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章 复仇
    第一更

    拉方丹被难民刺伤的消息瞬间点燃了左翼势力的怒火,尤其是政府逮捕了那位枪手之后还试图掩盖罪证的做法被揭发之后,站在法庭上的青年在问及为什么对一名无辜的政客下手的时候,他毫无惧色的望向法官,还有周围的陪审团。

    “因为他阻拦了我们通往这个国家的大门,对于阻拦我们信仰的人,必须付出代价。一开始我只是想吓唬一下这个人,没有想到只用了一颗子弹便送他下了地狱,看来这是主给我们的旨意,敌人需要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这是我的作案动机,法官大人。”

    这样堂而皇之的借助教义之名刺杀他人,连周围的陪审团都对年轻人阿卜杜勒的年轻人暴行感到令人发指,而站在他身边的律师却大言不惭的为阿卜杜勒的行为进行辩护。根据对方是未满十八岁的成年人,希望法庭可以进行酌情考虑,减缓对这位年轻人的刑罚。

    此事一出,代言的律师立刻成为了舆论讨论的对象,尤其是在他说出对方只是一个年轻人而向陪审团提议减轻处罚的时候,有媒体评论员就这件事反驳他的观点。

    “年轻并不是他作恶的借口,同样也没有人能借助难民这层可怜的身份进行犯罪。我非常惊讶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律师居然会讲出这样不要脸的话来,我真为他的老师和父母感到羞愧。当然,对方作为一个孩子,还是要给予适当的同情,德国没有死刑,但是可以判处他终身监禁。”

    不仅仅承受着社会舆论的质疑,律师还收到了匿名的威胁恐吓信,一颗装在信封里的子弹杯摆放到他家的门口,一张报纸剪贴成的威胁信警告他如果继续为这名难民辩护的话,将受到严厉的制裁。

    不过律师和他的辩护人却利用这次的威胁打出了一张悲情牌,试图扭转舆论的局势。让群众的目光不在集中在难民少年杀人事件中,而是集中在难民的人权受到不公正的对待之中。但是还算理智的法官并没有对律师的悲情牌毫不动情,但对于阿卜杜勒的犯罪行为又同时左右为难。因为内部的某些势力开始向他试压,要求法官低调处理这件事情。以免激起难民的反抗情绪。人民的抗议政府可以选择无视,但是难民发动的动乱却能跳动高层的神经。所以宁可选择低调处理,也不愿意看到不希望看到的事情发生。

    最终阿卜杜勒只是被判处了七年的有期徒刑,但是这项判决却彻底的引发了左翼们的愤怒,就连刚刚脱离生命危险。还在重症监护室的拉方丹看到这个结果之后,都只是遗憾的摇摇头,叹息说道,“德意志的铁血精神已经离我们远去了。”

    在判决发出之后,亚纳耶夫还在私底下表示对这位保护德国民众的切身利益的政治家表示慰问,同时对德国政府做出的决定表示遗憾。当然这些都是以私人的名义,巴不得德国越来越乱的亚纳耶夫怎么可能选择在这个时候愚蠢的干涉他国内政,为德国政府转移注意力找到借口。

    要求重新判决,严厉惩戒凶手的呼声与口号开始在柏林起伏,随即蔓延到汉堡。慕尼黑,法兰克福等其他的城市。这次的判决引发了民众的愤慨。因为这位情节恶劣的凶手居然没有判处死刑,而只是象征性的被判处了七年的有期徒刑。

    阿卜杜勒从法院被押运出来的时候,面带微笑,他朝着记者的摄像头竖起了一根中指,接触在场的所有媒体向德国左翼挑衅道,“你们这群人根本无法阻止我们,人权和自由才是欧洲的未来,任何想要复辟纳粹行为的人都将会受到真猪安啦的惩罚。看,我只是仅仅被判处了七年而已。七年之后我依旧能够大摇大摆的出来,享受民主德国的一切!”

    阿卜杜勒的挑衅更像是战争的宣言,点燃了左翼民众的愤怒,左翼向来在历史上是最边缘化的社会力量。最不满足于现状,对于现存社会有关的权力分配不满,并要求通过改革主义和革命来改变社会。通过阿卜杜勒这样的挑衅之后,那些对难民已经极端不满的人群准备着自己的复仇计划。他们要向难民势力宣战,同时也要向保守的右翼势力宣战。

    阿卜杜勒被收容在特殊监狱之中,经过买通某位狱警的精心运作之下。他被丢到了对阿拉伯宗教最反感的光头党狱友们的手里,这些极端的民族主义者和新纳粹主义者早就看不起难民在这片土地上的所作所为,于是阿卜杜勒成为了悲惨的宣泄对象。

    这也是第一次让阿卜杜勒看到德国除了圣母和人权泛滥的一面,还有极端暴力的一面,虽然这群对社会失望的人只能在这一小片的天地里呼风唤雨,但是丝毫不影响他们折磨阿卜杜勒的兴趣。

    被殴打,被*虐待,让这位难民青年从一开始的态度嚣张到后来几乎对生活失去了绝望,而狱警只会在他被狠狠的收拾之后才站出来喝退殴打的犯人,将他拎起来丢到单独的隔绝单间之中。

    “这是你自找的,以后你生命里每一天,都会遭受这样的罪过。呸,你们这群难民也就只配得到这样的下场。”

    在警告完快要精神崩溃的阿卜杜勒之后,狱警关上了那扇沉重的铁门。

    “如果我是你,我就会选择自杀,再这样生不如死的折磨中熬这么久,倒不如来给自己一场解脱,毕竟你觉得你还能熬到活着出去的那个时刻吗?”

    说完这句话,狱警便离开了监禁室,空荡荡的脚步声在悠长的走廊上回荡,将阿普杜勒一个人丢在阴暗的角落之中。

    自由,平等。

    站在监牢之外的高墙上抽烟的狱警脑海中突然跳出这两个字,但他只是冷笑着摇摇头,自由和平等只是相对的,没有少部分人能践踏绝大多数的利益。同样也没有人能践踏德意志的大国崛起的日耳曼民族精神。

    “这个国家真糟糕啊,几乎快要失去当年试图统一欧洲时候的铁血精神了。看看我们的政客都在干些什么蠢事,毫无底线的接纳难民,让他们在我们的土地上胡作非为。甚至只是判处了七年的收监,要是希特勒还在的年代,我想接纳这些人的可不是这座特殊监狱了,而是纳粹的毒气集中营。”

    “我的元首,德意志已经亡了。”

    狱警想起之前在书中看到的希特勒的演讲,一战结束之后魏玛政府统帅之下的德国,几乎面对着跟现在的同样糟糕的境地。经济低迷导致了人民的物质生活得不到保证,而难民所引发的社会问题成为了矛盾的一根导火索。

    “我的面前,站着的是一个民族,一个在屈辱中呻吟的民族!那场战争结束之后,我们这个民族的骄傲就没有了!那些战胜者们骑在我们的脖子上作威作福,他们随意践踏我们的尊严,一个欧洲大陆上最高贵的民族地尊严!你们告诉我,你们是选择像本杰明.马丁一样去做一个自由的斗士,还是一个奴隶?别人欺辱我们,哪怕是最弱小的民族也来践踏我们,我们只会叫着:我们表示强烈的愤慨和抗议,这样的人。是没有骨头的!这样的人,是低贱的!我们应该用大炮地震耳欲聋声让敌人颤抖!我们应该碾压他们的尊严、生命,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一群只知道抗议的懦夫!”

    想到这里,狱警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中的烟头丢在地上,用脚将它踩灭,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返回身后冰冷的建筑之中。

    复仇。

    德意志的人民总有一天会让入侵国家的这些人付出代价。

    (被和谐的章节都放在了群里,想看的书友可以加群,或者去道版网站找找,或许还有没被和谐的章节。不再更新到公众板块,因为还是会被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