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墨晓娟接到杨轶的通知,便开始安排公司的人在微播上组织墨菲铁杆粉丝参加墨菲的粉丝见面会的名额抽签。

    这个粉丝见面会因为不收取门票费用,而且还限制人数,一下子就引起了很大的轰动,粉丝们纷纷转发评论、艾特好友,就等着抽奖,希望能够成为幸运儿,来跟自己的偶像近距离交流。

    有些有钱的粉丝也参与了进来,对她们来说,门票的费用并不算是什么问题,但墨菲确实是大半年难得一见,这次机会太难得了!

    粉丝见面会不算什么新鲜事,但利用微播转发“抽奖”来发放名额,这别出心裁的做法还是引起了一些媒体的报道,而且墨菲怀了六个多月,再次露面,这也挺出乎人们意外的。

    只是可惜,在一些记者向“菲轶所思工作室”求证的时候,墨晓娟遗憾地告诉他们,这个粉丝见面会是私人性质的,不会请媒体朋友进行报道。

    媒体上面是怎么样讨论的,杨轶没有在意,看到墨菲积极准备着这次粉丝见面会,脸上洋溢着开朗的笑容,他心里的担心也终于可以放下了。

    ……

    几天后,街角的咖啡店重新开业。

    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咖啡店终于装修完,也除掉了气味。所以杨轶提前一天来打扫干净后,便开车载着墨菲和曦曦过来玩。

    这个重新开业就跟一年前的第一次开业一样,没有轰轰烈烈的仪式,甚至也没有张灯结彩,杨轶就是把门打开,把招牌挂上,然后邀请请三两个亲朋好友来喝咖啡、聊聊天。

    新的咖啡店很有气氛,新换的木制咖啡桌,实木骨架和天然海草藤编织的圆背咖啡椅,包括隔断、书架都用暗雅色调的木板制成,就连琉璃灯具,也加上了木斗外壳,整体的基调很一致,给人一种和谐的感觉!

    而除了装上黑板留出涂鸦空间的那面墙以外,其他的墙、柱子上贴的墙纸,上面的图案都是残垣断瓦,不过残垣断瓦中间,还有鸟雀在上头“跳跃”!

    每一只鸟雀的种类都不一样,有的是跟鹰一样有着褐红色的羽翼,有点则是白色的……有只小鹩哥还是通体乌黑,只有嘴巴是橘红色的,它歪着脑袋,那一双跟花椒粒差不多大的眼睛似乎透过墙纸,望着外面,看上去栩栩如生。

    这些残垣断瓦,还有这些鸟雀,搭配着卡座隔断上巧妙栽种的绿萝,还有书架上垂下来绿萝的枝蔓,整个咖啡店都体现出了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

    这让街角的咖啡店这个名字多了一层神奇的意思:走过街角,忽然发现一间神奇的咖啡店,这是一次邂逅,美丽的邂逅!

    踏进咖啡店,就会有一种奇怪的想象,仿佛是城市退化,人们回归那美丽的大森林,而原本浮躁的心灵,在此刻忽然平静了下来。

    当然,原本不浮躁的心灵,在此刻是欢悦的。

    “哇,粑粑,我喜欢这只小鸟,它最好看了!”曦曦就是这样,她来到咖啡店,就好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眼睛不够用,蹦蹦跳跳地四处发掘着新咖啡店的美。这不,小姑娘跟百灵鸟一样,悦耳的笑声传来。

    “是吗?爸爸现在过不去,你过来给爸爸妈妈说一下。”杨轶说完,和坐在吧台前面卡座上的墨菲对视一笑,端了一杯牛奶过去给墨菲。

    他们有自己的专属卡座,在吧台后面,很隐蔽,由书架和隔断,还有嫩绿色的绿萝藤蔓、叶子遮挡着,只能有一个容得下一人进入的口子通过。而且本来上面是通通透透的,只是一人高的范围遮挡了别人的视线,也不会让人觉得不透气。

    杨轶还是比较喜欢咖啡店的环境,加上下个学期,他可能会去江传旁听关于作曲的课程,来江传的时间会很多,顺便也可以带墨菲出来散散心。坐在他们的专属大卡座里,从门口过来,一般人都不会发现那里还有人,给杨轶他们提供了一个私密的空间。

    去旁听是胡颂南老爷子(小楼的原主人)帮他安排的,虽然老爷子已经退休多年,但他毕竟是古典音乐学院的老教授,有些关系在,杨轶去旁听一些课程,又不是不正当地谋取学位,这还是很好解决的。

    当然,现在咖啡店没有客人来,墨菲也没有坐在里面,毕竟视野不够开阔。

    这会儿,小姑娘带着满脸的笑意,开心地跑过来,嘴上说道:“哎呀,你们怎么不过去看啊?真的好漂亮呢!”

    曦曦的抱怨,没有等别人回应,便迫不及待地自己继续说下去:“粑粑,麻麻,我跟你说,一开始我以为是真的小鸟,还怕它飞走了!”

    杨轶看她挥舞着小手,跟小鸟拍翅膀一样,忍不住笑起来,说道:“那你怎么办?是要上去捉它吗?”

    “不是的,我不敢捉它,我害怕它咬我。”小姑娘连忙摆手,嘟着小嘴巴解释道,“但它不是真的呀,后来我才发现它是在墙上的,咯咯!”

    曦曦自己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

    “那你说这只鸟长得怎么样?为什么你觉得它很漂亮?”墨菲说道。

    然而,曦曦却摇了摇头,振振有词地说道:“不是啦,麻麻,我说的很漂亮的鸟不是这只,是那只,很小的。然后也不可怕的!”

    这只那只,杨轶和墨菲都快被她搞混了。

    “那你说说你觉得漂亮的那只,比如,它长得怎么样?羽毛是什么颜色的?然后有什么特征?”墨菲引导着,让曦曦用自己的语言去描述。

    这对曦曦来说,是一个挑战,只见小姑娘耷拉着眉毛,微微低着头发了一阵子愁,有点为难,但一会儿后,她眼睛一亮,抬起头,兴奋地说道:“麻麻,它真的很好看,就这样圆圆的,然后跟球一样,然后,然后……我也不知道它什么颜色,像桌子一样。”

    曦曦会的词汇还是少了一点。

    “桌子一样的是棕色。”杨轶提醒着。

    “嘻嘻,好吧,它是棕色的呢!”曦曦想起来爸爸以前跟她见过这个词,印象更深刻了一些。

    “麻麻,你跟我去看好不好?看了你就知道了!”曦曦拉着墨菲的手,撒娇道。

    毕竟描述起来还是太辛苦,百闻不如一见啊!

    墨菲只好站起来,跟着热情的曦曦过去看,杨轶也跟去瞅了一眼。

    曦曦觉得最漂亮的小鸟其实不能说是最漂亮的,那是一只棕头鸦雀,一身棕色的羽毛,纯色的鸟怎么也不能算是最漂亮的。但它确实是最可爱的,圆乎乎的小脑袋,看不到脖子,整个小身子就是圆乎乎的,比麻雀还圆,感觉就跟小肉球一样。

    这样的小身材,加上小巧的嘴巴,还有黑褐色、圆溜溜的小眼珠,简直就是一个萌物,比愤怒的小鸟还可爱!这也难怪曦曦喜欢它!

    曦曦带着妈妈继续参观咖啡店,杨轶则是迎来了自己的客人。

    郭子意是第一个赶来的,虽然他拍完戏后,回家住几天,但临近开学,他也回来了学校。

    “比以前漂亮了,但跟以前比起来,总觉得缺少了一些什么!”郭子意绕了一圈,跟墨菲和曦曦打了招呼,然后便溜回吧台跟杨轶说道。

    “少了什么?”杨轶给他倒了一杯咖啡,笑着问道。

    “人啊!以前有丁湘在。”郭子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