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章 中情局的复仇
    第四更

    自从上次失利之后,马里奥总统下定决心整顿中情局,内部大清洗之后的中情局士气低落,并且强行将部分“业务”划分给国土安全局之后,中情局的作用是越来越小。为了重振士气,新上任的中情局局长乔治·约翰·特尼特打算朝苏联开刀,打出漂亮的一仗,重新振作中情局,同时也让五角大楼和华盛顿看到中情局的成绩。重新恢复对中情局的支持。

    所以特尼特局长上班的第一天就要面对一大堆的烂摊子,经费被大幅度的削砍,大规模裁员之后的压抑气氛还有悬挂在达摩克利斯之剑虎视眈眈的逼和国土安全局监督部门,几乎将整个中情局人员都列入了他们的黑名单,随时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因为没有什么比前任中情局局长泄露机密情报更加恶劣的事件了,既然连中情局局长都不可信任,那么这些下属对美利坚的忠诚就显得更加可疑了。

    特尼特的脚刚踏入兰利大楼,那股沉默的气氛就像阴冷的蛇勒紧了他的脖子,那些上班时候匆匆而过的职员都是面无表情的冷漠,就像从审讯室里拖出来的犯人一样毫无情绪,那场古拉格大清洗导致部分有黑历史的职员进入了联邦调查局的监狱,部分受到了无辜的迫害,幸存下来的那一部分人也变得小心翼翼,当特尼特进入电梯的时候,周围的人都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就像看着怪物一样想要远离他。对于这样的情况,特尼特表示必须要重新振作中情局的运转。

    特尼特刚刚来到办公室,其他的情报科的主任已经在办公室等待着他的到来,部分新面孔可能不认识这位前任的中情局副局长,但这并不妨碍特尼特对中情局施加自己的指令。按照自己的意志进行运转。

    国外情报科科长布兰迪,隐蔽行动科科长萨拉科,数据处理科科长马萨德正在等待着特尼特的到来。作为新上任的三位情报科科长,他们对新的中情局局长带着一丝的敬畏。

    特尼特为他们带来了一个计划。为了报复之前苏联克格勃对中情局在伊拉克贩售军火的打击,他们将目标瞄准了从的黎波里搬迁到班加西的苏联驻利比亚大使馆。自从卡扎菲的军队节节败退之后,世界各国都在考虑与利比亚的关系,而苏联更是抢在西欧国家行动之前率先承认了反对派的政权,与反对派建立了外交关系。这一手迅速的动作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就像煽动利比亚暴乱的是由苏联一手策划的一样。

    当然苏联只是想通过外交政策为支点,干预反对派的政权,从而建立一个亲苏的派系。虽然大部分地区已经落入了反对派手中。但是派系林立的反对派彼此之间在各个省份发生了大大小小规模不同的武装冲突。苏联支持的利比亚联合革命阵线,还有巴格达迪扶持的红色新月旅是目前为止势力最强盛的两个武装派系。

    相反欧美各自扶持的反对派更像是扶不上墙壁的烂泥,美国指责苏联正在干涉利比亚内政的同时,并没有加大对利比亚的干涉,甚至还缩减了规模,导致亲美派系处于温水煮青蛙的态势,而利比亚联合革命阵线和红色新月旅却在苏联军官的训练下日益的发展壮大,甚至获得了大量的苏式重型武器。

    本来在利比亚利益关系盘根错杂的欧盟想请求美国的帮助,但是注意力一直集中在伊拉克的美国怎么可能再冒险涉及另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潭,所以除了口头上的有限支援之外。其他时间美国也没有什么动静。

    就在这样复杂的情况下,美国新上任的中情局局长带来了他制定的新月黎明计划,目的是针对苏联干涉利比亚政权的支点。苏联驻利比亚大使馆。沉重打击了苏联政治行动之后,美国中情局将会迅速的切入班加西,填补苏联在当地的权利真空。

    特尼特局长屁股坐在桌子上,跟在座的所有人解释他的新月黎明计划,“简单来讲,就是我们通过班加西在班加西的亲美势力,发起一次针对苏联大使馆的武装进攻,而且这次的武装进攻必须与我们撇清关系,最好是塑造成一次单纯的教徒针对*的打击。”

    情报科科长率先举手。在特尼特局长示意他可以发言之后就直接说道,“社会主义国家不是一直对他们国内的宗教势力保持着高压的打压态势吗?我们可以利用这个问题来做文章。搜集他们国内所有‘侮辱’宗教的言论,然后再通过这些言论来煽动班加西的亲美武装势力。直接怂恿他们进攻苏联驻班加西大使馆。”

    数据处理科科长马萨德补充了一句,“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能在全球范围内煽动起宗教人群反对红色政权就再好不过了,一个班加西算什么,让苏联在全世界的布局都打乱才是利益的最大化。”

    “比如高加索地区一夜之间消失了几座城镇的人口?这倒是能突出苏维埃的残暴。”萨拉科笑着说道。

    “好了,都安静一下,让苏联成为宗教世界的敌人这有些不切实际,但是我们可以让苏联成为亲美武装的敌人,布兰迪科长,我需要你去搜集一下关于苏联反对宗教言论,然后在班加西进行大规模的宣传。”

    “没问题,”布兰迪勾起嘴角,这一刻他等待了好久,如果能让苏联在班加西吃一个大亏,他也不介意花光中情局剩余不多的经费。

    “还有就是关于马萨德,数据处理科最好能在近几日给我拿出一份详细的报告,关于苏联在利比亚行动的一切情报,包括他们的情报贩售,人员拉拢,甚至还有每一个活动在班加西的俄罗斯人的名单,这些我都要,能给我拿到多少算多少。”

    “可以。”马萨德沉吟了一下,“数据处理科原本就是负责情报的分析,这些东西我可以在两天之内整理好,然后给你,特尼特局长。”

    “非常好,我就是要看到中情局有这样的效率。”特尼特拍了拍手,看到三个科长已经进入了状态,他也就继续下达任务,“至于隐蔽行动科科长萨拉科,你的任务是负责侦查苏联驻利比亚大使馆建筑,最好能搞到他的平面图,研究守卫的分布,制定出一套详细可行的进攻计划,然后让亲美武装根据这份方案进行演习,记住,务必要一次到位。他们需要什么武器,中情局都可以提供给这些人,无后座炮,迫击炮,应有尽有。”

    这次特尼特是拿出了以死相拼的心态制定这出计划,尽管预料到事后可能遭遇克格勃的报复,但是悲情往往更加能博得五角大楼和白宫办公室的青睐。当看到中情局为了美国的战略部署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之后,即使是抠门的国会,也会提高预算的拨款。

    特尼特甚至为那些将来可能牺牲的驻利比亚特工想好了宣传的口号。

    “我很骄傲能为国捐躯。”

    布兰迪也想到了这次行动的一系列后续,但他选择闭口不谈,甚至假装没有看见,上层的政治目的总是能让下层以各种各样光明正大的理由去赴死,哪怕事后他们仅仅只是获得一枚勋章和所谓的哀荣而已。而牺牲者的骨骸,却成为了政治家们上位的资本。

    谁叫政治就是这么混蛋的血腥游戏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