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八章 从威胁到同化
    第三更

    为了证明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苏尔科夫想尽一切办法重现苏联经济和社会生活的优势,《死亡不属于**》只是吹响战争号角的前奏,接下来还有更加激烈的战斗在等待着自由世界与社会主义阵营。

    一时之间各国的左翼报社都在转载苏维埃发表的一系列文章,这些文章可不是像之前的那样,歌颂**的优越性,而是通过鞭笞之前斯大林模式的弊端,已经继任领导人无法突破弊端的情况,来表现亚纳耶夫新经济政策的实用性。通过对旧制度的责问为新政策的奠基提供了必要的基础。

    新式的红色思潮在延续,亚纳耶夫的理论似乎为抑郁不得志的欧洲各国左翼政党找到了新的出路,一种结合了**和资本主义的新型国家主义正在被人欣赏和围观,他们相信这种理论能够挽救经济低迷的国家,重新实现国家的复苏。左翼政党就差没有打出只有**才能挽救国家的旗号了。

    这些红色主义一开始只是影响个别的政客,等到其他人真正注意到的时候,红色思潮已经开始在欧洲的各大左翼政党之间蔓延,欧洲最危险的政治家,奥斯卡·拉方丹就对苏尔科夫所表达的观点深表赞同。

    “随着欧洲一体化程度不断加深,我们对于新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抵抗仅仅停留在民族国家的层面上已经难以奏效。因此,欧洲左翼力量应该认识到,有必要建立一个覆盖全欧洲的统一的左翼组织,以便在欧洲层面上对抗跨国公司和大资本集团,并且在欧洲议会这类欧洲层面上的机构内发挥作用。”

    奥斯卡·拉方丹开始在柏林邀请欧洲其他国家的左翼政党进行集会,他向在场的代表表达一个观点,随着欧盟一体化的加深,大统一欧洲左翼阵线的构想。而他的构想非常有可能在未来成为再次蓬勃发展的**国际组织。

    “蓬勃发展的新社会运动、反全球化运动,以及最近由伊拉克战争引发的反战情绪是重振我们欧洲左翼力量的社会基础。欧洲左翼力量希望以反全球化、反战维和、维护社会公正为契机,建立一个统一的欧洲左翼政党组织。尽快消除东欧剧变之后对欧洲左翼力量造成的负面影响,扭转**传统被逐步边缘化的趋势,争取早日走出困境。”

    拉方丹慷慨激昂的讲述着自己的伟大构想,“进来这几年。欧洲各国左翼政党之间通过各种渠道进行相互交流与合作,互派代表参加兄弟党的代表大会;或者通过政党基金会举办一些专题研讨会;或者举办一些专题国际会议等。我承认这是加深各国相互合作的必要条件。但是我认为这些联系实在是太过单薄,左翼政党的合作应该是多层次的,深层化和全球化的。”

    拉方丹说完这句话之后没有人敢插嘴,多层次。深层化和全球化,用直白的观点表述就是曾经席卷全球的**国际。

    但是**苏联用险些解体的方式证明了这是一条走不通的道路,这对欧洲各国的社会主义左翼党的打击是惨重的,甚至在1991年直接导致他们失去了将近三分之二的议会席位,沦落到末路政党解散的结局。

    而现在,重新恢复过来的苏联试图向他们传达一个信息,红色的思潮将要重临欧洲的信息。苏联已经改变了当年利用强大的战争武器威慑各国的手段,反而开始争取欧洲各国的**与左翼党的支持,在这些人的脑海中潜移默化的推广亚纳耶夫的新经济模式。

    “但是我们现在的力量太过薄弱,除了几个国家的**占据议会的大多数席位之外。其他的只能算是不入流的小党派。从匈牙利开始到法国,告诉我拉方丹议会主席,我们还有多少可以团结起来的力量。”

    “是零。”

    其中一位议员一本正经的反驳拉方丹,但是对方却并没有生气,只是笑着摇摇头,“这位同志,你难道不知道并非所有的道路都是平坦的,我们的前途一片光明,但是道路却在崎岖前进,我们的浪潮曾经从英国的泰晤士横跨过瓦涅河。直到远东,而现在却像过街的老鼠一样只能躲在这个地方?”

    面对拉方丹的反驳,心高气傲的议员只是哼了一声,没有再多说半句。眼见终于控制住了场面。拉方丹继续说道,“现在的欧洲开始盛行新自由主义思潮,左翼处于战略防守的阶段,只要保守右翼党无法拆散我们的联盟,一旦形成了一定的势力之后,欧洲左翼党将有机会重新站上世界的舞台。”

    联合。

    当年席卷世界的**革命。

    这样的想法在每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心头慢慢发酵。他们似乎能够遇见未来将会是一副怎样完美的蓝图,类似于欧盟的欧洲左翼政治组织,终于可以再像70年代那样重新绽放光彩。

    当然真要是左翼党上台,就意味着他们能够采用亚纳耶夫的新经济政策,受到亚纳耶夫影响的政党一旦利用这种思想摆脱了经济危机的步伐,那么意味着苏维埃真的可能惩戒自由世界。

    民社长比斯基对拉方丹所说的话深表赞同,他望向四周的领导人,都在安静的听拉方丹的讲话,他们偶尔窃窃私语和脸上表现出来的踌躇满志出卖了这些**的继承人。而比斯基只是短暂的笑了笑而已,他可不相信拉方丹能够在几年之内看见欧洲红色化的结局。但是顺应趋势来讲,他的所作所为也无可厚非。

    “欧洲各国左翼政党拥有大约20%的选民。而我们却希望把这些分散于各国的选民力量整合起来,在欧洲政治舞台上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作用。也就是真正的**左翼联盟。欧洲,我们的欧洲。这是要从右翼的政党中赢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拉方丹拍着胸脯说道,“社会主义阵营将永不停止斗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