么多的大道理,普-京只是点点头,做出一副“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不怎么想听取你的意见”的表情。

    “该死的。请告诉我中央到底在谋划什么?故意刺激他们的底线,然后又采用纵容的手段,这是在全盘否定之前的一切吗?”梅尔切夫斯基上校盯着这位昔日的朋友,突然觉得有些陌生,完全看不透他内心深处的想法。

    当这些激进人员意识到军方的态度有些放松的时候,自然就会开始进一步的变本加厉。跟他们讨价还价人权问题,一旦镇压变得严厉,那么他们又会成为受迫害的弱势群体,企图博取所有人的同情。

    “放心吧,中央一直都知道这里的情况。同样的,我也非常清楚这里发生的一切,但是梅尔切夫斯基同志相信我,当莫斯科需要让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让你知道,不需要的时候只要你只要看着事情的演变和发展就好。”普-京的态度依旧表现的含糊,事实上对只是在盘算着事态的发展。

    “但愿你所说的是对的,我的朋友。”

    观赏完一出精彩的表演之后,普-京重新返回办公室,他来这里可不是来观赏雪景的,更像是派来梅尔切夫斯基身边的监督团,试图监察梅尔切夫斯基处理叛乱的能力和行为。

    梅尔切夫斯基望着普-京远去的身影,他想从大衣兜里掏出一根香烟点燃,却发现自己的打火机丢了。只好心烦意乱的摘下皮帽,望着阴沉的天空自言自语说道,“中央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未完待续。)h:.4.44.19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