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九章 最终的贸易协议
    第三更

    在经过短暂几天的休整之后,四个国家的财政掌权者为帕夫拉克量身制定了相应的配套计划,一是加重贸易限制条件,贸易保护期为期八年,也就是在这些原有基础条件上然波兰采取极端的全部商品经济关税减免百分之九十以上,实现真正的贸易自由化。

    第二套方案是减短波兰的贸易保护期限,经过四国财政部长的激烈讨论之后,同意以三年的为波兰贸易保护期,原有的条件不变。在其他人看来这些所谓的世界贸易协议方案不过是哪一套更加惨而已。

    为帕夫拉克提供了两套方案之后,美国财政部长罗伯特也表示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讨价还价了,如果波兰再不识趣以与苏联进行经济贸易为借口要挟的话,美国将采取果断的报复措施。换一句通俗一点的话来讲就是你按照我们的规则来玩,分分钟用贸易战争弄残你的经济。而且波兰也不可退出世贸组织,否则四个国家将对波兰发动货币战争,总之波兰的结局不过是体面地死法或者不体面的死法而已。

    金融战争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最后还有可能被人捡便宜的招数,华尔街的金融巨鳄们是不同意参合的,但是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也会铤而走险的使出这招剑走偏锋,最终结果不过是大量银行破产或者部分投资银行赚的钵满盆溢罢了。

    美国已经变相的提出了经济要挟,而得到好处的帕夫拉克也不敢再继续开口谈条件,本来他以退为攻,想进一步获得十五年的贸易保护期限,但是美国已经快要撕破脸皮摆出直接对阵波兰的姿态了,帕夫拉克也不敢继续要挟下去。帕夫拉克盲目,但还不至于蠢到有胆量跟四个经济强国作对。

    于是在差不多的情况之下,波兰选择了第二套方案。相比之前的两年苛刻条件,波兰有信心在三年的时间之内尽快适应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完成市场经济的彻底转型。

    1996年1月7日原本是俄罗斯的圣诞节,在这热闹的一天人们欢呼庆祝,他们不知道一场无声的较量正在缓缓落下帷幕。电视机里的波兰总统克瓦希涅夫斯基正在记者招待会上发表讲话,他宣称波兰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将会是一场影响世界的变局,波兰将会在未来数年时间内让所有人见识到一个全新的波兰。

    如果观察足够仔细入微的话,就会发现除了波兰总统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之外,其他国家的代表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说明他们并没有将波兰加入世贸组织当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看待。相反绝大多数人都将波兰当做一条可口的小肥羊,等着来一场烤全羊的盛宴。

    “之前我认为克瓦希涅夫斯基还是一个有眼界的家伙,没想到跟之前的瓦文萨一样,并没有多少的远见。别人只是将波兰当做一直待宰的羔羊,才让他加入世贸组织。这样一来,波兰也就只有接下来几年的回光返照了。”亚纳耶夫遗憾的摇了摇头,在他心中,波兰已经被判处了死刑。

    看到这里,亚纳耶夫摁下了遥控器的开关,电视上的画面截然而止。屏幕恢复成一片黑暗。亚纳耶夫丢下遥控器,但是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房间里显得有些平静,只有沉重的呼吸声。还有时钟回荡的声音陪伴着他。

    并没有因为圣诞节的热闹而让亚纳耶夫心中的郁结减轻半分,他担心的是世界贸易组织开始插手东欧,就意味着苏联重新夺回东欧势力圈的可能性又减小了一份。

    历任领导人根深蒂固的军备霸权控制世界的观念导致了苏联经济几十年的畸形发展,即使亚纳耶夫使用各种手段试图挽救苏联的经济,但是往往经济并不能跟上苏联的战略需求,这一点让他非常的焦虑,还是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焦虑。

    焦虑归焦虑,但是路还是一步一步的走。亚纳耶夫要做的不过是加快苏联经济发展的步伐,或者在路上丢下香蕉皮阻拦对手的追赶。但归根到底,自身的经济实力不行的话。真要对付北约和美国加起来的超级经济体,苏联难以招架。

    东欧—亚太经济轴心的计划在亚纳耶夫的脑海中酝酿许久。但是一直没有踏出试探性的那一步。这个设想就跟亚太合作组织一样,但是牵头的人必须付出相应的沉重代价。面对这种回报与付出未必成正比的投资,亚纳耶夫显得很谨慎。

    他现在手头上有一份文件是关于加入亚太合作组织的申请,虽然在原本的历史时间线,俄罗斯此时应该已经是亚太合作组织成员国的一员,但是时间线变化之后,刚刚尝试性开放市场经济的苏联也想加入贸易全球化的游戏圈。

    但是其他国家对苏联的畏惧,以及美国在背后的挑拨离间,让亚太合作组织迟迟没有通过苏联加入游戏圈的申请。虽然中国和其他亚太国家强烈要求通过苏联加入亚太合作组织的申请,不过这一部分的呼声暂时还没有打动部长会议的决心。

    亚纳耶夫其实已经想过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还可以拉拢中国建立自己的小圈子,经济上是以莫斯科-北京的联合组织,而政治上嘛,就是等到2001年的时候创立上海合作组织。等到南方邻居的实力达到三大经济体之一的时候,上海合作组织也就名正言顺的成为了“小华约组织”。到时候以反恐战争为目标,加强各国之间的军事合作,与北约的军事一体化没什么两样,只不过多了一个名正言顺的反恐旗号而已。

    “能走一步算一步吧,毕竟开放了市场之后苏联要走的路还有很长。明年上海五国会晤机制将举行最开始的谈判,这也是苏联和中国第一步尝试的合作。”亚纳耶夫合上了报告,他已经不想想方设法的挤入任何一个经济圈子,因为苏联不喜欢做规则的遵守者,而是规则的缔造者。如同当初挑战布雷顿森林体系一样,苏联的复兴之路永远不会停歇。

    “一个野心十足的国家不会屈尊在欧美的屠刀之下,相反他会联合所有能够联合的势力用来对付他的敌人,这一点,我想远在北京那位能熟背《葛底斯堡演讲》的人,也不想一辈子当别人的跟班吧。一个即将改变中国和世界的掌权者正在稳定的进行市场经济改革,虽然此时的美国和欧洲还对他不屑一顾,但是他现在打下的根基,可会在十几年之后缔造同样强盛的红色帝国。”

    亚纳耶夫只能暂时的忍耐,毕竟没有实力的作死就是波兰的下场,如果苏联和中国真的聚集在一起创立了新的国际性经济组织,就会立刻成为其他资本强国围攻的对象。所以路要一步一步地走,虽然漫长,但是总会有达到终点的那一天。

    亚纳耶夫站起身,门口的第九局安保小组已经等待着他的到来,他准备前往克里姆林宫,召开新一轮的政治-局会议。

    关于未来的发展他已经计划到了往后十几年,苏维埃将会再次中兴,带着曾经遭受过的屈辱和愤怒,一并还给自由阵营。

    在镰刀和锤子标志的红旗面前瑟瑟发抖吧,资本家们。

    终有一天,我们的红旗会从圣约翰斯穿越白令海峡直到远东,十月革命将在整个世界再次唱响。

    强盛的红色北极熊,惩戒世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