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九十章 我愿意承担侵略者的罪名
    第二更

    帕夫洛夫打给亚纳耶夫的电话成为打破柏林平静的最后一根稻草。睡梦中的亚纳耶夫接起了电话,尽管现在的柏林还是凌晨三点多,但是深夜打来的电话,内容肯定不是汇报工作那么简单。当亚纳耶夫接起电话时,帕夫洛夫焦急的语气让他睡意全无。

    “怎么回事,帕夫洛夫同志?”亚纳耶夫安抚对方先平缓一下情绪再说话。

    “亚纳耶夫总书记,不好了,现在情况非常糟糕,有一件事必须要向你汇报。克格勃在柏林启动了一向秘密计划,甚至没有向亚纳耶夫汇报这个消息,他们要试图制造一起柏林危机,来分裂柏林这个国家,现在他们正在进行最后的准备。克留奇科夫将所有的资料摆在我的办公室,我真没想到克格勃居然背着莫斯科当局在柏林做了这么多的小动作。”

    克里姆林宫发给亚纳耶夫的消息却让他愣了神,或许连亚纳耶夫本人都没有意识到,这次的“柏林危机”背后,居然还有苏联情报局参与的身影。如果不是这份消息的话,亚纳耶夫不知道还会被隐瞒多久。

    “我知道了,帕夫洛夫同志,这件事情千万不要声张出去。如果谁说漏了嘴,就让他闭嘴。一旦说出去,苏联就完蛋了。你现在立刻将知道这个计划的人找出来,列出一份名单。然后叫内务部的家伙们跟这些人‘谈谈心’,确保他们不会说漏任何一个字。”

    亚纳耶夫不像克留奇科夫一样的慌了神,在挂断了电话之后,非常镇定的拨通了弗拉基米尔房间的电话号码。

    “喂,弗拉基米尔同志吗?是的,你现在来一趟我的房间。”

    亚纳耶夫的语气表现出无法拒绝的严厉,就像一位父亲在斥责做错事情的孩子,“现在,立刻。我不管你手中还有什么工作,如果接下来三分钟之内我还没遇见到你的话,今晚就从柏林滚出去!”

    亚纳耶夫总统套房里的门在两分钟内被敲响,走进来的弗拉基米尔依旧是一身正装,疲倦爬满了他整张脸,亚纳耶夫甚至怀疑他这几天根本就没有在酒店里休息。

    “坐吧。”

    亚纳耶夫拿起床头的酒,往被子里倒了半杯,然后递送到对方的面前,他的两根手指捏着酒杯,晃了晃酒杯,“需要一杯阿夸维特吗?弗拉基米尔同志。毕竟你这些天的谋划可是非常心力交瘁的。”

    弗拉基米尔接过亚纳耶夫的酒,他的表情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惊讶,反而是带着阴谋得逞的微笑,“亚纳耶夫总书记都知道了吗?看来克留奇科夫已经完成了最后一步。”

    “什么叫克留奇科夫已经完成了最后一步,你还想瞒着我多久?”亚纳耶夫提高了音量,他有些恼火,为什么克里姆林宫内部会有人瞒着自己进行这样的肮脏行动。

    弗拉基米尔指着亚纳耶夫,道出了自己的计划,“最后一步,就是将主动权交给亚纳耶夫总书记,毕竟只有你才有调动国家军队的权力。单单靠克格勃派遣的军事顾问完成不了这样的大动作。西方军集群的介入,这才是制胜的关键。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前东德退役军人还能否保持战斗力就另当别论。”

    “要进行这样一场秘密行动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包括煽动东德居民,怂恿前东德人民军队军官组织抵抗组织,挑拨离间难民和东德人之间的矛盾,和政府之间的矛盾,都需要我们去动脑筋。”

    弗拉基米尔一口气喝光了里面的阿夸维特,然后说道,“同时我也感谢亚纳耶夫总书记的慷慨。”

    忍无可忍的亚纳耶夫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让弗拉基米尔从洋洋自得的沉湎中回过神来,他说道,“够了,弗拉基米尔同志,你真当我这个总书记是摆设吗?谁允许你有资格去做这件事?”亚纳耶夫恼怒的站起身,指着弗拉基米尔说道,“别忘了,是我给了你一切。”

    “不,你不懂,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苏维埃!看看现在,我们忍够了多少欧洲人的白眼。一切都受够了,我们要反击,要让西欧感到恐惧!”弗拉基米尔将酒杯狠狠的摔在地上,也提高了音调,“每一次我们的报纸在宣传克里姆林宫如何破坏了敌人的阴谋诡计时,我就感到可笑且可悲。这些战术上的成功有什么用,并不能改变我们在战略上的劣势。每次苏联都只能通过小打小闹来减缓矛盾,却并不能解决危机!”

    弗拉基米尔在房间里来回走动,他的皮鞋踩着脚下散落一地的碎玻璃,发出令人不愉快的声音。

    “六年了,亚纳耶夫总书记,你整整为苏联的战略劣势当一个裱糊匠缝缝补补六年了。然而这六年你得到了什么?西欧衰落了,我们承认。但是苏联就重新崛起了吗?美国都将导弹和反导系统铺设到我们家门口了,然而我们除了抗议还能做什么?”

    弗拉基米尔愤怒的说道,“我们居然除了武力恫吓,什么都做不了!但这一次不同,我们一旦煽动东德人民独立成功,那么将制造出一个动乱的欧洲,苏联则趁机将势力重新染指东欧,重现旧日的荣光!”

    弗拉基米尔是狂热的,然而亚纳耶夫却冰冷的像蛇,他盯着站在面前的男人,一字一句的问道,“你知道我们时输不起吗?现在一场战争都输不起,无论是政治上还是军事上。所以这六年来,我一直战战兢兢,同时又不失时的强硬,就是为了保证这个国家能平稳顺利的度过难关。”

    “我也是为了这个国家,愿意承受任何的灾难。哪怕会被对方指责为侵略者,但是别忘了北约最没有资格说出这句话!他们才是厚颜无耻的侵略者。”

    接下来就是沉默,两个师徒关系存在的男人,都陷入了各自的理想陷阱中。为了光复苏维埃的旧日荣耀,他们选择了不同的手段。

    许久,房间里回响起了掌声,弗拉基米尔抬起头,看见亚纳耶夫正在向自己鼓掌。

    “我想我等到了最适合的人选,弗拉基米尔同志。恭喜你,成为了这次计划的关键点。”亚纳耶夫突然笑了,猝不及防的夸奖让对方呆呆的看着自己,有些不知所措。

    “本来我即将打算放弃这个计划,但是我没想到弗拉基米尔同志你的介入,让我重新看到了希望。”

    此时亚纳耶夫的表情已经不是当时的茫然和愤怒,反而慢慢变得平静下来,“或许我真的是老了,承担不起任何的风险,但是一项伟大的计划总是需要适时的牺牲者,不是吗?想必你也知道实施这个计划的人所需要承担的风险。”

    “当然,一旦真想大白于天下,计划的实施者将作为抛弃的棋子丢出去。但是为了祖国,我愿意承担这样的风险。总书记你不能出事,这个国家还需要你。”

    弗拉基米尔已经考虑清楚后果,不然他也不会代替亚纳耶夫接过这个任务。

    对于弗拉基米尔的勇敢,亚纳耶夫叹息了一声,“弗拉基米尔同志,当人民不需要跑去西方国家刷马桶和修下水管道的时候,他们将来会感激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

    “一切为了苏维埃,为了人民。”

    弗拉基米尔微笑着,全然不担心将来可能发生的灾难。

    “我愿意承担侵略者的罪名。”(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