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军事承包集团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37.html
    两更完毕

    切梅佐夫作为未来克里姆林宫普京身边的八位国柱式人物之一,将在2004年担任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第一总经理的职务,掌管俄罗斯的军火生意。而俄国的军火出口生意,几乎就是一株高耸的、无主的摇钱树,甚至与天然气的出口并驾齐驱,成为俄罗斯的双头鹰。

    在此之前,切梅佐夫曾是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高级培训班毕业学员。1975-1976年间,他曾在稀有和有色金属研究院供职,后因加入国家安全部门而辞职。1980-1988年供职于苏联“阳光”有色金属工业集团,后被该集团·派驻东德德累斯顿任首席代表,换句话说,他曾经的身份也是克格勃的特工。

    1988年重返苏联后一直担任着苏联国际体育公司福总经理的职务,也是亚纳耶夫慧眼识珠,将他从那个位置上提拔起来放到自己的身边而没有给他任何具体职务,但切梅佐夫从来没有任何的怨言,因为在将他调入克里姆林宫之前亚纳耶夫对他说过这样一句话,“切梅佐夫同志,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不会让你担任任何的要职,这是我要对你说的第一句话,第二句话是,你将来担任的职务比我现在能给你的那些都更加的重要,所以你懂了吗?”

    亚纳耶夫也不强求对方也可以百分之百的明白他的想法,直到两个星期前他去找了一次切梅佐夫,并对他说道,“两个星期后我需要看到一份之前跟你讲过的军事跨国集团的建设方案,请务必要认真严谨,因为这是你的第一次走上舞台的机会。”

    对公司经营运作并有着敏锐政治目光的切梅佐夫意识到这是一次好机会,所以他花费了两个星期的时间写出了一份策划书,由亚纳耶夫过目之后在今天的由他跟军方高层讲解。

    亚纳耶夫先向众人解释道,“裁军计划会分为三步进行,到明年的十二月份之前完成这三步走计划。第一阶段我们会事先裁撤六万人,然后进行观察会对军队和地区平衡造成怎样的冲击,等到稳定之后,进行第二阶段的猜测,我们再会裁撤十六万人,第三阶段我们会裁撤二十万人,也就是说亚洲防备远东邻居的驻军最后只留下25万人。”

    “这也等同于给我们南方的邻居一个善意的信号,中苏不愿意在对峙了。我们希望能坐在恢复之前的友好关系,而且正在进行经济改革的邻居在将来也是一个不能忽视的政治力量存在。我们对付欧洲,对付美国已经够吃力了,真没必要自讨苦吃在树立一个强大的敌人。不好意思,说句难听的话,我们已经开始衰落了,如果还想应对来自西方的威胁,就只有跟别人联合起来一起对付白头鹰。”

    亚纳耶夫的话对于那些疯狂想要维持强大苏军的人员来讲,无疑是个噩梦。但亚纳耶夫不可能为了满足一小部分军队保卫国家的至上主义者而拿整个国家的前途去开玩笑,事实上,单纯的大规模装甲集群冲锋已经是落后于时代了,海湾战争带给所有国家的,是震惊,是反思。信息战争与海陆空配合打击,才会是将来战争的主要模式。

    “裁撤下来的大量T72坦克该怎么办?阿尔希波夫曾跟我抱怨过要维持这些坦克装甲部队的日常维护就是一个填补不满的噩梦。”瓦伦尼科夫说道。

    “假如对外出售的话,可能效果也不佳。”深感阻止裁军无望的切切瓦托夫主动向亚纳耶夫示好,免得自己也被一并裁撤,“众所周知的缘故,T72在海湾战争中表现不佳已经成为全世界有目共睹的事情。这么糟糕表现的坦克怎么还有人会愿意来买呢。当然,以前华约的那些人也不愿意再上当受骗了。”

    “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切梅佐夫微微一笑,“谁说我们要卖T72坦克了,我们卖的外贸版本是T90坦克好吗。”

    “T90坦克?新上马的项目吗?”所有人都不知道切梅佐夫在说什么,在座的一些人还以为是某个设计局新研发的坦克项目。

    “并不是,我们将T72换一个名称继续外贸出售,而且这些流出来的二手坦克可以以低折扣的价格卖给伊朗,印度,埃及等第三世界的国家。条件适合的情况下卖六送一也不是不可能,并且搭配人员教学,坦克的日常维护,有必要的情况下还可以出口装备零件。像印度那种工业水平不太……完善的国家,炮火和零件都无法自我生产的情况下就只能依赖进口了。当然我们会新成立一家跨国公司来销售这些东西。”

    切梅佐夫的军事武器外卖集团可以说拥有极大的权利,毕竟是亚纳耶夫总统亲自授权的。军火商维克多·布特在世界各处奔波展现自己贩卖武器的天赋,而切梅佐夫则统筹大局,与莫斯科军方高层保持紧密的联系。以便拿到更多的存货。

    “我想先在拿到五百辆坦克尝试一下向第三世界以极低的折扣出口,哦还有那些雌鹿武装直升机,可以的话先来两百多架,当然每出售一架武装直升机或者T72坦克,有百分之五的利润将会返还给原来的军区,作为安定裁撤人员的费用,你看如何?”

    贩卖裁撤军火等同于空手套白狼,切梅佐夫没有成本风险需要考虑。

    军火生意就跟普通买卖一样,敲定价格,预定时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过切梅佐夫负责的军售更偏向于灰色地带的那种,虽然亚纳耶夫强调这笔钱是用来改善国民生活的,但是却不受任何国家机关的监管。换句话说,这笔钱是亚纳耶夫的私人财产。

    “这个条件我愿意接受。”自己的损失还有回本的可能性,切切瓦托夫当然点头答应了,“但是那些裁撤的军人呢?不在部队之后总得给他们一份工作吧,不然的话四十多万没有工作的人流入社会将会对社会安定造成很大的影响。”

    “当然了,这些我们都有考虑到。不是所有国家都需要武器,尤其是一个地区处于和平时期,军火出售会变得更加的困难,我们还需要大规模的跨国集团公司来维持全世界的军售平衡,简而言之,我们帮助一个组织推翻一个地区的政府,制造冲突。然后再出售军火点燃战争的火药桶,最后假装利益协调者介入冲突,维持稳定,帮助他们重新建设家园。”

    切梅佐夫的这段话可以说是手段卑鄙,但是上升到国家战略角度来讲也是无可厚非,瓦伦尼科夫咳嗽了一下,问道,“你是想借助这个公司来解决裁军后大多数人员的安置问题吗?”

    切梅佐夫越说越兴奋,他双手撑住桌子,笑道,“没错,而且论起战争,谁是我们苏维埃红军的对手呢?而且工作人员的薪水是按照美金支付的,就算战死他国,按照国际汇率换算,他们家属获得的赔偿也会比其他国内的军人高出许多。”

    “这样一来我们需要武器培训人员,需要合同军人,需要建筑工人等等,并且我们背后是一个强硬大国作为后盾,没有哪些不开眼的小国敢针对我们,而且公司也拥有可以颠覆非洲小国政权的军事实力,当然那些介入战争的人不会以国家的名义介入。他们需要另外一个比较不起争执的名号。”

    虽然切梅佐夫对亚纳耶夫所下达的,公司准军事人员不准穿着迷彩服,只能穿公司统一派发的平民服装表示不理解,但还是忠诚的贯彻亚纳耶夫的指示,包括那些外出行动人员的名字也早已取好了,“他们就叫私人军事承包商,不是非法雇佣军,而是合法的战争合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