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二章 班加西的秘密士兵(2)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13.html
    第六更

    别连科大使正在一边收听亚纳耶夫在政-治-局会议上的相关讲话内容,一边享用丰盛的晚餐,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就在他准备关上电视的时候,原本沉寂的夜晚被一阵嘈杂的声给打破。

    突如其来的声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别连科大使下意识的望窗户边走去,却被安保小队的队长拦了下来,并且将他强行拉到自己的身后。马泽尔科夫用口对准了窗户,小心翼翼往后退,同时用对讲机呼叫道,“发生什么事了?安东尼奥?”

    站在建筑物顶层的哨卫显得有些惊慌失措,他瞪大了眼睛,只见一片黑压压的人群朝着大使馆的正门走来,听到马泽尔科夫的问话之后,连忙拿起对讲机回答道,“我的天,有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正朝着我们这边走过来,天啊,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嘿,嘿,嘿,安东尼奥同志冷静一些,告诉我到底有多少人朝我们这边走过来?二十?三十?”马泽尔科夫问道,“该死的,你必须给我一个确切的数据。”

    抓着望远镜的安东尼奥尽量压抑着紧张的心态,希望能够透过望远镜看清楚对面有多少人,他回答道,“三十,不不,四十,哦不对,大概,大概有六十个人正在朝着我们这边走过来,他们手中有卡拉什尼柯夫,有一部分还有7.62口径的pkm机。”

    安东尼奥调整了一个角度,望向另外一边,却看到了让他心如死灰的一幕,三辆武装皮卡正在朝着班加西大使馆的方向迅速过来,上面还有12.7mm口径的重型机,而且武装皮卡前往的方向还是大使馆的保护措施最薄弱的地方。

    “我们被包围了,马泽尔科夫同志,他们人数太多了还有各种各样的机,必须撤离或者请求支援。”

    安东尼奥绝望的回答让马泽尔科夫和别连科大使心头一暗,但马泽尔科夫依旧让安东尼奥继续观察,然后他去召集整个大使馆内所有能用得上的准军事行动人员进行集合,马上就会有一场艰苦的战争打响。

    马泽尔科夫吩咐别连科大使立刻销毁所有的机密文件,他们将会与来犯的武装人员进行战斗,直到所有的文件被焚毁殆尽,说完马泽尔科夫一边在对讲机里大喊着召集人手,一边向武器存放室走去。

    整个大使馆的安保人员加起来也不过十八名,有四名还是刚刚到达这里的新成员,马泽尔科夫却顾不了这么多,他打开武器存放柜,将一直一直的摆放到桌子上。而屋子里也慢慢聚拢了所有的安保人员,有些人甚至是睡眼稀松的被人从**上拉起来,显然他们此时还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马泽尔科夫则以最快的速度向这群家伙介绍面临的情况,“现在可能有六十多个全副武装的家伙准备进攻这座大使馆,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大使馆不会沦陷,保护别连科大使不会被抓,保护机密情报不会落入敌人的手中,听明白了吗?”

    “明白。”所有人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道。

    “我事先说明一点,这次不是演戏,是真正的战争,我已经做好了为祖国牺牲的准备,就在此时此刻,如果谁想退缩,请离开这间房间。”马泽尔科夫环顾了一下四周围,没有人说话,他点点头,把手一挥,“很好,没有人选择当懦夫,都拿起武器,保护好别连科大使。”

    所有人迅速的拿起桌上的卡拉什尼柯夫,动作熟稔的将弹匣插入,打开保险,拉动栓,然后跑了出去,这时候没有人回想着逃跑,一群肾上腺素正在急剧飙升的家伙怎么可能放过杀敌立功的机会。这些驻守班加西的俄罗斯人传统就是打倒所有侵略者,莫斯科万岁。

    一位带着眼镜看起来稍显稚嫩的士兵刚想拿起桌上的武器,他的手就被马泽尔科夫一把抓住,马泽尔科夫摇摇头,小声说道,“廖尔科夫同志,你没必要加入这场战争,我知道你刚刚当上父亲……”

    廖尔科夫不满的说道,“所有人都去了,我不去,这说不过去,我的战友可都是在这里呢,马泽尔科夫同志。还有,我当上爸爸跟我准备保卫伟大的祖国没有半点的冲突,我只是想让孩子长大后知道一件事,他的父亲是一位光荣的苏联人民英雄。”

    执拗不过廖尔科夫的倔强,马泽尔科夫同志只好选择放手,他拍了跑廖尔科夫的肩膀,沉声说道,“一定要活着回来。”

    廖尔科夫拿起头盔,朝着马泽尔科夫点点头,“放心,不会有事的。”

    矮墙的支架上已经占满了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他们将架设在墙上面,透过铁丝网瞄准了前面密密麻麻的人群,直到看到那些武装分子,安保人员才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糟糕,到处都是敌人。在门口看守的大门的红色新月旅或者利比亚联合革命阵线的人早已被这样浩大的声势给吓跑,除了一小部分留下来与苏联的安保人员并肩作战之外,现在的处境基本上是以一敌三的节奏。

    廖尔科夫同志很头疼,但更加头疼的应该是马泽尔科夫,因为现在已经没有后援了,就连信号都好像被隔绝了一样,看来敌人准备的非常充分,甚至使用了信号干扰,让马泽尔科夫无法上当地的亲苏势力领导人。虽然瓦连科大使已经向莫斯科汇报了紧急情况,但是依旧远水解救不了近火。

    咬咬牙,马泽尔科夫将武器上膛,随时准备开火,离开之前马泽尔科夫将他的交给了别连科大使,叮嘱后者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直到他们宣布一切已经安全了,别连科大使才能出来。

    别连科大使拉动了栓,确认已经上膛之后,焦虑的问道,“如果你们没有守住呢?”

    “如果我们没有守住的话,我们会战斗到最后一刻,直到所有人倒下。还有,里最后一颗记着留给自己,别连科大使。别让他们活捉到你。”说完这句话,马泽尔科夫跟随着其他人走向了未知的战场。

    每个人都非常紧张,警惕的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安保人员交火的规则是除非对面的士兵向你开,否则无论如何都不能都不能打响第一。

    这是马泽尔科夫最后一次进行动员演说,他指着身后的建筑物,冷声说道,“这座大使馆的相当于苏联的领土,任何企图想要入侵苏联的敌人,有什么下场?”

    “死亡。”其他人异口同声的高喊回答道。

    “想要跟苏联作对的势力有什么样的下场?”

    “死亡。”

    整齐响亮的坚定喊声甚至盖过了前门嘈杂的武装人员呼喊,等到他们正在来到矮墙下的时候,才发现一直严阵以待的队伍正在等待着他们,所有人的口都对准了这群看起来散漫无比的武装人员。

    他们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看似来比外面的武装人员还要坚决和士气十足。

    面对这样严阵以待的队伍,叙利亚自由营的士兵停下了甚至停下了脚步,不敢往前再走一步。

    马泽尔科夫的嗓子已经有些沙哑了,但是他依旧一只手握着卡拉什尼柯夫,另一只手提着扩音喇叭,一字一句的坚定说道,“我们身后就是苏联,现在已经无路可退。任何敢越过这道门,侵犯祖国母亲的武装人员,只有一个结果。”

    “杀!”(未完待续。)