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一章 上帝之盾
    比起波兰,匈牙利的日子过得更加糟糕。从苏联阵营脱离了出去之后,一直想要向西方靠拢的匈牙利自由党总统根茨·阿尔帕德非但没有得到美国当初承诺的美元贷款,加入了自由主义市场之后,反而遭到了处于经济困难之中的西方国家疯狂掠夺。他们希望通过兼并前东欧国家的国有资产,以达到摆脱国内经济困难的目的。

    如同大萧条时期加深向殖民地掠夺一样。拥抱自由市场的东欧成员国发现昔日支持自己独立,民主,自由的西方国家翻脸比翻书还要快,一旦脱离了苏联阵营,资本家的血腥嘴脸就展现了出来,匈牙利不是第一个遭殃的,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首当其冲的就是匈牙利的畜牧业,为了东欧国家在西欧的竞争力,保障本土的产业不受到其他国家的冲击,法国,英国,德国几乎不约而同的通过了限制东欧肉类出口到本土的法案,通过某些不达标的检测设置了阻拦匈牙利肉牛等一系列产品出口到西欧的关卡。

    搞定了匈牙利的畜牧业之后,资本家贪婪的目光瞄准了匈牙利的汽车制造业,汽车工业是匈牙利支出产业,占匈牙利出口总额的20%,匈牙利共有700多家汽车及零部件生产企业。当然德国大众和奔驰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呢?

    德国两大汽车品牌进军匈牙利,标志着对匈牙利汽车产业的毁灭性打击开始了。首先是大量的收购工厂,之前应允的新增30亿投资,汽车零配件采用匈牙利当地供应商,收购之后绝不辞退一名工人变成了一纸空文,奔驰首先做的就是削减了投资,汽车零配件当然依旧采用德国本土生产的。至于员工?只留下一小部分,剩下的还要裁减。

    至于你跟我说的资本主义契约精神?对不起风太大我听不见。

    大众和奔驰可以随便花费一两亿的资金收购当地的财经报社,收买匈牙利的经济学家。为他们的无耻掠夺政策做宣传和鼓吹,将自己的无耻嘴脸反过来说。强调这是帮助匈牙利发展自己的经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你们信不信并没有什么卵用,反正资本的掠夺都是血腥的,反正德国有钱,可以随意的q奸你们的民族产业,提升匈牙利的失业率,什么?你们要反抗?不好意思,那么你就是独裁。专治,无人权!

    报社把持在西方大公司的手中,舆论的高地掌握在西方资本吸血鬼的手里,你经济都还没起色的东欧国家凭什么能跟西方跨国集团玩?想反抗欧美,摆脱世界银行和im的统治?总有血淋淋的例子敲响警钟,意大利最具影响力政治人物,克拉克西总理,在1993年2月,亡命天涯,躲到了突-尼-斯。1993年五月。法国前总理,社会党要人贝雷哥瓦,在五一劳动节吞枪自尽。1993年五月。德国社民党主席恩霍尔姆,辞职,自杀。1994年春,西班牙央行行长被捕,国民警卫队司令逃亡。英国《镜报》媒体帝国实际控制者,工党金主马克斯韦尔,跳海自杀。1993年12月,匈牙利中央银行行长因为性丑闻被迫辞去职务。

    这一系列政客的死串联在一起,都绝非是个偶然。背后一手操纵的华尔街吸血鬼们正在通过从政治上控制,从经济摧垮。从思想上统治的方式,将鲜血淋漓的财富运往美国。支持他们繁荣昌盛的世界和平事业。

    没有办法,匈牙利总统阿尔帕德只能把打掉的牙齿往肚子里咽。希望能容忍一时获得欧美对匈牙利的经济的支持,但是在难民发生事件之后,原本积攒了一肚子火气的匈牙利总统终于恼火了。

    “凭什么匈牙利要接纳难民?西方社会自己闯的祸要整个欧洲帮他们擦屁股?简直就是笑话!”阿尔帕德总统怒气冲冲的说道,虽然市场化是匈牙利一直追求的目标,但是他们可没答应要让别人玩死自己。

    “这算什么?加入北约的考验?摆脱了苏联的阴影后又落入了资本家的地狱吗?起码以前还是社会主义势力的时候,人民的生活也没像这样的糟糕过。看看西方入侵之后带给我们什么?不断上升的失业率,一家接着一家倒闭的企业,还有所谓的民主自由的口号。我们受够了。”

    “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阿尔帕德总统。如果我们不融入西方的经济圈子,就无法更好的贸易全球化和市场化。”霍恩·久洛总理依旧对西方抱着一丝的幻想,希望经历过这些“民主的阵痛”之后,就能重新焕发生机。

    阿尔帕德总统冷笑了一下,他指着电视上游行示威的抗议群众,转过头对久洛总理说道,“看到这个了吗?久洛总理。这是之前被裁撤的匈牙利第二大钢铁工业厂失业员工在大街上游行抗议示威,还有更多的人搬入了贫民窟?为什么?因为西方一个接一个的跨国资本集团收购了他们的工厂,裁撤了那些员工,最终导致了这群人的失业。没有工作,没有面包,继续发酵下去意味着什么吗?”

    久洛总理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知道阿尔帕德总理接下来要说什么。

    “意味着政局的动荡,继续发展下去只有一个结果。要么政府被推翻,要么国家陷入内战。这是我们的境地。”

    “继1991年的经济危机之后,整个世界的经济情况都在滑坡,走向深渊。别再想着德国会将匈牙利拯救出深渊了。想活下去,只能自救。”

    阿尔帕德总统所说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持续恶化的经济水平已经让某些东欧国家政党领导人产生了一些危险的想法。

    重新回到社会主义的怀抱。

    苏联新经济模式的成功让这群人看到了希望,昔日的将死红色巨兽已经通过这些年的新经济政策稳定了下来,经历了这样的重创还隐约有发展壮大的局势,这让当年预言苏联经济要完蛋的西方经济学家们大跌眼镜。

    波兰总统和匈牙利总统两人的想法不谋而合,既然西方将自己坑的那么惨,为什么不转而向同样在市场经济上试水的苏联合作?什么意识-形态问题?经济都快撑不下去了,我管你意识个锤子。

    “事情并不能太过着急,需要一步一步的来,既然要向苏联重新试好,那么就得先试探一下欧美的脸色。”久洛总理沉思了一下,说道,“那么匈牙利可以从难民事件中发表自己的立场来告诉西方,我们不吃他们那一套。”

    反对难民,重申民族主义,看似是针对欧盟和北约扯淡的难民收容计划,实际上却是在向苏联暗送秋波,毕竟现在整个欧洲对难民和驴胶把控的最严格的,也就只有苏联了。

    几天之后,一则关于匈牙利总统阿尔帕德私下的言论在民间广为流传,一时之间变成舆论的热点,虽然官方就此事未做任何评价,却足以让人展开许多联想。

    “一千年前,匈牙利作为上帝之盾,曾守护了欧洲的国门,一千年后的今天,我们将再一次的站出来,虽然两次世界大战中,整个欧洲背叛了我们,但是,今天,我们将再次守护欧洲的传统,驱逐所有试图动摇我们信仰的入侵者,誓死捍卫我们先祖查理五世,阻拦住奥斯曼铁蹄的荣耀。”

    “奥匈捷克斯洛伐克联合帝国万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