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福罗斯别墅危机(上)
    一架从莫斯科飞往克里米亚半岛的专机比历史上的预定时间要早了六个小时,而这架专机上的代表团身份几乎囊括苏联党政军高层所有的身份,分别是苏共中央书记奥列格·西蒙诺维奇·舍宁,国防部副部长兼任陆军总司令瓦伦尼科夫大将,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兼总统助理,博尔金,以及克格勃第九局局长,尤里·谢尔盖耶维奇·普列汉诺夫。让这些高层聚集在一起的原因,就是戈尔巴乔夫那份该死的《新联盟条约》。

    在专机上所有人都没有交头接耳的兴致,或是闭目养神,或是双手交叉祷告,因为他们知道接下来要做的这件事很可能会改变苏联的历史。他们是会成为历史的缔造者,还是被钉在耻辱柱之上,一切待定。不过此时所有人心中的执着都是相同的,那就是不要让苏联分崩离析。

    而他们的目的地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克里米亚半岛最南端的总统度假圣地,福罗斯别墅。

    舍宁握着手中准备实行国家紧急状态的签署令,内心异常复杂,一方面是因为戈尔巴乔夫在签署新联盟条约的时候绕过了政治局委员会,这本来就是违背宪法的行为,否则戈尔巴乔夫也不会在这别墅上隐居十几天来躲开政治局成员。所以此刻他们去哀求戈尔巴乔夫,有用吗?舍宁的心里有一个大大的问号始终干扰着他的思考。

    二是舍宁隐约察觉到紧急委员会中,似乎有人考虑的比他们深远的多,短短两天时间,匆忙状态下组建起来的紧急状态委员会居然有了坚定一致的目标,而不是一盘散沙等待着敌人各个击破。似乎紧急委员会下达的每一道指令,背后都有亚纳耶夫的影子。

    红色帝国就像一艘老旧的,装载满危险军火的巨轮漫无目的的在广袤的大海里漂流,掌舵的船长已经迷失了方向,而心急如焚的船员却急着接手船长的位置,带领帝国走出困局。

    似乎是察觉到了舍宁的不安,瓦伦尼科夫拍拍他的肩膀,宽慰道,“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只要我们见到了戈尔巴乔夫总统。”

    “但愿是吧。”舍宁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说实话他对戈尔巴乔夫已经没报多少希望。

    飞机穿越过青葱的山岭和广袤的平原,最终到达一幢红色别墅的上空,透过玻璃窗可以从上空看见福罗斯别墅的四周都布满了精锐士兵。负责戈尔巴乔夫安保工作的普列汉诺夫很明白这只不过是部分警卫,在附近山上的制高点还埋伏着众多的狙击手,五海里内有数十支特勤巡逻艇昼夜不分海上巡逻,而五十公里之外就是苏联四大舰队之一的黑海舰队。这里的布防可以说是滴水不漏。

    现在没有人有心情去欣赏别墅附近的大好风光,他们焦急不安的等候飞机停稳。

    最终飞机停在了福罗斯别墅的私人跑道的尽头,一行人从飞机上下来之后没有半点拖泥带水,步调一致的朝着总统别墅疾步而去。

    虽然有戒备森严的警卫部队,而这一切都难不倒代表团的长驱直入。因为普列汉诺夫所领导的克格勃第九局,就是苏共最高领导人保卫局。这些领导人警卫都是他的一手安排。就在最后一道关卡的警卫准备拦下代表团的时候,普列汉诺夫抢先发难。

    “滚开,这些最高代表团成员有紧急事务向戈尔巴乔夫书记汇报,耽误了时机先拿你们试问。”普列汉诺夫的威严瞬间压倒了门口的警卫,就在他们犹豫的瞬间,代表团强行越过警卫的硬闯进了总统别墅的客厅。

    此时戈尔巴乔夫正准备在卧室午睡,听到外面突然变得吵吵嚷嚷的,不禁披上衣服走出来想探个究竟。而他刚走到客厅门口,就被眼前的阵容给惊呆了。苏联党政军高层全部聚集在自己客厅里面。戈尔巴乔夫不禁恼怒的对代表团说道,“没有我的批准,谁让你们进来的?滚出去。”

    “是我的命令,戈尔巴乔夫总统。代表团都是我放进来的,还请你谅解。”普列汉诺夫上前一步说话,语气不卑不吭。气的戈尔巴乔夫差点扬起手给他一个巴掌,同时戈尔巴乔夫明白过来自己极力躲避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只是没想到这群人为了反对条约居然采取了逼宫的极端形式。

    苏共中央书记舍宁从口袋里掏出那份紧急状态委员会签署令摆到戈尔巴乔夫的面前,沉声说道,“戈尔巴乔夫总统,我们绝对不能让《新联盟条约》,这会毁了苏维埃十几年下来的根基。我希望从这一刻起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直到苏维埃重新恢复秩序为止。”

    戈尔巴乔夫冷笑一声,随手将递给他签署令丢到一边,说道,“签署令?紧急状态委员会?谁赋予你的权利,舍宁同志。没有我的首肯,紧急状态委员会就是非法的存在,你们这是政变!是叛党!是对最高指示的背叛!”

    舍宁的语调几乎没有什么情感,他一字一句的说道,“这是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政府总理帕夫洛夫,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巴克拉诺夫,国防部长亚佐夫,内务部长普戈,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农民联盟主席斯塔罗杜布采夫,国营企业工业联合会会长季贾科夫组成的紧急状态委员会赋予我的权利,还有戈尔巴乔夫总统是不是忘了,当初紧急状态委员会可是你为了应对战争一手设立的组织,怎么说是非法的存在呢。”

    “你……”戈尔巴乔夫被舍宁的反驳气的说不出话来,他手指指了指舍宁的鼻子,最后还是狠狠的说道,“见鬼,反正这份文件我是绝对不会签署的,你们爱找谁找谁。国家宣布戒严的命令我也不会发布,还有我要打电话,你们这群叛徒。”

    国防部副部长瓦伦尼科夫将军也劝诫道,“总统阁下,《新联盟条约》的签订对苏联是致命的,我们父辈耗尽无数的鲜血打造的国家,不能就这样分崩离析。还请总统阁下再三思量。”瓦伦尼科夫的语气近乎哀求,但这对盛怒之下的戈尔巴乔夫而言不过是火上浇油。

    “闭嘴,你懂什么,瓦伦尼科夫。你不过是一个军人而已,才会这样想当然,而且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而不是参与政变。”戈尔巴乔夫粗暴的朝他吼道。

    “没事的,戈尔巴乔夫同志,我们替你签署就是了。”第九局局长突然站了出来,他又补充了一句,“哦,看来戈尔巴乔夫同志忘了一件事,来这里之前我们切断了别墅里所有的电话线路,所以……你什么也做不了。”

    戈尔巴乔夫的内心泛起不安的预感,他正打算后退两步,一位负责保护戈尔巴乔夫的警卫突然冲了上来,就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他的双手狠狠的掐住了戈尔巴乔夫的脖子。袭击者似乎打算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企图让戈尔巴乔夫当场暴毙身亡。

    “小心。”在一旁的总统助理博尔金惊呼道。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整个客厅乱了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